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新闻简报(2003年6月6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3年6月7日】
  • 要点文章

  • 海外综合

  • 弟子切磋

  • 正念正行

  • 真相与人心

  • 迫害真相

  • 大陆综合

  • 资料汇编

  • 要点文章

    明慧编辑部2003年6月6日通告:从2000年底在中国大陆开始流传一本小册子,即流传者声称的所谓《转法轮》“第十讲”。这本小册子出自“610”的邪恶之徒之手,所有传这本小册子的人都是在破坏大法。凡是传过所谓“第十讲”和类似小册子的学员,谁传的谁负责收回和销毁,传出过多少负责收回和销毁多少。《转法轮》只有九讲,师父明确说过不会再做任何改动。所有师父的新经文都会在明慧网上发表。凡没有在明慧网发表而私下流传的都是假的。以上内容特别请示过师父,并经师父同意发表。


    海外综合

    2003年5月21日,新泽西州参议员汤姆斯.凯恩,众议员艾立克.慕诺兹和众议员乔恩.布莱姆尼克联名致信中国驻美大使杨洁篪,强烈请求其关注查尔斯.李医生被捕一案及调查其所遭受的虐待,并采取一切必要措施确保李医生的释放。

    6月1日,新西兰大法弟子在首都惠灵顿举行游行,揭露邪恶江泽民对法轮功学员进行的群体灭绝罪行。上午,大法弟子们来到中国驻新西兰大使馆外,参加全世界大法弟子集体发正念之后,游行于中午12:00从博物馆开始,经由海滨、闹市区,最后在繁华的古巴街结束。

    6月4日,为了紧急呼吁各界营救李祥春医生,部份华府法轮功学员决定在中国大使馆前绝食。马州法轮功学员莉莎每天身挂营救李祥春的展板,在华盛顿DC的大街小巷发放资料呼唤正义。参加绝食的西人学员李德仁说:“希望能够唤起我的美国同胞对查尔斯情况的关注。”1972年普利兹奖获得者、著名记者杰克.安德森也赶来来请愿,“我的请愿也是要求美国政府保护它的人民,保护它的公民。”

    为抗议中国政府对李祥春的无理逮捕和野蛮迫害,悉尼学员6月5、6日连续两晚聚集中领馆前举行烛光静坐请愿、发正念活动,强烈抗议中国政府对法轮功学员的虐待,并呼吁立即释放李祥春。部分悉尼大法弟子于6月4日上午8时自发在中领馆前绝食。

    5月26日起,休士顿大法弟子从早上7点至晚上8点轮流在中领馆前发正念,清除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支持公审江XX。部分同修从6月4日开始至周末在中领馆前进行接力绝食活动,呼吁社会关注和营救美国公民、大法弟子李祥春。

    澳洲悉尼新南威尔士大学大法弟子们通过粘贴海报、组织资料台、派传单、拜访法律系讲师与教授,和邀请他们参加六月十日的以全球控告邪恶之首为题的公开论坛的方式,把首恶被以“群体灭绝罪”起诉的消息告诉世人。很多教授对诉讼案表示非常支持,“江应该受到审判了!”醒目的海报引起了很多学生的瞩目。

    6月3日,英国法轮功学员开始接力绝食和平抗议,强烈要求中国当局迅速释放李祥春,让他回美国与家人朋友团聚。70岁的罗伯特.基普森已修炼法轮功4年了,他表示将要绝食2天,他说:“查尔斯现在正在绝食,(我在这绝食声援他)让我感到像是与他同在一起反对邪恶集团。”

    《自由时报》6月5日报道,两年多来,一百多个法轮功成员,每天24小时轮流坐在温哥华中国领事馆前,或是静坐,或是示威,法轮功的示威看板,从流动到固定,整个挡住温哥华中国领事馆的招牌,蔚为奇观。六月一日30多位法轮功成员为了营救在中国下狱的美籍华裔法轮功弟子李祥春,展开一天的绝食练功抗议。

    关于大法弟子美术作品展征稿琐谈:采用传统的而非现代派的方法创作是因为目前社会上艺术已经变异得很厉害。师父讲出了现代艺术产生和存在的实质,大法弟子应该彻底清除这种败坏艺术的影响,摆脱变异观念的困扰,运用大法开启的智慧,在继承优良传统的基础上努力创作出新人类的不带任何魔性的全新的艺术作品。

