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老人自述在九江市劳教所遭受的种种折磨侮辱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3年7月27日】

亲爱的朋友:你好!

我是一个法轮功修炼者,只因说了一句真话“法轮大法好”,被一些邪恶的公安干警多次迫害。这次恶警竟然凭白无故地为了完成市里下达的劳教指标而抓我去劳教,九江市劳教所表面上是文明劳教所,实质上那里的管教干警为了迫害法轮功弟子,用尽其阴险、毒辣的手段,表面上他们对大法弟子的态度是平和的,背地里用减刑为诱饵利用吸毒的犯人残酷地迫害大法弟子。吸毒的犯人他们有的还送去进行专门的培训,回来担任大法弟子的“包夹”,一个炼功人二个以上的包夹,她们将大法弟子全部隔开。

名义上这些包夹是为了“照顾”我们的生活起居,“帮助我们”,实质上她们是监督我们,我们的一言一行都要受到控制,甚至上厕所都要得到她们的允许。这些包夹受上面的指令或暗示,对大法弟子残酷的迫害:几个包夹外加门外值班的犯人轮流不许我们睡觉,并且头顶墙体罚(头顶墙:人站在离墙稍远的地方,头顶着墙,身体倾斜,手背后做喷气式)。一连十几天不睡觉,两腿象棒槌,两脚变成馒头样,一种不行又换一种,顶铁柱子,顶塑料盖等等,姿势稍有不对劲,她们就拳脚相加,打得我浑身上下,青、红、蓝、紫没有一块好地方,她们又用拳头、铁架子打头,把我的头往墙上撞,头发被她们一把把的抓下来,半年过去了,头上的疤还未散去,留下的头痛病就更不用说了。她们不许我大小便,只要要求上厕所,她们就用脚踢我的下身(她们的脚上穿着大头皮鞋),让我两个月都不能正常行走,疼痛难忍,更无法申诉,踢我的包夹还说“我告诉你们用皮鞋踢她的下身,将她踢个半死,她也没有办法,这地方也不好给人看”。她们骂我师父,侮辱我师父,我抗议,她们就一顿毒打后,找来几个犯人将我放倒,扭手的扭手,抓的抓,打的打。将臭布堵我的嘴,数九寒天,她们将冷水泼在我的头上、脸上、身上,将房间窗户打开,北风呼呼地吹,一直未睡,体乏,浑身冰冷的,大家想想该是什么滋味。接下来还有更厉害的飞机铐,将两手拉平成一字形,脚悬空,脚尖点地,不许大小便等等,经过这么残酷的折磨,一个月就把我折磨得奄奄一息,皮包骨头,卧床不起,稍有一点良知的人看见我都落泪。

朋友们,请你们想一想,我是个老人,一个炼功人,为本着师父的教诲,做好人,向世人讲真相,救度世人,邪恶之徒却要治我死地而后快,天理何在?正义何在?我真心地希望你们了解法轮功真相,洗去对大法不好的思想,使自己未来免遭淘汰的危险。并将我这个法轮功修炼者所亲身经历的事情告诉你的父母,兄弟姐妹,亲朋好友,师长同学以及所有有缘人,使他们得救,你就是做了大善事,大好事,这也是我要说的心里话。

一位老朋友
2003年6月10日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