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山开平区劳教所对我的野蛮折磨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3年7月20日】我是一名普通的农家妇女,在人生苦海中被病魔缠绕的痛不欲生。1996年有幸得遇法轮大法,我寻找到了生命的真谛---返本归真。师父讲的“真善忍”法理深深地溶进我的生命中。我的身心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心灵得到了净化。

1999年7月20日,铺天盖地的邪恶谎言诽谤攻击大法和师父、迫害大法修炼者,一时间众多的大法弟子被抓被打。我作为一名大法弟子,为了向政府说句心里话“法轮大法好”,却被抓、被拘留、被捏造了许多罪名,非法劳教二年,送往唐山开平区劳教所。

在唐山劳教所里,我们大法弟子被剥夺了说话的权利,不许说、不许笑、不许动,没有一点做人的生存权。我绝食抵制迫害,被恶警指使的四五个劳教犯人按住强行野蛮灌食,将滚烫的流食超量灌入,导致我上吐下泻。由于炼功,我被恶警强行拽出吊在大树上。每个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都遭到过这样的毒打和吊铐。当我们共同抵制迫害时,被恶警李俊青恶毒地辱骂和毒打。我一次次地写着上诉材料却无音信,原来直接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就是610办公室的邪恶之首江××。

我现在清醒地知道是邪恶的江××直接指使劳教所的所长、处长、队长、恶警及其它恶人对大法和大法弟子进行迫害。当我质问它们为什么打人时,它们邪恶地说这是“上面”的意思。而这所谓的“上面”就是邪恶之首江××。我被恶警抓住以头撞墙,致使现在还经常头疼,给我身心造成了巨大的损害。在此期间,我年幼的儿子无人照管,年迈的婆婆以泪洗面,女儿痛不欲生。这些都是江××迫害我以至我的家人所造成的。

我要控诉这残害无数善良生命的邪恶之首江××,在它的授意下无数的大法弟子被打死、打残、打伤。在它的指使下,恶警对大法弟子进行残酷的迫害:不许睡觉、不准上厕所、在寒冬的夜里被吊铐、毒打、高音喇叭不停的嚎叫进行精神迫害,强迫听诽谤大法的录音,如果不听就进行毒打和折磨。其中一个恶警叫嚣:“我就是流氓,我就是要迫害你。”一个劳教所的恶警都自称是流氓,其邪恶头子又能是什么呢,这不明摆着是一个流氓集团吗!

在劳教所内,同修朱有荣和张志彬被毒打致死,当天当班的队长是中队长王文萍,小队长张文君。同修秋丽英等多名大法弟子被送入精神病院进行迫害。2000年6月,我们多名女同修被一男恶警铐锁、毒打整整九天九夜,不准大小便,我们被打得浑身青紫,恶警让男犯人站在我们中间耍着流氓,不知耻地大声喊叫,说让我们大小便。这样的一个个连人性都没有的狱警都是江××用人民的血汗钱所豢养的,败坏着人伦,迫害着人民。

唐山劳教所的赵处长是躲在背后的邪恶指使者,他常以伪善的面目出现,其人阴险毒辣,所内的一切迫害都是他直接指使的。

我要控告迫害大法弟子的恶警和邪恶之首江××。如国际法庭调查,我愿意提供确切的迫害情况,早日将凶犯绳之以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