    5月31日,印度尼西亚法轮功学会在巴厘岛召开了2003年印度尼西亚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来自印度尼西亚各地的大法弟子以及部分从新加坡、马来西亚、台湾来的学员参加了这次法会。5月29日到6月1日,大法弟子在巴厘岛开展了一系列活动,向当地民众洪法和讲清真相。

    给乔治.布什总统的信:请您紧急帮助营救美国同胞查尔斯.李医生,李先生在被监禁和虐待4个多月后,5月27日开始绝食,关押他的南京监狱的官员5月31日开始对他强迫灌食。我们向世界上最伟大民主国家的领袖呼吁,采取紧急行动使李医生,一位冒着生命威胁与不公正和独裁搏斗的美国英雄回家。美国一直捍卫着民主和自由,她绝不会袖手旁观中共政权监禁并折磨其最好的公民中的一员。


    弟子切磋

    清醒:我是在三月份发现学员A和他所接触的这些同修的问题。这些人经常在各个资料点走动,十多个人在资料点闲聊;广泛联系无关人等随便往资料点带,而且这些人大都是几进几出看守所或劳教所的学员;只要一提安全问题,就会遭到排斥;最可怕的是,这些人普遍都不天天学法,也不炼功。几个资料点同时被破坏后,没被抓的同修仍不在家安心学法,又带人到没有被监控的同修家中,又使几个同修一起被抓。这些人中还出现有关情的问题,有的人还以做大法的事来骗钱。【编注】:大法洪传于世,救度一切可度的众生。大门敞开,来的人很多。但是,其中有些人来了一段时间了,不但学不进去,没有从本质上同化大法,反而打着大法弟子的名义,做着一些干扰和破坏大法弟子证实大法的事。如果大家都对照大法,都看看自己有什么人心和执著未去,及时纠正自己,那些绝非修炼人的言行在资料点就不会再有市场。

    由旧势力借萨斯阻挡真相传播,谈正法弟子如何走正自己的路。眼下,旧势力打着防萨斯反弹的借口封闭了各个小区的出入口,要求每户居民都办出入证,下令要求所有外来人员和租房住户进行登记,给正法修炼和讲清真相带来了很大的干扰。这场瘟疫及所谓预防萨斯的一切手段都是旧势力安排出来的,我们必须从法理上认清这一点,彻底否定其阻碍正法的安排,并清除给正法带来的一切干扰。可是,从另一方面来讲,给正法带来这样的干扰,是不是我们整体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呢?不是每次给我们带来了干扰我们才去清除,而是根本不允许这一切干扰发生。人世间的“出入证”、“登记”又怎能障碍正法弟子一丝一毫呢?如果我们所有的大法弟子都能走正自己的路,做到堂堂正正、金刚不动,那旧势力还有给我们制造麻烦的借口吗?

    师父洪大的慈悲和宽容。99年夏天,我因去信访办为大法讨公道,被关进看守所,后又被带到当地派出所。关了几天,对法理认识浅薄,认为签个字后再炼他们也管不着,就决定“签字”,并默念着“求师父保护大法书”。然后找看管我的人,让他给我把大法书拿出来,此人果真照办。回家后好长一段时间看到同修写的严正声明时才知道自己错了,这是个大污点。回想往事,我错了,师父还用那洪大的慈悲宽容了我,帮我把大法的书籍和资料保存了下来,禁不住泪水涟涟。


    正念正行

    抓住时机向门卫夫妇讲真象。我于2002年3月毅然做出一生中最无悔的选择,投入到这无比伟大的大法修炼与正法当中。我们机关大院的门卫是一对40多岁夫妻,门卫室墙上贴着一张诽谤大法的告示,可知他俩一定深受诽谤毒害。我曾想当面给他们讲真相,又担心若被告发,我这个资料点就暴露了。随着不断学法,认识到以上观念有漏。前不久下班回家,见门卫正在看新闻联播里诋毁大法的东西,看着门卫专注的眼神,一股慈悲油然而生,我觉得不能再等下去了,立刻来到门卫身边:“X哥X姐,电视上又在放法轮功的新闻,你们可别相信啊。这是造谣诬陷!”我一针见血地揭穿谎言。然后给他们从各个角度讲真相。最后,我邀请他们有空到我家观看真象片,并说下次送他们真象资料,他们都欣然接受。从他们的眼神中,我感受到他们明白的那一面得闻真象后的欢欣。

