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北京天堂河新安劳教所遭受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3年7月17日】我自从去天安门护法被抓并被非法判一年劳教以后,我一直想写心得体会,因自己文化水平有限,没有动笔,总是说写不好,这思想是不对的,不是执著不执著心的问题,主要是揭露邪恶的问题。

在得法之前,我身体不太好,大病没有小毛病不断,身体非常痛苦,花了不少钱,没有生活的信心。对人的生命价值更是一窍不通,从文革时期我就有轻生的念头,不愿活在这复杂的常人社会,因为我母亲是个善心人,也不想让她遭到痛苦。我最大的缺点就是自卑心,给自己精神上造成很大的痛苦。

在96年我有缘得法轮大法,当我看到“转法轮”这本宝书的时候,一看书里说的话好象都是对我说的,当时我心开眼亮,我的眼泪流了下来,是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是师父把我从地狱里拉上来,不再感受精神上的枷锁。我是最幸福的人。我发誓一学到底,决不辜负师父对我的慈悲苦度。

自从炼功学法后,我的病全部消失,全家7年没有生过病,因此没有去过医院,没有吃过一片药。我无法用语言表达对师父的感谢。2000年10月我和几个同修去天安门护法被抓到调遣处,那里戒备森严,非常邪恶,它们强制让我写保证,不写就用电棍电我,总共电了我三次,那里非常的邪恶,我心里明白,做好人没有错,修“真、善、忍”没有错,是政府不对,镇压好人,利用手中的权力镇压人民群众。恶警问我你学法轮功你丈夫、儿子支持你吗?我说支持,因为我没学以前总和他吵架,学法轮功以后不再和他吵架、骂他,转变了思想,他说不知道法轮功这么好,早知这么好早就让你学了。恶警强迫写保证不炼、不传功、还让我背那里的条例,我不背,到了第九天,别人都背下来了,只有我背不下来,晚上不让睡觉,犯人打我的头骂我、踢我,没办法了让睡觉。

第二天转入天堂河新安劳教所,到那里更是邪恶,不让睡觉,强行转化,如果不写就罚站,面向墙飞着,两条腿都肿起来了。被邪悟的犹大雷颖打了我两次,说一些对大法对师父不敬的话,迷惑我们,由于自己学法不深,理解不深,被迫写了三书来了个假转化,做了对不起大法,对不起师父的事。经常干活到半夜,因外面的同修发正念清除邪恶,使我们提前2个月释放。2001年9月回到家,我很快找到同修切磋,才知道自己犯了对大法的错误。由于一年没有看到师父的新经文和讲法,同修送给我让我抓紧时间学,我对着师父的法像痛哭流涕,真是不配是个大法弟子,我从此抓紧学法炼功、讲真相、发正念,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紧跟师父正法进程走。决不掉队,并且写了声明,在劳教所、拘留所、派出所、调遣处所写的全部作废。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