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我的亲身经历揭穿中央电视台的焦点谎谈


【明慧网2003年7月29日】昨晚看了焦点访谈“杀害拾荒者”嫁祸法轮功一案,我想任何一个人都很清楚,这无疑又是在给迫害法轮功找借口。试问:那么多为法轮功上访者,为什么没有一个被请到电视台单独采访,详谈认为法轮功好的原因?为什么无数受益者被打、被关、被判刑、被罚款,就是不让说出各自受益的经历?有的甚至被强迫送进精神病院,把已炼法轮功后日益健康的身体又摧残得精神分裂、家破人亡。那么多事实电视台不录用,偏偏隔一段时间就制造个栽赃案说法轮功如何不好,这岂不太牵强了吗?试问:无数手无寸铁的法轮功修炼者面对恶警的暴打、关押,都能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这与“不真、不善、不忍”的杀人犯有多大的天壤之别?难道他一句莫名奇妙的“反修”就把别人都否了?!他已经“不真、不善、不忍”了,连“炼功人不能杀生”(出自《转法轮》)这个最基本的修炼原则都不懂、不能遵守的人能是大法修炼者吗?

下面以我自己的亲身经历跟大家讲一讲。我从小身瘦体弱,头发稀少,打针吃药是家常便饭,用母亲的话说,“两天不感冒,三天早早的”(上医院排队)。别人打了针发烧就退,我是越打针越重,竟然发展成肺炎。上了学,手脚开始一层层脱皮,先是起水疱,接着水疱破了皮又裂开,奇痒痛难忍,只能看着出血却百药无效。我从小还有一个最可怕的病——便秘,其严重程度真是让我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每到那时,我都在想,“让我用什么换一时的健康我都干,别这么折磨我了!”当双腿蹲得麻木无知觉,全身痛苦不堪时,我真想:“要死快点死吧,我受不了了。”妈妈为我又心疼又无奈,只好帮我抠,每次都是抠出很多血,痛苦至极!记得一次大年三十的下午,看着别人过年看电视时高兴得哈哈大笑,而我却躲在厕所里倍受煎熬,别人过年,我过生死关,哎,那滋味只恨自己以前做过什么孽,遭这份苦罪!上师范学校后,又患上了胃病,越来越重,又是什么药都不好使,母亲背着我来回走,想分散我痛苦时的注意力,我知道我愧对父母愧对家人……亲戚看到父母亲在我身上费了那么多心,就叫我“小多”。参加工作后,一次刚进办公室就虚脱了,像马上要死的样子,同事赶紧给我家人打电话,妈妈五十岁的身体背着二十多岁的我,我又不省人事,多亏同事找来车把我送进医院找急诊……

我父母信佛,又练各形各类的气功,曾听别人说过诽谤大法的话,但单位里修法轮大法的人给我的印象却完全相反。每次分菜分东西,当别人为拿大的多的那份争得面红耳赤时,她们都坦然地解了围:“我家也吃不了那么多,那我要这份吧!”说着,拿起别人挑剩的小的坏的那份。我很钦佩她们,觉得她们人好,后来又知道她们原来身体很不好,有的甚至肝部长过瘤,有的曾常年手脚冰凉,过夜如年。炼了法轮功后,不但身体健康,走路轻盈,而且工作质量很高。冬天都可以在办公室把脚放在鞋帮上凉快凉快。那时我好羡慕,因为我从来没体验过身体这么好的感觉。别的教师要每天对学生发顿脾气,包括我在内,有时打骂也难治服学生。可我真敬佩炼法轮功的同事,她每天从不对学生挖苦、讽刺,常面带笑容,工作轻松愉快,学生尊敬她,喜欢她,她班的纪律常受校长表扬,真让我羡慕!常私下想:“什么时候,我也能学会‘不打骂学生就出成绩、出效率’这一招?”

九九年七二零过后,我的两位好同事为说句“法轮大法好”这句良心话,去了北京让所有人了解事实,回来后被无理剥夺了工作的权利。当她们班的学生被分到别的班后,他们很为自己昔日里慈母般恩师抱不平,写作文写从前那位老师怎么对他们关心得无微不至,平时别人一说他们老师坏话,孩子们就像被说到自己妈妈一样,感到剜心地难过。有一个分到我班的学生就是不写作业,说什么时候还让那位好老师教什么时候就写。我被孩子这颗真挚纯洁的心打动了。当看到数学老师狠狠地打这位学生的时候,我的心痛极了!这怎能怪孩子!难道他的话不是真话吗?难道他的老师去北京说的良心话不是真话吗?说真话的人却要被迫害,这是什么世道啊!当时的我多想对这个孩子说:“孩子,你知道吗?我也是和你的老师一样,也是一位修炼大法的人啊!”

其实,我已在七.二零之前得法了,只是别人还不知道。现在因为我的心很坚定,父母也渐渐认可了,只是怕心使他们常叮嘱我要注意安全。回想起当第一次翻开《转法轮》时,《论语》中第一句“‘佛法’是最精深的,……”就深深吸引了我,想起小时候,常听别人讲的修炼的故事,我很平静地看了下去。并没想过通过看这本书会得到什么,只觉得这本书很好,但没想到随着看书渐渐提高了心性,提高了道德标准,身体竟很自然地好了。以前胃病重,刚吃几口饭胃就又酸又胀,现在竟像肚子里没底一样,吃多少都不再有胃疼的感觉。同事问我:“你给上帝送了多少礼?那么能吃体形还那么好?我们减肥又要针灸又要挨饿,还瘦不下去。”因为炼法轮功,我的皮肤也细嫩得让以前的自己做梦都不敢想,以前一年两次的手脚裂皮、出血、痒痛难忍的滋味,现在都和我永别了。二十六岁的我,别人常认为是刚毕业的中学生。我曾消过两次业,连拉带吐,师父把不好的东西就这么给我清理出去了。

这么好的师父,这么好的大法,让包括我在内的无数生命受益无穷!我要告诉身边的亲朋好友、甚至不认识的兄弟姐妹、天下所有的人们,法轮大法真的是正法!是最正的!如果江氏邪恶政治集团不造谣、不诬陷,他根本找不到迫害的借口。如果没有这场迫害,会使更多的人受益无穷。我亲眼见过母亲练附体功后被附体的样子,很让父亲担心,但又没办法。自从我修炼后再没有出现类似现象。我知道这正是一人炼法轮功,全家受益啊!但因练假气功时间较长,母亲至今身体虚弱,2000年做了子宫大手术,那时父亲也刚做完大手术不久,他们的身体客观上与我形成明显对比。以前我是全家最担心的病篓子,现在竟成了众人可望不可及的唯一的健康人!

伟大的师父为了救度我们,却被诬陷,被蒙受不白之冤!作为弟子,我必须站出来为师父为大法说句公道话!被江氏邪恶政治集团打死人数还在增多,写到这我的心在流血,任何一个人性尚存的人都不忍心!他们是用自己的生命为无数受谎言欺骗的人们的未来负责,让大家明白真相,选一条光明之路。让我们珍惜这份万古机缘吧!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3/7/29/以我的亲身经历揭穿中央电视台的焦点谎谈-5478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