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好人关在监?为何有家不团圆?

关注度:
【明慧网2003年6月5日】在上大学时,我曾经患胃溃疡,上班后身体素质渐差,胃部再度疼痛,经常发烧,全身干燥不适,夏天手脚都不出汗,检查结果为气血循环紊乱,还不如老年人;而且还常失眠、神经衰弱。97年春天,我问一位修炼大法的同学:“我想了解你们功法的情况。”他告诉我,要修炼,有病的地方师父会从微观上给清理,但是要真正地修炼。我想要炼就得听师父的话,何况我本来就不是为治病而炼。当我第一天随着他们学法小组学法,念到“真修”那篇经文时,师父的慈悲、大法的纯正、圣洁,深深地打动了我的心,我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从此以后我的胃不痛了,凉菜、米饭什么都能吃,全身轻松润畅,而且躺下几分钟就能入睡,再也不受神经衰弱和失眠之苦了。

当年我的男友是一直对我很好的大学同学,他曾经很支持我,知道大法救了我,从不忍心耽误我集体学法。

然而结婚不久镇压便开始了,小区片警从4.25后天天找我,背后找他进行威胁,他单位对他及部门领导也施加压力。当时我们临时住在他哥不用的房子里,然而他哥的单位却点名批评,要求他哥让我们搬走,在这样的压力下我们生活了几个月。直到7.20后,他害怕被迫害和株连,他打我,我默默承受,他跪下求我,我停炼了几天,天天半夜哭醒,于是接着天天炼。于是他不吃我做的饭,不说话。后来我做好一桌饭问他,他说他宁愿找一个不够好的、只要不炼功能让他安稳生活的妻子。当时我认为,作为夫妻不能同甘苦共患难,却如此逼我,于是便在一周内协议离婚。但是内心很痛苦。我失去了家,独自一人回到单位集体宿舍。

99年10月底,我写了信给单位和派出所,并请了假,再次进京上访,想请国家领导明辨是非,不再扩大祸国殃民的栽赃陷害。然而一进信访大院,不问原由便被押送到了省会驻京办事处。那夜寒风刺骨,风好似野狼吼叫。被冻饿一天后,我被单位的车接到单位所在地派出所。警察所长首先收了我168元车费后,把我铐在大树上,晚上又铐在一个小破屋内。因为当时我的户口还在我爱人家,第二天便被转接到另一派出所,收车费100元。当时单位书记一见我便破口大骂,不予理解,他回去后我单位便着了一场大火,倒了两座楼,那是那年全市最大的火灾。我又被押送到某县拘留半月,后被单位接回。单位向我哥收车费300元,给我记大过处分。我告诉他们我没有错。之后单位对我严密监控,不准私自出厂区和宿舍大院,直到后来遇到我现在的先生。然而在婚前,派出所竟让单位领导问我婚事在哪办?想派警车跟着我,被我严辞拒绝。

我们真正组成了一个美好善良的家。然而双方单位不断谈话施加压力,逼写保证。在我怀孕期间,把我从轻松的岗位调换到特别紧张的岗位上,我需要整天弯着腰干活,直到我怀孕5个多月时,已无法跟上快节奏的小组协作劳动,有时心慌气喘,吃不下饭,身体不支,可他们还不许我请假,说是炼法轮功的请假得上级领导特批,妄图逼我放弃信仰。我想这样下去对孩子不好,也不应该这样下去,便写信说明被逼不得已辞职,抗议迫害。然而段长却在家里对前来看望我的老父亲说:“工作是小事,主要是炼功的问题。”并对父亲施加压力。第二天我父亲回家便住进了县医院,从此忧心忡忡,我再也没看到父亲笑过,而且一直头晕站不稳。部门书记还对我爱人说:“要辞职不能如实写,得写成自己身体不好,自己不想在单位干了,否则派出所通不过。”我们拒绝,因为我们是被逼写辞职信抗议迫害的。

我爱人也经常被单位领导找谈话,逼迫放弃信仰。我们在家安静地生活,做一个善良的人,却招来没完没了的各种压力。在这种形势下,我爱人决定趁年假他们放假一个月,去北京上访反映真实情况,因为孩子出生后就更离不开他了。然而一去就没了音信。他的单位领导送来了开除信,我不接受。在孩子生下前十几天,他单位或是派出所三名便衣,深夜10点,私闯民宅,未出示证件便进屋搜查。说我丈夫受刑不过,又惦记我,便报了姓名,后来又跑了。想利用盯着我来抓他。我当时身心受惊,把邻居们喊来揭露他们。告诉他们我决不会纵容他们专门迫害好人的行为,经过两个小时的交谈和较量,他们道歉而归。但我身体已疼痛难忍。我公公赶来,把我接回老家。

后来孩子难产,我痛了一天一夜,爱人也不在身边,这都是迫害所致呀,因为我丈夫受迫害无力顾及我,所以当时我也不敢让娘家知道,避免他们痛苦和惦记我俩。孩子出生了,长的灵秀可爱,我痛苦的心刚刚恢复了正常的生活,谁料孩子在40多天时,有点着凉送进医院,两天后病好准备出院。因为没有丈夫在,我身心疲惫去水房洗脸,临床一位阿姨好心逗孩子喂奶,谁知她不会喂,竟几乎把孩子呛死。我听到哭声回来后,便是连续几次抢救。然而,孩子受了很多苦和罪后还是安静地走了。我是修炼人,没有埋怨谁一句,却忍不住心中酸痛,两个最亲的人连续两场大难,叫我如何面对?

