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佛恩浩荡中“再生”


【明慧网2003年6月3日】在明慧网资料中,看到同修助师正法事迹,非常受鼓舞,我也想把我得法以来和证实法中,精进、或没做好的地方回忆地写出来与同修共同分享与借鉴。

我是98年7月份喜得大法,刚得法就在风风雨雨中洗礼,考验中不断的由感性认识向理性升华,几乎一天一个新变化,有时在梦中都感觉自己立着向上冲。这其中溶入多少师尊心血与呵护。

99年4.25进京护法回来后,我就被当地派出所、街道监控,我抓住一切有利时机向他们弘法。7.20的凌晨他们强行把我带进派出所,由一名官员做我工作,他说:“你一定要进京,汽车、火车封锁了怎么办?”我说就是走我也要走进京证实大法。又一警察走过来阴阳怪气的说:“我们××党发展了四五十年了才六千多万,你们一下子发展了一亿多,想超过××党啊。”我说:“这上亿人的身心在大法中都得到升华了,难道你们还怕好人多吗?”为此对我实施24小时非法扣押,又转到洗脑班,最后又转街道继续监控。而我则继续弘法,讲清真相。

99年10月15日听说江氏集团要对法轮功进行所谓“定性”(江集团如此下流邪恶,那里配给一个善良群体“定性”!),我与众学员毅然再次进京护法,临行时我对儿子说:妈妈生生世世就为证实法而来,现在宇宙大法在这里遭到迫害,妈妈是大法弟子,你是大法弟子的儿子,你要理解妈妈,妈妈知道现在是你考学的紧要关头,妈妈应该在你身边,不应该让你一个人承受这么大的事,你知道,妈妈非常重视你的考学情况,但大法与我个人利益冲突时我会选择大法。注:(丈夫在外地工作,本地没亲属)。我又鼓励儿子说你一定能行,儿子哭着说:“我理解你!”所有证实法的历程中,这次母子情使我舍得剜心透骨。出门没走几步又回来看看我一手带大的儿子。这次进京上访,回来被非法拘留15天。在监狱我们大声背法、炼功、弘法争取环境,使佛光普照了这最黑暗的角落。

2000年11月未,为带动没走出去的学员进京证实法,毅然三次进京,到天安门看到全国大法弟子聚集北京,有采用氢气球或用和平鸽带横幅升空的,最使我感动的是有位女同修,放下怀里的孩子,振臂高呼:“法轮大法是正法”引开众警察,她的丈夫打开横幅,边跑边高呼向众人弘扬正法横幅。这一幕使我泪流满面,为他们无私无我的行为而自豪。

我在天安门广场,继续寻找着后动身进京的同修,每走一步都默念:“历尽万般苦,两脚踏千魔”(《洪吟》)。在严密的盘查中,有的同修相继护法,也有的被家人认回,我刚与一同修分开就看到她也被查问,我决定证实大法,这时我看到两个外国人胸前挎着相机,我快步上前与他们打招呼,便立即从袖口抽出正法横幅,大声说:请把我们的事报道到国际上去,让更多人认识这场迫害,然后高呼“法轮大法是正法”。这时远处跑来一巡警用专训的招把我按倒在地,一只脚踩着我的头,两手抢我手中的横幅,我依然高呼,只觉得声音响彻云霄,一生中都没有这么亮的嗓子。我知道是法给了我无穷的力量,众人里三层外三层围观着,我多么希望众人群中能有人发出正念被救度啊!

北京的警察把进京的同修分两部分,把不说地址的全关进一个二十多平米的铁笼子里,同修们大声齐背“论语”、“洪吟”“窒息邪恶”大大震慑了邪恶,有开天目的同修说:师父来了,看护我们二十多分钟。大家都热泪盈眶。有在棚顶写下“法正人间”,有的把没来得及打出的横幅挂上,横幅飘飘就象各世界里的彩旗。傍晚恶警用专车把我们送往一个郊区,盘问后,编上号,分别送往监室,监室的环境非常恶劣,同修们不分昼夜的学法、炼功、切磋交流,交流得知许多同修遭迫害,他们把点燃的烟放入同修鼻子里薰。我在车里为安慰第一次出来心不稳的同修挨了警察一重拳,这一拳就象把两只耳朵穿透了一样嗡嗡响,但我心里很平静,男同修遭受的折磨比我们更重。有一个同修贴身带进去半本《转法轮》,大家你一段她一段大声念诵,天南海北的口音都有,有一长春的同修为大家买了几条棉被御寒。关押到第五天陆续都放了。大家都意识到是师父洪恩浩荡,同时又赋予我们使命,我提议回去告诉本地区学员走出来。

由于不成熟,安排完一些事后,我就给当地派出所挂了电话说我回来了,因为监控我的民警经常对我说:你千万别再进京啦,否则我的工作就丢了。现在回头从法理认识:我当时是主动被邪恶带走,辜负了师尊的呵护。

这一次我与几十位同修被关进看守所,与杀人、吸毒、抢劫的犯人关在一起。大法弟子在个人得失上从不与她们计较,慢慢地她们被我们言行感化。一杀人犯说:早要听到真、善、忍三个字,我也不会杀人。我们看到:大法法理唤醒了他们的良知。

在本地监狱关押28天,在一次提审中恶警三天三夜没让我睡觉,后把我与一些同修送往马三家劳教所。被分配的那个分队,非常容易使人迷惑,表面气氛比较和气,无论城乡,有没有钱,日用品在一块公用,假善假象使一些学员相继放松了戒心,随后那些邪悟者采取各种手段散布自欺欺人的谎言。

环境闭塞全凭悟,心一不正就会悟偏,是师父慈悲,又给了我们返回来的机会。由新学员带进去师父的经文,大家传看,大多数学员都认识到错了,都想返回来。我毅然决定重新修炼,临睡时有个无限慈悲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给你们一次机会叫做‘再生’”。我迅速写了“严正声明”,师父马上给我灌顶,我感动、悔恨交织在一起,蒙头痛哭。

我的声明对分队震动很大,恶警队长马上找来第一批叛徒,轮换着找我谈,我告诉她们:“大法弟子放下生死救度众生,才是无私的表现。”

我们都认清了要走的路,先后有多名学员发表“声明”。有一次排队去食堂吃饭,我看到前几天刚来的学员哭的满脸是泪,我知道她要向邪恶妥协了,我决心阻止。此后每次有新学员进来,我都写上“共同精进,前程光明”的纸条,帮助学员坚定信念,也改善了分队的气氛和环境。

一次院里请来一个所谓的气功师,我与一部分同修毅然走出会场,被队长警告加期,并针对我进行“讨论”。从此我们每次都在考试答卷上堂堂正正洪扬大法。环境被我们开辟的越来越宽松,同时传来使我心慰的消息,我儿子考上了全国有名的大学。我知道是师父洪大慈悲呵护与大法威力。有的同修说:你看把心放下了,大法带来多大的福份。

由于在里面长期学不到法,当时对发正念没有明确认识,另外对师父后期讲法有很多话理解不透,有的关没过好。回家后静下心看法才明白了一些问题,师父说“在正法这件事情上、在我的选择中,所有的生命都来按照我所选择的来圆容它,把你们最好的办法拿出来,不是为改动我要的,而是按照我说的去圆容它,这就是宇宙中生命最大的善念。”(《2003年元宵节在美国西部法会上解法》)我明白后马上投身师尊讲的做好三件事。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