    大陆大法弟子堂堂正正向世人讲真象的故事(87):

    ◇最近发正念时常走神。我想,为什么我总被旧势力左右?我在它之下吗?不!我在它之上,因为我与法同在,它干扰不了我,我说了算。正念一出,我立即静下来。一种新的感觉,体验到了正念的强大威力。我站在了宇宙的极高处,俯视我脚下很渺小旧势力,我恍然大悟,原来我一直静不下来的原因,是我在低境界中所形成的旧观念一直左右着我俯首称臣,功能受阻的原因就是正念不强。我们要破除旧势力的安排,灭掉一切邪恶,扫清整个寰宇,首先就要象师父说的那样:“我包括你旧势力的本身我都不承认。”(《在2002年美国费城法会上讲法》)这样才能达到从根本上否定旧势力的效果。

    ◇恶警说:“你来这儿就出不去了。”我认为:“这不是大法弟子呆的地方,我得出去助师正法。”第三天去厕所途中,我一直观察周围环境,策划着如何走脱,就是有条大狼狗是我最担心的。我请师父帮忙,让恶警们出去说话,结果他们都拿着椅子到门口说话去了,一恶警说:这狗真老实,打它连叫都不叫;另一个说:这狗也太老实了,我把手伸到它嘴里,它连咬都不咬。我悟到是该走的时候了。我发正念,让它们睡着,挣脱了手铐与锁脚环,搬上椅子,越墙闯出了魔窟,重新回到了助师正法的洪流之中。

    ◇大法弟子A从教养院回来后每天加紧学法、发正念,几乎天天出去发真象资料。一次A带着十几盘真象录音带当面发给出租车司机,围上来很多司机想要,最后不够分。 一次发真象中遇到一认识的警察,A未害怕,而且还给他真象看。那个警察把他拉到一边说:“今天就当我没看见,你往那边发,我往这边走。”

    ◇中秋节到了,人们都忙着走亲戚,我和一位男同修到偏远的山区发真相资料。那晚天气预报有小雨。我们攀上崎岖的山路,举目远眺,周围山村一片灯火辉煌,宁静而安详。我发自内心地说“众生啊,我们来了……”我们顺利发遍了五个村庄,剩下的材料只能发一个村庄了。这时下雨星了,我说:“用我们的正念主宰一切。”雨很快停了,我们顺利做完,一夜无雨。

    只要还想修、还有正念 师父就在管。我1996年5月走上修炼之路,已经破碎3年的家又破镜重圆,多年的病也好了。2000年10月,我进京证实法被绑架,做了对不起大法的事。从派出所出来后,我一边走一边哭,又来到广场证实法,可是又被绑架到刚才的那个派出所,恶警又逼我做对不起大法的事。这次从派出所出来后,我的主意识明白过来了,我是证实法来了,不是破坏法来了,我没过好关,还给大法造成了损失。于是我想第二天打横幅,没想到半夜恶警把我绑架,像打鼓一样把我打一顿,但我也没感到疼,我知道恩师还在保护我。几天后终于有了机会,我堂堂正正从拘留所走脱。劝那些没有做好的同修,只要还想修,还有正念,师父就在管。我们不要一时糊涂,让千万年的等待毁于一旦。


    真相与人心

    荷兰《林伯鹤日报》5月28日报道,几天前中国政府试图干涉法轮功在荷兰林伯鹤地区蓝德荷拉夫镇蒙多福尔德公园举办法轮功功法讲座,这个事件不是孤立的,中国政府越来越加紧干预海外法轮功的活动。荷兰国家安全情报局在其年度报告中透露中国派遣特务对付法轮功,中国在荷兰阻碍法轮功的次数在增加。

    现世现报:

    ◇湖南省祁东县蒋家桥派出所所长周伟与副所长何必林迫害大法弟子,手段残忍,2002年底两恶人遇车祸,双双遭报,周伟当即死亡,何必林折断了一条腿。

    ◇湖南省祁东县城连圩乡船埠村退休工人李之龙仇视大法,举报大法弟子,还亲自带恶警来非法抓捕大法弟子。前不久,其在擦窗台时突然摔倒折断一条腿,至今仍躺在病床上。

    ◇黑龙江省原省委书记徐有芳紧随江氏政治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十分卖力,2003年4月被撤职,现正在接受调查。

