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系列短剧(第三集):智取华山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三年六月九日】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Real格式低清晰度在线观看(23分59秒)下载观看(6.0MB)
Real格式高清晰度在线观看(23分59秒)下载观看(38.8MB)
MPG文件下载直接下载(247MB)分段下载(点击)


第三集:智取华山

本集新人物:
华山:《中新日报》记者、报社编辑组成员
曲艺:公司工会主席。

(办公室里)
小宁:潘媛,春节放长假有什么打算?
潘媛:我呀,回家陪我老爸老妈。

(经理室内,志强正在打手机。)
志强:夫人哪,先别急,别哭嘛。再大的事儿,都有办法解决。

(办公室里)
小宁:我最大的打算就是别有什么事儿再加班儿,踏踏实实歇几天,吃好喝好休息好。
潘媛:真是乌鸦嘴,怎么不盼别的,净盼加班啊。哎,说说,你的英语班上的怎么样了?
小宁:哎,对了,知道怎么学地道的英语吗?
(潘媛瞥了李小宁一眼。)
小宁:看原版大片啊,Very good!我现在上的电影班确实不错,要不要试一试?
潘媛:我啊,正在学韩语。
小宁:哟,赶韩流啊。

(经理室内)
志强:……先这样,我这儿来电话了。
(志强拿起电话。)
志强:喂,你好。华记者呀。
(经理办公室外)
韩总:潘媛,把这个复印一份,然后存档。
(经理室内)
经理:我当然可以负责,好,再见。

(经理办公室外)
经理(志强):哎,韩总,刚才那个记者华山又来电话了。口气很硬,这回看来是非得跟我们过不去了,有可能还要上法庭。刚才呀,他还要直接找您理论,让我给挡了。
韩总:挡得好!他还了得了?!我们这是国家大公司,又不是个体卖菜的,办事也得有个程序规矩。(韩总指了指好奇的小宁和潘媛)王经理,正好跟他们讲讲怎么回事儿。
经理:刚才说到的那个华山哪,是《中新日报》的记者兼编辑。几天前哪,他到医院看感冒,医生按常规给他验了血,做了全身检查,然后开了三百块钱的药。结果这位记者大人一下就翻了,非要跟人家医生好好算算账。
小宁:算就算呗,这事不奇怪。医院早就过分了。但这事跟咱们公司有什么关系呀?
经理:有关系呀。他拿的那批药里边据说有假药,还是进口的。按他的说法,经查证,这批药是通过我们公司进的口。
小宁:啊?不可能。咱公司进口的药品全都由韩总把的关。我看他这是要搞大新闻,给自己拉资本。他想的美!韩总,这口气咱可不能咽啊!
经理:他给我们留下话,要么赔偿五万块钱私了,要么上法庭索赔十万。另外,退一万步讲,即使医院有责任可以找医院领导嘛,为什么要威胁人家医生呢。
潘媛:(吃惊地)哟,真吓人,这也太霸道了。这人怎么这样啊?
韩总:好了,别扯远了。看来我们要全力以赴应战了。我们行的正,做的端,怎么会私了?李小宁,你把相关药品业务的存档材料整理一下,这次他要是诬陷,他不上庭都不行。嗯,潘媛,你准备加班!注意,整个事件不要外传。(韩总说完返回办公室)
潘媛:李小宁!
(潘媛回头生气地看着李小宁。)
小宁:哎哎,别别,我刚才说是别加班,有口无心,有口无心啊,谁知道会有这事儿呢。
经理:小宁,得了,今晚上我们加个班儿。潘媛,你下班走你的,

(墙上的钟表针指向6:15。经理坐在潘媛的椅子上。)
经理:小宁,你怎么看这事儿?
小宁:这不明摆着吗,华山是大报的记者,有名气,他很可能下了番功夫。上法庭我们是凶多吉少哇。
经理:怎么呢?
小宁:即使我们进的药不假,那开出的药也不一定真哪。你想啊,现在什么不能是假的?别说这药,就包括这新闻。
经理:那倒是。
小宁:说不定华山要告我们是虚晃一枪。我们没问题也可以再搞出个替罪羊,为民除害,打击不正之风――多轰动的新闻啊。就是明摆着讹人也有借口啊。
经理:(点点头)嗯……
小宁:我们不用着急,公司是国营的,业务由韩总来把关,大不了瞎忙乎忙乎,就当被华山涮一回。真要有事儿,那医生可就惨了,医院照开,信不信?下棋还讲究舍车保帅呢。
经理:怕就怕这个。跟你交个底吧,韩总都不知道,那医生啊,就是你嫂子。
小宁:啊?!这也太巧了!
经理:你嫂子啊,还真都是按她们医院的规定做的,但这规定都是不成文的呀,还真怕叫真儿。
小宁:那可不是,这可怎么办?
经理:我想啊,孙子曰:不战而屈人之兵,上之上者也。事情搞大了对谁都没好处。俗话说的好,自古华山一条路。方儿,倒还真有一个。
小宁:什么方儿?
经理:出其不意,智取“华山”。
小宁:怎么办你就说吧。
经理:哎,你的动态网还能用吗?
小宁:当然能啊。
经理:好,来,先帮我查点资料。
小宁:要不要让潘媛帮忙?
经理:先别跟她说,别吓着她。
小宁:这么严重?!

