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回顾:1999年7月14日潍坊大法弟子和平上访记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3年7月17日】1999年7月14日,潍坊及周边地区几千名大法弟子,为维护大法,同时也是维护法律赋予公民的基本权利,到潍坊市政府信访办和平上访。最终,于7月15日凌晨,得到了市政府书面答复(盖有公章的正式公文),内容包括:不在公开发行的报刊上攻击法轮功,准许法轮功学员在公共场所炼功,准许法轮功资料在内部发行,不对上访学员打击报复。此时距江泽民发动的“7.20”全面迫害仅有5天。

1999年,“4.25”法轮功学员和平上访以后,同全国其他地区一样,潍坊地区法轮功学员的正常炼功、学法活动不断受到干扰。在城市,各单位领导找到学员谈话,不准修炼法轮功。各炼功点晨炼地点经常停有警车监视,赶不走学员,他们就派人在炼功点泼水、翻土、放高音喇叭等;在农村,村干部们直接下命令不准炼功,还发生了更为严重的事件,如抢走录音机、殴打学员等。这一切干扰都没有影响学员的坚定修炼,但是所有这一切都是对公民权的严重践踏,我们在单位、家庭里都是公认的好人,只是早晨到公园、空地炼炼功,何罪之有?在这么不公正的待遇下,我们有权向各级政府反映情况,表达意见。与此同时,潍坊市坊子区一个政府刊物上连续刊出了对大法及大法弟子进行诬蔑攻击的文章,一些学员到坊子区政府找有关部门交谈,说明我们的情况,遭到了粗暴对待和非法扣押。就这样,学员们自发地决定向更高一级政府——潍坊市政府反映情况。

7月14日早晨,潍坊周边地区、坊子区等地受迫害最严重地区的学员首先到达潍坊市信访办,潍坊城区、郊区,学员听说后互相转告,也陆续赶来,到中午,已聚集了数千学员(后来的数字已无法统计),信访办位于市府大楼后边(北面)一座独立的建筑。这时周围的警察开始将学员往南边驱赶,一直到市府大楼南门前靠近马路的人行道上(这一幕很象北京“4.25”上访学员被赶到中南海红墙周围的情景),所以“围攻”的指控都是这样捏造的。学员去的是信访办,根本没想到围起市府来给政府施压。

一到市政府门前,学员们自觉在人行道上排成南北纵横、整齐的方队,警察用警界线围起了隔离带,以后再前来上访的学员被拦在了百米以外。此时学员队伍前已聚集了十多辆警车,大约百名警察。大约到了下午1点左右,当时的天气真怪,7月中旬正是潍坊地区进入高温炽热天气之时,平日里燥热难耐的天气此时却并不怎么热,天上总有白云遮挡着太阳,更为奇特的事发生了,太阳周围出现了一圈明显的紫红色光圈,学员们知道这是大法轮在显现,开了天目的学员看到许多法轮撒落下来,人们一齐扬起头拍手,警察也看到了,不少学员流下泪来,都默默地在看,大家的心此时都融在一起,庄严、神圣而坚定。

我们面对警察、背对潍坊市最高权力机关所在的政府大楼。每个人都冲破各种阻力才来到了这里,但此时都很平静,大家都不说话,默默站立等候市政府的答复。少数学员自费出去给大家买水喝,空瓶被学员收集起来送出,周围警察丢掉的空瓶和烟头也被学员捡起来,看得出,警察很不好意思。此时他们三三两两或到警车里睡觉,或蹲着抽烟,或坐在对面的马路沿上对着我们观望,和我们整齐的队列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此事过后,几千人呆过的人行道上干干净净,连张纸片都没有。政府里就有人说我们是组织严密,否则人行道上怎么那么干净。对面真正有组织的警察呆过的地方,满地是矿泉水瓶、烟头。学员们修炼后形成的高尚行为是常人无法理解的。

大约下午3点过后,新的情况出现了,上访学员所在的各县、乡镇干部、单位领导、学员家属陆陆续续地赶来找人,他们如此迅速的反应,同时也说明各级政府、单位早已开始调查、登记炼功人了。因为惧怕当地官员的打击报复,有一位女功友的丈夫找来,连拖带打骂,巨大的压力使一些不明真相的家属在众目睽睽下殴打自己的亲人。

面对自己那个地区、那个单位的领导,学员们没有一个跟他们回去,拉也拉不走。我们背后的政府,一面跟学员代表谈判,同时学员队伍前一辆挡着窗帘的面包车一次次缓缓驶过,学员们都知道他们在偷拍录像,在做打击报复的准备。找人的过程一直持续到傍晚。他们的手段没有起作用,学员们一直默默地站立或一起盘腿打坐等候政府的答复。

傍晚大量散步的市民涌来,很多好奇的市民在和学员谈话,学员则和他们洪法。直到深夜市民散尽。学员自发选出的代表们一次次和政府谈,但没有任何实质性答复。每次谈话的结果都是从队伍一头,一个学员一个学员传到另一头。听说,几个政府主要负责人态度蛮横,根本不和学员谈。其实,学员们也都清楚全国的形势,难度来自于江泽民和他控制的中央政府,潍坊市政府对法轮功的态度就是江泽民的态度,因此谈判的难度很大,但我们既然来了,就是要维护大法,就是要给广大学员争取一个应有的和平的修炼环境。

午夜过后,政府终于口头答复了学员提出的要求,但是,广大学员、特别是出现殴打、扣压学员地区的,坚决要求政府做出书面答复,尤其是不能打击报复学员,谁都知道他们出尔反尔,政府如有诚意,答复内容必须形成文字,让各级政府都知道。这样,谈判就继续僵持。突然一群人从信访局那边涌出来了,原来是副市长胡冈出来了,他说:“我是你们的市长,我说话是算数的……”,官气十足的冲学员们喊,态度高傲而蛮横。见学员没有相信他的,又回到信访局里谈,这表明他们开始沉不住气了。学员们在沉沉夜色中继续等待结果。

凌晨4点左右,终于做出了书面答复,信访办负责人在广播车上宣读了这个盖有公章的答复书。学员之间相互讨论后,决定撤离。坚持了近二十四小时的学员开始返回。

然而,仅仅五天以后,全国范围内的法轮功辅导站负责人被非法拘禁。7月22日,遍及全国各地的警察、便衣特务和停在路口持高压水龙头的军警在抓捕法轮功学员。这张答复书成了江泽民流氓政治集团打压人民、欺骗人民的历史见证。此后,原潍坊法轮功辅导站站长李天民被非法判刑四年,成为山东省第一例因修炼法轮功而被非法判刑的学员,而直接参与此事的邪恶之首,潍坊市政法委书记王立福、潍坊市委书记王伯祥都遭恶报患了绝症,王立福已死亡。

请仍存有潍坊“7.14”市政府书面答复的复印件的大法弟子将其发送到明慧网。以上是个人所见、所感。不妥之处请功友指正。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