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华博士生遭国安绑架失踪一年 在美亲人吁营救(图)


清华大学博士生王为宇近被中国国安特务绑架,一年后仍下落不明。在美留学的姐姐、姐夫呼吁营救。
【明慧网2003年7月15日】清华大学博士生王为宇于2002年8月12日被中国国安特务绑架,至今下落不明 ,家人为其安危心急如焚。王为宇的姐夫、正在美国辛辛那提大学攻读博士的李国强先生日前向媒体、政府部门及社会紧急呼吁,请大家伸出援手,营救他的内弟。

李国强先生向记者介绍,王为宇原是清华大学博士研究生,因修炼法轮功2000年其间被清华大学勒令休学。 其后几经艰难,在北京外企找到一份工作谋生。2002年8月12日,王为宇被单位派到上海出差,在赶往火车站的路上被中国国安特务绑架。

李国强先生说,王为宇遭绑架后将近一年来,家人多方打听,仍不知他的下落。他的父母非常担心他们唯一的儿子的情况。

* 事业初成、新婚燕尔

祖籍山东的王为宇,天资聪颖,勤奋好学,从高中开始,一直成绩优异。91年临近高考时,他获得了包括清华、北大、中国科技大学、协和医大在内的5所著名大学的免试录取资格。最终他选择了清华大学精密仪器与机械学系,开始了他在清华大学整整9年的学生生活(从91年入校至2000年因修炼法轮功被迫离校)。

大学5年,王为宇曾获优良毕业生奖章、优秀学生奖学金、中国仪器仪表特等奖学金(首次授予本科学生)和飞利浦奖学金等多项奖学金,曾担任班长、科协副主席等职务。

1996年大学毕业后,王为宇被保送直接读博士,导师是著名的光学信息处理专家。勤奋努力加上名师指点,王为宇的博士研究课题进展很快,在进入课题研究一年多的时间里,在国内外学术杂志上发表了数篇论文,并获得一项研究专利(申请号:00103362.X。专利名称:获得稳定被动调Q激光器的增益预泵浦方法)。

王为宇不仅学业优异,而且为人真诚、善良。为宇昔日的同窗好友吴松说:“为宇并不善于言辞,但是从来都是任劳任怨,学习和工作都非常踏实,没有任何世故和圆滑,是一位品学兼优的人才。”

王为宇担任系97级系新生辅导员期间,一直对学生关怀备至。天冷了,他把自己的棉衣毛裤拿出来,送给特困生,学生交不起学费,他帮着在系里给他们联系勤工俭学的机会,有人得了急病,他亲自送到急诊室,把别人都打发回去休息,自己留下来守夜。几年以后,一位已毕业的97级学生遇到已被迫失学、在外打工的王为宇,真心地握住他的手说:“我们聚会的时候常提到你,关心你的命运,你是我们大学5年中最佩服的老师,希望你一切平安。”

据王为宇家人说,王为宇和她的妹妹是同时出生的龙凤胎,由于营养不良,两个人都很瘦小,身体很差,从小是“药篓子”,并且皮肤上类似粉刺的东西(一种皮肤病)常年折磨他们俩。身为医生的母亲带着他们寻遍名医、各种偏方都无济于事。 王为宇1997年年初开始炼法轮功不久,脸上的皮肤就变光滑了,体重在两个月内猛增了20斤,炼功后再也没有吃过药上过医院。

99年五一劳动节,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为宇和他志同道合的女友萧晴在山东举行了婚礼。萧晴当时已从清华大学硕士毕业,在上海一家著名的大公司工作。为宇则继续在清华大学攻读博士学位。对这对年轻人来说,未来是如此美好和充满希望。

*勒令休学、强迫转化

然而不久,中共发动了对法轮功的迫害,王为宇成为千万个受害者中的一位。

清华大学在上面的授意下,对该校法轮功学员施压,以学籍、党籍、公职、退休金等切身利益相威胁,逼迫学员妥协。99年9月和10月王为宇两次因参加修炼心得交流会和其他清华学员一起被清华派出所扣押,被罚蹲4~5个小时,并被威逼讯问至深夜。

