万家劳教所恶警暴行:野蛮灌食、吊铐、喂蚊子、电击等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3年6月29日】2001年5月16日下午4、5点左右,突然一帮警察约有5~6人闯入我家,没有任何手续就开始抄家,到处乱翻,东西扔得到处都是,并且不许我动,还拿走了大量我的私有财产,连儿子工作用的软件也给抄去了。当日晚7、8点左右,恶警在没有任何法律手续的情况下,又将我连人带东西强行拉到派出所。到派出所后,他们没讲一句话,就非法将我绑在铁椅子上。我背“论语”,他们就打人,而且不让吃饭,我孩子来看我,它们撒谎说不知道。第二天非法将我送到拘留所,没有任何法律依据,拘捕证是后来补上的。两个月后我被非法判劳教2年。

在万家劳教所,他们对炼功人不讲一点人权。首先对我们强行搜身和虐待,于是我们绝食要求无条件释放。因为我们在单位、在社会、在家里都是好人,所作的只是合法的揭露江泽民一伙的迫害事实,我们没有任何违法犯罪行为。但是恶警根本不象电视宣扬的对法轮功学员“亲如姐妹、细心照顾”,而是谩骂、酷刑相加。这里的条件很差,被褥都是湿的,室内空气很不好,有很大的霉味,人多的时候5人睡3张单人床或3人睡2张单人床。很多同修身上长了疥疮,恶警们嫌脏,就用脚踢,用棍子打。因为不吃东西,恶警就强行给我们灌食,找来两个刑事犯夹持一个大法弟子。因为这些大法弟子绝食后身体非常虚弱,但它们根本不管,硬给插胃管,有的胃管被插到气管里,上不来气,有的插的鼻子流血,这些恶警全无人性,仍旧恶语相加,每天插两次鼻管。对那些长疥疮的大法弟子,不积极地从根本上为她们解决问题,还不让正常洗澡,本来劳教所规定每月只能洗澡一次,不能超过20分钟,但实际上劳教所的医院里根本就没有洗澡的机会。如果不按它们的要求放弃修炼,家属来见面的机会都不给,而刑事犯却随时可以见自己的家人。

我们要求学法、炼功、改善生活条件,因为我们不是犯人,我们都在做世上最好的好人!它们非但不答应我们的条件,而且更变本加厉迫害我们。从劳教所调来膀大腰粗的男管教来女队,一天24小时跟班看着。

我和另一位同修因为不按它们要求的做,恶警就将我们俩一同带到9队的男监小号关押,又将另一位同修关在小屋的铁椅子里,双手背铐,嘴用胶带封住,变本加厉地迫害。第二天,恶警将她从小号的屋里拉出来,用绳子将双手背捆后吊在窗栏杆上,脚尖够不着地,并且用电棍满脸满身到处电、打,电棍不断发出滋滋响声,空气中飘着浓浓的焦糊味。电棍是从小号到中号再到大号逐步升级,每过5~6分钟电一次。还有的大法弟子门牙被打掉。

我被带到小号就直接铐在小号走廊的铁椅子上,手同样被背铐着。一个姓赵的恶警说:“打开窗户,点上灯,让她喂蚊子”。当时正是7月下旬,万家的蚊子非常多,第二天,脚肿得都穿不上鞋。还用电棍满脸满身到处电,一边打人一边充电,并说一定把电充足,不然,她们不知道厉害。我就是在这种高压下没守住心性,写了“三书”的,现在我严正声明:在高压下,一切本人所说、所做不符合大法标准的言行,统统作废,因为那不是自愿写的,是被强迫的,是违背个人意愿的。

在万家很多人已经过了解教期,但是没有按恶警们的要求放弃信仰,恶警就给这些大法弟子加刑期,有的加期1个月,有的加期半年。例如集训队的阿城大法弟子张淑芹等等。

作为受害者,我在此呼吁具有正义感的人都来声援被迫害的大法弟子,使迫害早日结束。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