    善良的网友:就是被抓我也要发这个帖子,我豁出去了。我经常到这里来,但一直不敢发言,我特别害怕那些垃圾的监视。因为在大陆,我压抑。我有话不敢讲,竟然没有正义的胆量来支持一个被诬陷、残害的善良团体。在邪恶压倒正义的国度,请原谅我只能在精神上支持你们,我永远与你们在一起。我有机会一定会拜读这份神秘、传奇的书籍,我想我能接受的。

    婆婆今年85岁高龄,心地善良,有一次她制止了一个恶人撕大法真象标语,一天早上婆婆婆婆看见大法横幅掉在地上,尽力往大树上挂,挂了三次才挂上,她回来说:“挂到树上的条幅飘飘悠悠的可好看了。”从那以后,婆婆身体一天比一天好,脊椎病再也没犯过。派出所的警察经常到家里找我,婆婆多次将警察痛斥出去,警察没办法,以后再也不来了。

    参考资料:香港基本法第23条中的“禁止叛国、分裂、煽动、颠覆、窃密”等等都有中国特色,必须透过字面,细察历史,深入现实,才能吃透真谛。翻译家罗稷南先生问毛泽东,“鲁迅倘若活到现在,会怎么样”,毛泽东心安理得地答道:不外乎两个前途,“要么是关在牢里还是要写,要么他识大体不作声。”


    迫害真相

    广州黄埔发电厂医务所的医生、大法弟子苏眉被送进黄埔洗脑班后,坚决抵制邪恶迫害,其后因检查出有心脏病和其他的病被放出来,后被迫流离失所,期间讲真象发传单时又被拘捕,被送进广东三水劳教所,受尽非人的折磨:毒打、谩骂、严管、喝拖地脏水、把头按进马桶里……,据说腿被打断。

    重庆市西山坪劳教所恶警野蛮折磨大法弟子,法轮功学员曹旋路被暴打至生命垂危;66岁的法轮功学员薛俊鹤右臂肘骨被折断;张盛全被毒打得遍体鳞伤,胸骨、心脏严重损坏,导致内出血,被送入医院抢救;吕建军被打得体无完肤,脸部肿大变形,左眼充血失明;张全良一双脚的大指甲均被敲掉,除面部和手以外,全身体无完肤。

    湖南省祁东县公安局警察对上访大法弟子进行非法关押。期间,县政保股恶警王喜民狠狠地打大法弟子耳光,拘留所管教员周道生用扫帚沾大小便往法轮功学员脸、口上乱涂乱打,还用大竹棒打大法弟子的头。祁东县政保股股长贺峥嵘强逼大法弟子跪在地上毒打。贺峥嵘和祁东县公安局恶警李伟用竹杆棒狠毒地打大法弟子的全身、连竹杆都被打断了。

    2000年5月,我冲破层层封锁去北京上访,被押回当地拘留所非法关押,恶警用电棍电击我,用穿着高跟鞋的脚踩我的手。后爱人被勒索4000元钱,才把保我出来。回家后,派出所把我家的商店给关闭了,还经常逼我写保证书,多次抓我进洗脑班,我不配合,几次走脱躲避。法院还强制离婚,拆散了我原本幸福美满的家庭。

    重庆市迫害大法弟子的恶人名单(附电话)

    湖南湘乡大法弟子蒋世龙五月下旬被610、政保股,可心亭派出所等抄家绑架,抄家时,蒋将口袋中一纸条吞入口中,恶警掐住蒋世龙的口逼其吐出后,又将蒋世龙推压在地板上,紧掐其喉咙,蒋世龙呼吸困难,另一恶警取来筷子欲往蒋世龙口里捅。后蒋世龙在师尊慈悲呵护下正念走脱,目前流离失所、食宿艰难。

    我曾瘦弱多病,肾炎4个加号,白血球4000,低血压40-70,通过修炼这一切病魔离我而去,从身体健康,此精神焕发。99年720后,我用自己的亲身实例去证实大法好,为师父说句公道话,我到市里、省里、书信上访、到北京上访,可是等待的是警察、监狱、拳头、暴力……现在我被逼流离失所,有家不能回。