(另一天。四人开完会正从会议室出来,工会主席曲艺推门进来,双手抱着捐款箱。)

经理:哎呦,我的工会大主席,您是无事不登三宝殿,今儿是什么风把你吹来了?
曲艺:大家都在啊,哎,正好,欢迎大家积极捐款。
小宁:今年都捐了好几次款了不都是?那个,要不你们工会给我们大家组织场电影?或者再来个单身舞会,办办好事儿。
韩总:那捐款也是做好事嘛,这次新疆地震损失不小啊。
经理:那倒是,应该捐,应该捐。
曲艺:还没轮到新疆哪,这次是江西。都知道江西芳林小学爆炸的事吧?一下炸死了68人,多惨哪。
小宁:好像这事儿有一段时间了吧?不过像这么整天翻旧帐谁也受不了啊!
潘媛:是呀,这么大爆炸案总得有个部门管吧,好几十人咱们也管不过来呀。
韩总:我怎么记得最后只死亡9个人哪,这事儿早不就过去了吗?
曲艺(快人快语):事情是过去了,但是没完。报上登了死的是9人,其实不是那么回事。哎,你们真的没听说过,后勤部的吴大爷有俩孙子在里头?唉,难哪。算我多嘴,可不要再传了啊。总之,我们工会不能不管。
小宁:这捐款可以啊,可是也顶不了大事啊。
曲艺:能有捐款就不错了,走一步算一步。要说难,我看老郑最难,好好的一个高工,就是因为修炼法轮功,去上访被抓进去了,连工资都停了。这老伴瘫在床上没人管,儿子还在国外。给你们透露点消息,听说老郑在里头受了不少苦,就剩一把骨头了,上哪儿去反映啊?
韩总:老郑的问题呀跟别人不太一样,这法轮功……上头可是有政策的。
小宁:郑高工可是公认的大好人哪,我就是他带出来的,你们谁挑个头,我捐。
曲艺:现在就这样,怎么办呢?乡亲们,别聊了,多少捐点,啊,自愿的。
韩总:好啦,大家支持支持吧。
(在韩总带领下,大家纷纷向捐款箱里放钱。)

(另一天,在办公室内,志强敲击一台新的手提电脑,用PHOTOSHOP处理照片。)
志强(自语,发狠):姓华的,你小子干的坏事儿还真不少啊。今搞到老子头上来了,好啊,我让你看看我是谁。

(另一天。经理从门外进来。)
经理:潘媛
潘媛:经理早
经理:韩总呢?
潘媛:韩总今天和明天去总公司开会,她说这两天就不过来了。
经理:哦……还有这事儿,潘媛啊,明天我约了华山来这儿谈谈,如果谈得好,我们这班就不用加了。
潘媛:真的,那谢天谢地了!
经理:你先别高兴,据我了解啊,这个记者都有一个职业病,你得帮一个忙,这忙要是不帮啊,明天的话可就不能谈了,明儿个,你这样……
经理对潘媛低声交代如此如此。交代完毕,经理转向小宁。
经理:那个,小宁啊,麻烦你在我办公桌前添个凳子。按我说的,明儿换身衣服。
小宁:行啊。这事成了呢……你得请客,潘媛和我挑地方儿,我们俩点菜。
潘媛:你这人真是的,经理也是为大家嘛,反正我就是不愿意加班。
经理:没问题,没问题,事成了我一定请客。

