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教所的烙烫毒打无法阻止我坚持炼功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三年七月十四日】我是96年得法的福建大法弟子。九九年七月邪恶镇压大法时,我当时在北京打工,12月返回后,为迎接新千禧年的到来,我和本市部分大法弟子于凌晨在公园公开炼功,遭恶人举报,当晚就被恶警绑架到分局,遭到了拳打脚踢,第二天把我送到看守所拘留半个月。

半月后,我回到家中,不到一个星期,恶警要我写“保证”放弃修炼,我拒绝,他们就又将我无理刑拘一个月,春节也被关押在看守所里。

2000年正月,我从看守所出来后和同修一道,去北京上访。在驻京办,他们把我身上带的1300元抄走,押解回福建后,在关押期间,遭政保科科长等恶警的毒打。接着被非法劳教一年,每天劳动17-18个小时,一天要生产13000个轰鸣器。

出来后,2001年10月下旬,我与同修去讲真相,恶警无任何理由把我从公交上拦截下来,从我身上查到几份真相资料。恶警把我双手铐在窗户上三天三夜,没吃没喝不准睡觉,对我轮番拳打脚踢,把我打得口中吐血,大便拉血。12月,我再一次被非法送福州劳教所劳教一年半。

在劳教所专管队,有一位福建去北京上访的同修,因拒说姓名和地址被押解到广州(凡南方口音都先从北京押送广州)。在广州,恶警用钉有2-3寸长的铁钉的木棒打大法弟子,他亲眼看到一恶警朝某大法弟子头部猛击,再用力转拉,这一位大法弟子当时就昏死过去,不省人事。他自己的背部也被广州恶警棒击,至今还留下被钉子扎进去很深的疤痕,真是邪恶至极呀!

在专管队我坚持修炼,照常炼功,每天早上三点起来炼,2002年1月,被下到五中队。

2002年5月13日,师父传法十周年,我在五中队,当时在炼腹前抱轮。恶警唆使吸毒犯把开水从我脖子上倒下,然后用冷水冲,把我手脚绑起来打。晚上叫我到会议室,接着恶警又一顿毒打,打得我全身发紫。我用正念正视恶警,我说:我没有做坏事,你打我干什么?你这样做你会遭报应的!

我绝食抗议恶警的暴行。5天后,恶警强行给我灌食,我全身疲软,上吐下泻,被送进医院抢救治疗,5天后又被带回五中队。因无法改变我的信仰,五中队不接收,又送另一中队,队长林某、副队长陈某因我坚持炼功唆使吸毒犯拳打脚踢、往死里打我,每月月头月尾都要毒打我几次。2002年10月,恶警又毒打我,我再次绝食抗议,我对中队队长说:我对你无怨无仇,你何以如此残酷对待我,你这样是没有好报的。恶警队长说:我没有办法,是所长压下来的。

劳教所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都知道,那些吸毒犯既吸毒又搞同性恋,人性全无,他们每月被支使着打大法弟子两次。10月末,恶警等又毒打我,我再次绝食抗议,五天后又被强行灌食。恶警的邪恶暴行真是罄竹难书啊。没有师父的精心呵护,哪有我的今天,我每次闯关时,我心中始终铭记:我是师父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得正念正行,邪恶的迫害什么也不是。我要紧随师父正法,做好自己该做的一切。

2003年,我堂堂正正闯出了劳教所这个大魔窟,尽管邪恶之徒使尽了歹毒的恶招,然而它们什么也不是。出魔窟那一天,我连一个字都不答,重新回到了正法的洪流中。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