后来,王为宇被清华大学勒令休学,送到上海岳父母家,不写保证不予复学。系里专门负责迫害法轮功的系党委书记王东生出差到上海,以“不放弃法轮功就开除王为宇党籍、学籍”要挟其岳父做王为宇的工作。他的高中母校泰安中学,原准备评他为历年来的优秀毕业生,当了解到他炼法轮功后,立即取消了这一称号。由于面对突如其来的巨大压力,王为宇违心的写了一份满是文字游戏的材料,得以回校继续学业。

然而,王为宇并没有因此解脱,他时时感到违心屈服的痛楚。 2000年5月,王为宇写了一份书面声明,表示决不放弃修炼法轮功。

王为宇所在博士研究生班党支部开组织生活会,“帮助”他改变认识,支部书记甚至拍桌子大叫“你要还炼法轮功,我就与你不共戴天,白刀子进红刀子出”。面对这些不明真相的指责、谩骂,王为宇心平气和。

学校再一次勒令他休学,临走前,他尽力做好了实验室的交接工作,带走了自己的所有私人物品。他已经看清了,只要他不放弃自己的信仰,在迫害结束前,他是不可能再回来了。

*流离失所、在外打工、国安绑架

流离失所的日子是艰苦的,但是却坦坦荡荡。后来,王为宇凭自己的专业技能,找到了一份不错的工作,在IT行业中站稳了脚跟,成为公司的骨干技术人员,收入不菲,然而生活却极其简朴,他是离家不远的烧饼摊上的常客。

在他公司报销的帐目上,看不到一笔公款私用的记录,在一堆出租车发票中,倒是总能找到不少公交车的票据,为的是节省公司的开支。

为宇经常极尽所能帮助周围的同事,大家都喜欢他,愿意和他相处谈心。2001年元旦,公司总部联欢,公司老总掏出3000元给职工们摸奖助兴,结果这个大奖落到了为宇手中。为宇当场数出1000元交给经常有业务往来的另一部门,剩下的2000元交给自己的顶头上司,分派给了本部门同事。一次,他的两个同事碰到一起,谈起人生的意义,感叹现在的人心不古、追名逐利,其中一位突然眼睛一亮,说:“我认识一个高尚的人”,另一个人说:“我也知道一个”,当他们说出他的名字,原来是同一个人--王为宇。

为宇离开学校后,当局继续对他进行跟踪盯梢,卑鄙地将他绑架了。事后还对其同事、家人封锁消息,继续诱捕其他法轮功修炼人。为宇遭被绑架时,他没有来得及打手机告诉自己的亲人,却拨通了公司的电话请求辞职,为的是让公司免受牵连。因为有这么一个所谓的规定,凡是雇用法轮功学员的公司都会被当局找麻烦。

为宇出事后,一位法轮功功友打电话给为宇的一个同事,想了解出事当天更多的细节,那位同事动情的说:“为宇人非常好,我们这里几乎所有的人他都帮过,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究竟怎么了,我们能帮他什么吗?”

*妻流离失所、在美亲人呼吁营救

王为宇的妻子萧晴原在上海一家著名的大公司工作,因修炼法轮功,2000年为躲避非法劳教而从公司辞职。王为宇被绑架后,萧晴一直过着流离失所的生活,为丈夫的处境忧心如焚。

萧晴说:“为宇遭绑架,我的感受绝不是伤心二字可以形容,一个活生生的人,早上离开家去上班,中间还通过电话,仅仅半小时后就没有了消息,至今不知为宇的下落。他是我的丈夫,现在他失踪了,没有人知道正在发生什么,这是最恐怖的。”萧晴还说:“我不知道现在为宇在哪里,也不知道他会遭受怎样的迫害。小时候我们从电影里看到的渣滓洞的故事现在就活生生的发生在我们身边。”

在辛辛那提大学读书的王为宇的姐姐、姐夫呼吁人们伸出援手,帮助他们家人团聚,帮助为宇能继续完成他的学业。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3/7/15/5396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