(第二天。)
潘媛:李小宁,怎么今天一脸杀气呀?瞧你这身衣服穿的。
小宁:怎么样,够酷吧?
潘媛打寒颤。
(随着敲门声,华山推门而入,身着长大衣,面无表情。)
(小宁站起身,伸手拦住来人。)
小宁(不客气地):哎,你哪的,找谁啊?
(华山冷静地站住,瞥了一眼小宁。这时,志强推门出来。)
经理(满脸笑容):有点礼貌嘛,这是我请来的朋友。华记者,请。
小宁(面无表情):对不起。
(华山不屑地走进经理办公室。)

(经理办公室内。)
(两人落座。华山随手把大衣搭在旁边椅子的靠背上。)
经理:华记者年轻有为,一直想认识,没有机会。
(这时,潘媛进来给华山上茶)
潘媛:请用茶
华山:谢谢
(潘媛随手把华山的大衣拿了起来,要往外走。)
华山(略侧过头):哎,你想干什么?
潘媛(微笑):没事儿,我想您的大衣挂起来比较好,会皱的。我们外边有衣架。
华山:不用了,放这吧。
潘媛:那好,我还给您放这儿。(对经理微点一下头)经理,那我先出去了。
经理:谢谢,潘媛。
(潘媛出门。)

经理:今天机会难得,我们好好聊一聊。
华山:王经理,你忙我也忙,咱们就直话直说了吧。
经理:那好,那好……您先说。
华山:其实事情你也都清楚了,咱们也都不要绕弯子了。做记者的就有打抱不平的天性,我不愿看着老百姓受盘剥,而装着瞅不见。更何况这次我是现身说法。这个社会要没了正义和良知,还能成为人的社会吗?
经理(一边喝茶一边点点头):嗯……
华山:话又说回来,我本人并不相信贵公司会进口假药,但希望贵公司能提供些证据出来,这也是对有关谣言的一种驳斥。其实我也是为了贵公司好哦。
经理:您的意思是即使有问题,也可以考虑私了。
华山:这可是你说的呦,王经理,我没那么说呦。
经理:你不用担心,我们虽然是国家大公司,但是还是有灵活性的,好商量。关于进口单据的事儿,我已经让他们开始着手准备了,喝完茶我就让他们拿进来。
华山:王经理真是聪明人,您知道在原则问题上我是从来不含糊的。
经理:好,我就喜欢跟你这样的人打交道。对了,胡主编最近怎么样了,有一阵儿没跟他一起吃饭了。
华山(嘲讽地):胡主编好啊,认识他的人挺多嘛。
经理:不对呀,我怎么听说他中风住院了?
华山(嘲讽地):王经理消息很灵通嘛,跟老胡是什么关系呀?
经理:华记者,您可别跟我提他,现在我对他是躲都躲不及。我看他纯粹是装病,可惜呀,什么都晚了。
华山:哦,这话怎么说呀,王经理。
经理(神秘地):算我诚心交你这个朋友,告诉你点儿消息。胡编这回可算是完了。
华山(戒备地):完了?
经理:你们报社的社论都由胡编把关吧?尤其是批判法轮功的,都由胡编一手操办。不过编辑多了,您也是个编辑吧?
华山(面露警觉,眼睛稍稍斜了一下大衣):你什么意思?
经理:你真不知道哇?咱胡编上了海外的恶人榜了。您看这个,恶人榜是海外正义人士成立的网站,据他们说,专门搜集迫害法轮功的恶人。
(经理办公室外)
李小宁掂惦椅子,又局促不安地走到经理室门前听听动静。
(经理室内)
华山(稍愣了一下):王经理,您忘了在哪儿了吧?想给法轮功翻案哪?
(经理办公室外,李小宁抢过潘媛手上的工具,比划着)
潘媛:李小宁,犯什么毛病?
(经理室内)
材料都是哪儿来的?
经理(自信地笑笑):这您先别问,我这人哪,除了钱就是朋友。我问你,单是天安门广场的看法轮功的便衣、警察、武警,一天开支多少?170万到250万。我再问你,监听法轮功电话的投资是多少?40个亿;为了新建的关押法轮功的监狱和学习班,老江动用了多少?42个亿。还别说别的。
华山:你这消息都是从哪儿来的?
经理(往上一指):上边儿呗。就说前一段时间傅怡彬京城杀人案是您报道的吧?怎么一个疯子成了炼法轮功的了?胡编能不累吗?(一语双关)
华山:怎么着?你是想帮胳膊拧大腿呀?
经理:这胳膊怎么拧得过大腿呀?傻瓜才那么干哪!不过得分清楚,哪边是胳膊,哪边是大腿。
华山:还有新鲜的?
经理(又递上一张纸):有啊。「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2003年1月20日在美国正式成立。该组织在成立声明中表明自己的使命是“追查迫害法轮功的一切罪行以及相关的机构、组织和个人,无论天涯海角,无论时日长短,必将追查到底;行天理,再现公道,匡扶人间正义。”
经理(抬起头):人家现在找上门来了。近两年六月飞雪的事儿,华记者没少报道吧?这中间多大的冤哪。
华山(掩盖自己的吃惊):叫唤谁不会呀。
经理(又推过一张纸):这可不是逗你玩?老江这次访美一下飞机就被法轮功告了——“群体灭绝罪”,原告索赔十七亿美元;谁下黑手人家清楚得很。凡是上了恶人榜的,早晚得完,包括你们胡编。
华山:天塌了先砸个高的。
经理:咱们这不是随便聊聊,不过,好自为之真没什么坏处。
华山(稍松口气):王经理,咱们别扯远了,我们还是办眼前的事儿吧。
经理:对,没错儿,眼前还真有一当事儿,跟你性命攸关。
华山(掩饰惊讶,有些紧张):哦?
经理:江西芳林小学爆炸案是您采访的吧?当场就拖出20多具尸体,怎么到了您的报道里只变成了9人死亡啊?
华山:这事儿不怪我,上有政策,胡编把的关,我顶多是个跑腿的。
经理:就因此有小学生的家长连补偿都拿不上,当地人都说是的记者捣鼓的,结果人家不干了,有这事儿吧?
(华山一言不发,本来盯着经理的眼帘不由垂了下来。心想:要不怎么有匿名电话,还真有这事儿)