休完产假后我市已开始办洗脑班。我同事、大法弟子小齐在夏季休完产假后回到单位,便被主任送到了洗脑班。于是我写信告长假,说明个人的痛苦及受迫害的形势不得已请假休息。然而单位写在通知上的要我上班的那天,找来几个警察守在门口伺机抓我,所以我再没回单位。于是在2000年秋,主任伙同单位领导单方面给予我开除处理,并把另一位功友送进了洗脑班。保卫科户籍警张××还趁人之危,不断让人找我,想让人把我的户口迁走,不知是否另有圈套。

后来警察多次去我双方老人家,寻找爱人和我。并从我老母亲手中抢过电话号码。他单位派出所警察从我婆家镜框上私自偷走我和爱人仅有的结婚照照片。

去年夏末秋初,我到某县参加法会被抓,在大院内,多名警察围起来打,用皮鞋踢,用烟头烫。但我始终坚定正念和善念,毫不屈服,不配合。在刑警队铐了我三天,我绝食三天。第一次照像时,恶警队长把我头往墙上撞,另两个人按住我,照相的用铁板砍我不许穿鞋的脚。第二次妄图逼我照像时,身体出现危险被送进医院抢救,三队长骗我说身体好后就放人,可第二天把我送进看守所。

因为我没有犯任何罪,不是犯人,所以多次绝食不吃看守所的饭,拒绝背监规,并善意耐心地给他们讲真相,采取其他方式抵制照像、审讯和关押。绝食期间被强行灌食,因食管太细,早先曾破裂过多次,所以多次插不进管几乎憋死。他们便一次次整我,一名功友已被野蛮灌食致死。就这样他们还不肯放人,而且不许家人会见,不给送衣物,铐住手脚,按住手给我输液。

后来我身体越来越差,心衰、气喘,呈冠心病症状,在写完最后一封劝善信后,眼睛也看不清了。我本不想让家人分担苦难,亲人们理解了我的善良和苦难,再也不忍心看着我被关押,哥哥被叫来,花了4500元将我保释,而且没给收据。县公安局为办取保手续,所有亲朋写在我名下的所谓双书我声明全部作废。后来我听说里边的在押犯人没有说一句不好的话,因为都已知道大法好,不愿意再犯天罪。

在长期的关押过程中,我动过心,有过痛苦,也曾多么盼望能回家学法修炼,可是我知道不能用妥协来达到。我本该幸福美满、事业有成,然而这一场迫害却几乎耗尽了我一家的生命。这是善良老百姓的一场灾难,迫害正信、迫害修炼人更是中华人民的悲哀,也必将带来无可挽回的悲惨报应。众生啊,赶快清醒吧,请伸张你们的正义,捧出你们的善心,为自己选择个美好的未来!

在狱中我曾写诗一首,表达我当时的心情:

新春寄语

慧晨本是农家女,
无端受屈入牢笼;
失去自由五月整,
新春佳节在狱中。
高墙内,念亲情,
九霄云,传儿声;
铁窗前,盼黎明,
迎恩师,普天庆。
为了洪愿助师行,
坚定正信讲心声;
历经魔难心不改,
刀口浪尖见真性。
不畏浮云遮望眼,
不知前路山几重;
为何好人关在监?
为何有家不团圆?
何日天理能归正?
盼望众生是非明!
乱世冤缘得善解,
笑看新宇天地清。

(注:在新年春节联欢会上,我拚力念出后,一位警察副所长当众说:“功德无量,难修!”)

几年的修炼中,我亲身体会到了大法的超常和博大精深,他是更高的科学,每一个人啊,请你给自己一个机会,客观地了解、评定!历史上每一次正信的传出都伴随着巨大的灾难,同时敌视迫害正信修炼者的作恶者也必被上天严惩。其实小的个人报应或天灾人祸是对人的慈悲警示,是责其醒悟、盼其悔过弥补的方式,如其不悟,更大的灾难还在后头。法轮大法是一方净土,修炼者是最好的人群,我们是正义的善良者,以善待恶,但我们相信一正压百邪。明辨是非、维护正义、支持善良是每一个正直善良人们义不容辞的责任。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