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省合肥工业大学学生温燕被迫害经过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3年7月11日】我叫温燕,女,1979年出生,现年25岁,合肥工业大学学生。因修炼法轮功,被学校非法开除已有三年了。我因讲清大法真象,被恶人跟踪、绑架,受尽了折磨。现流离失所,有家不能回。下面谈一谈在中共“十六大”召开之前,江氏流氓集团对法轮大法弟子的又一次迫害

2002年10月30日下午4点多,我到一电脑培训学校去拿考试通过的会计电算化证书,刚到校门口就被两个便衣恶警绑架。它们光天化日之下干着这见不得人的勾当,没有任何证件、手续。我问恶警:你们是干什么的?为什么为样对待我?那两个恶警一句话不说,反而还打我,我被打得两眼冒金花。我被绑架到鸿兴宾馆后,才知道当天我们好几个同修如:李刚锋,杨景芳,毕小俊,李君,伍静青等都被绑架了。

恶警把我铐在椅子上,每天24小时不断换人来审问我、折磨我,我来例假也不放过,我痛苦不堪。我用绝食来抗议它们这种违法行为,它们就对我进行野蛮灌食。十几天后,它们干脆把胃管插进去就不拿出来。一次,它们把我双手反铐在椅子上,使我的身体向后仰着动不了,手铐铐进了肉里,我的一只鼻孔被插上胃管,另一只鼻孔被粘胃管的胶布粘住,我只能用嘴呼吸,不时的反胃想吐。就在这种情况下,看管我的公安一处的恶警还审问我,并说:“你还想睡觉呀,今天再不谈问题就别想睡。”我闭眼不理它们,那恶徒就用手敲我的前额。我就这样坐在椅子上痛苦的承受着。在看管我的两个巡警睡着后,我用两腿把那长管拽掉了,可在我挣扎中,手铐却越铐越紧。第二天,我的手全肿了。后来,它们又找来女教所的那些邪悟的人轮番的、整天不停的给我洗脑。后来,在它们的威逼、恐吓、精神摧残下,我的意志慢慢开始崩溃,我违心的写了“保证”。那不是我的本意,是我在万般无奈之下写的。70多个日日夜夜,我被双手铐在椅子上,不给睡觉,还被威胁、恐吓。恶警们挥霍着老百姓的钱放着大案、要案不管,来迫害这群手无寸铁的只想修炼真、善、忍的好人。我现在声明我所说的、写的背离大法的一切作废,坚决抵制江氏恶警强加于我们身上的任何罪名。

据我所知,江氏恶警迫害大法弟子采取的形式是:蹲坑,监控电话,跟踪等手段,各个路口都有它们的摄像头(一位巡警告诉我的)。它们把大法弟子非法绑架后,关到宾馆,每个大法弟子一个房间,公安一处派一人,公安分局或派出所派一人,当日值班巡警两人,共四人看管迫害一个大法弟子。

直接参与这场迫害的恶人是公安一处的丁涛(可能是处长),陈松,罗健,梁文明,姜怡(女),史XX,张XX,王XX。在此我要正告这些人:不要再继续迫害我们修炼法轮功的这群善良的人们,不要再继续在无知中作恶了。否则面临你们的是正义的审判,那时后悔已晚了。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