    大陆综合

    2003年6月6日大陆综合消息:

    ◇2001年某法轮功学员被长期关押,其家属屡屡去唐山市路南分局政保科要人,他们却置之不理。去年某一天,其家属在政保科听到姓杜的一恶警接了个电话,某单位汇报说他们那里打死了一个人,是法轮功,问怎么处理?姓杜的说:“打死白打,算自杀”。

    ◇目前,唐山市钢铁集团仍非法扣押着部分大法弟子的身份证,有的已扣押两年之久。大法弟子在生活琐事中需要用身份证时,单位却说书记不让给。

    ◇5月22日,唐山市公安局一处及开滦矿保卫处共计10几人,三辆车将大法弟子刘少耕家包围,查抄,抄走电脑2台及电脑配件数件,并将刘少耕绑架。大法弟子李丽农5月3日因在市场发真象资料被抓。

    ◇被恶警绑架、迫害,至今生死不明的湖南省衡阳市大法弟子有:聂飞跃夫妇、李玉明、唐红燕、周安德、梁子玉。

    ◇湖南宁乡县大法弟子黄淑芬今年三月份被绑架到宁乡县刑警大队、老粮仓派出所、宁乡县拘留所等地遭受迫害,被毒打,双手苏秦背剑式地铐住吊4个小时。五月初黄淑芬正念走脱,现被迫流离失所。

    ◇重庆大法弟子李文龙5月28日被九龙坡分局马王乡派出所610抄家绑架,只留下上中学的儿子,其母因坚修大法又被非法劳教。李文龙现被非法关押在华岩看守所。恶警同日晚还去了多位大法弟子家,大法弟子钟志玲也在同晚被非法抓捕。

    ◇四川遂宁610邪恶之徒于6月4日将大法弟子刘苹英从家中非法强行绑架,6月5日,大法弟子冯炳源、王太英夫妇再次被非法绑架并强行抄家。

    ◇湖北武汉市武昌区610恶人张四万027-88043064,湖北中医院保卫科长许大万027-88223190,多次协助武昌区粮道街派出所及武汉市公安一处恶警非法绑架大法弟子送劳教、刑拘、洗脑班。

    ◇河北唐山市犹大李志杰犯下重罪。哪里有她熟知的坚修者,哪里就会出现她罪恶的身影。这次她又落脚在唐山市洗脑班(原称纺织大学)犯罪。唐山市市委书记张和近几天指使恶警对某些大法弟子进行迫害。唐山丰润任各庄乡政法委书记刘树勇多次迫害大法弟子,甚至连大法弟子家里的粮食、油都给抄走,对大法弟子打、骂、铐是常事……刘树勇宅电:0315-5188631。

    今日100人严正声明,在邪恶的强化洗脑及高压迫害下,所做的一切不符大法标准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要加倍弥补损失,向世人讲清真相,跟上师父正法进程。

    据台湾国安情报指出,中国疫情依然严峻,北京朝阳区北苑家园甚至爆发严重社区感染,但中国当局对外仍在说谎,粉饰太平。同时中国正向世界卫生组织施压,不只希望中国能够及早自疫区除名,并要求台湾不能比中国早一步除名,行径十分恶劣。

    和可贵的中国人民谈心里的话:目前大陆频繁发生的天灾人祸频繁、水灾、旱灾、沙尘暴、瘟疫暴发等是对人活生生的一种警告。“萨斯”的快速蔓延是江利用权利谋取一己之私,欺骗与掩盖事实,置广大人命关天的大事于不顾而造成的。欺骗人民、欺压百姓,是江的一贯作法。在迫害法轮功的问题上,江是以同样的手法欺骗了世人。国际社会都在一致谴责这场对法轮功修炼者的残酷迫害。江已经被以“群体灭绝罪”在海外被起诉。亲爱的朋友们,我们真的应该珍惜自己、尊重生命、心存善念。请您一定要记住:参与迫害者是犯着极大的罪;反对迫害、保护无辜者那才是大善。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真正好!

    四字歌谣:听我一言

    明慧新闻简报(2003年6月5日)


    资料汇编

    真相故事传单:中土夜话(024期)
    真相传单:法网在收(二)
    使用最新版eo video1.36转换文件可解决声音和画面不同步问题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