经理室外。
小宁紧张地擦汗,潘媛关心地送上水。
潘媛:李小宁,怎么了?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小宁(语无伦次):潘媛,别紧张,没事儿,有我呢。

经理室内。
(华山死盯着志强,仍一言不发。志强一边品茶,一边像是自语。)
经理:北京就象一个大杂院,两人见面说不定能扯上什么关系。就说我和您吧,就住的不远。平安里西区4号楼11号是您家吧?哦,您在望京小区还有还买了一套房子,12号楼403室。周末您常去那边吧?
(华山双眼发狠,看得出在暗暗咬牙。)
经理:话又说回来,江西村民本来说要上访,但您又不是不知道,现在严禁越级上访和集体上访。所以7个村民自带家伙来北京,说要在北京把这事儿给办了。
(经理说“办了”时,用手做了一个刀砍的动作。)
(华山倒吸一口冷气。)
经理:虽说这里边有我个远亲,那也是拐弯都不大沾边的。正找我拿主意呢。
(突然,华山一拍桌子,猛站起身,死盯着志强。)
华山:你威胁我!我没时间陪你玩儿!
经理:我也没时间陪你玩儿!
(志强猛地把桌上的文件夹,往桌上一摔,将一个镜框无意间推倒。赫然现出志强和胡锦涛吃饭的照片。华山又是一怔。)
华山:你是胡……胡
经理:你看见什么了?不该看的别看,不该说的别说。

经理(严厉地):我威胁你什么了?都是你自己的事儿,自己拿主意,那7个村民正满大街乱转呢。

(志强拿起镜框,擦拭一下,重新放好。)
经理(放缓语气):坐,坐。其实啊,这事儿我又不能不管,再跟你交个底,给你看病那女医生啊,就是我老婆。依我看这事儿就算了,再给你提个醒:这自古啊,善恶有报。
(经理又和善地微笑着。)
(华山和志强走出经理室。)
华山:王经理,真是不好意思,耽误您这么长时间。
经理:哎,哪里,哪里,来,我让他们给你拿材料。
华山:哦,免了,免了,别开玩笑了,以后您要帮忙的,尽管出声。我一定帮忙,告辞了。
经理:哎,慢走。

(华山出门。经理转身问潘媛。)
经理(明知故问):小潘,跟你说的事儿办了吗?
潘媛:嗨,不就是把他大衣兜里的录音机关了吗。这有什么呀,不是给您暗号了吗?
(小宁正从衣服里往外掏棉花。)
潘媛:经理您看,李小宁今天演的什么戏啊?
小宁:我这浑身的腱子肉还用着垫棉花,要是你们再多谈一会儿,我非中暑不可。
经理:看看,又理解错了吧。为什么让你垫棉花?人家真要动手啊,还能帮着挡挡。
小宁:经理,那咱们下一步怎么办?
经理:什么下一步?别废话了,收拾收拾,吃饭去!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