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悉尼民众反对23条大集会 上演立法后给各行业带来的灾难(图)

关注度:
【明慧网2003年7月3日】6月29日星期天中午由全球反对23条大联盟澳洲分盟主办,有多个团体参加的声援香港、反对23条立法的大集会在澳洲悉尼的中国领事馆前和中国城内,召开了新闻发布会并举行了从领馆至中国城的大游行活动。一场真人扮演的23条立法后,各个行业的香港人都有可能受到影响而招致麻烦甚至牢狱之灾的一出戏,吸引了大量过往行人驻足观看,人们从简单明了、生动的表演中体会到了23条将给香港人带来的危害。
悉尼领事馆前的新闻发布会上演立法后给各行业带来的灾难中国城的大游行

各界的代表民主中国阵线总部理事秦晋先生、中国劳工党主席方圆先生、全球反对23条立法联盟澳大利亚分盟发言人新南威尔士大学博士研究生张小刚、中国问题研究协会会员新南威尔士大学博士生李青、法轮功发言人John Dellar等人分别发表演说。澳洲民主党联邦议员艾登•瑞奇维也发来的支持这次大集会反对23条的信,他在信中说道:“澳洲的一些国家议员和人权组织经过商量一致认为23条实际是对香港基本人权的一种侵犯,我向澳洲外交部长唐纳先生呼吁希望通过他向香港政府提出停止23条的立法并且用一个更加有效的办法来制止恐怖主义蔓延,感谢你们参加反对23条立法的活动,并祝愿这次活动成功。”

秦晋先生在演讲中说道:“作为我们都有可能去香港走亲访友,那么这个23条立法已经干扰我们今后进入香港的自由。23条实际上更主要针对的是政治上的团体和法轮功团体。现在愈来愈看清楚了一国二制只不过是它当初为了能把香港收容回来的一个权宜之计而叫出来的口号。50年不变其实5天以后就变,而50年不变这句话本身也没有法律依据,它是靠一个人的一句话来定的也不是靠立法来定的。而中国本来就没有法的,就是有也是假法。中国宪法被修改过好几次,从来就没有真正实施过。它当初说50年不变、一国二制是为了让香港老百姓免于恐惧能够回来不要人都走光了。它立这个样板是给台湾看的,想把台湾给哄回去,但台湾现在是不屈不挠,坚决不回去。现在香港是愈来愈大陆化了,所以它树立了一个很糟糕的榜样。一国二制只是流于口号是权宜之计,应该说是失败的。”

“这次美国对23条提出了关注和美国众议院26日以426票对1票通过了一项决议,要求中国和香港政府撤消实施基本法第23条的提议,是美国它作为一个西方民主国家对其它主权国家的人权方面缺陷的一种批评是完全合情合理的,而且现在整个世界的趋势是人权高于主权。”

方圆先生说:“我受中国工党的委托来参加此次表达我们对中共把23条强加给香港6百万同胞的抗议大集会。六年前香港回归,我们对它有一种期盼,希望中国大陆香港化。香港在99年的民主自由的理念之下能够对长期封闭统治中国打开一个窗口,起一个潜移默化的作用。我们很担心的是香港大陆化,遗憾的是这种担心变成了现实。不是大陆香港化而是香港大陆化。就象SARS本身是天灾加上人祸所造成的,而23条是典型的人祸造成的,是钳制舆论、言论的结果,把中国大陆封闭式的统治搬到香港。这种人祸的之惨烈超过一种疾病对人类的危害,23条将给香港带来比SARS更厉害的灾难。”

“23条对中国大陆的老百姓来讲并不陌生,他们直到今天也是生活在23条之下。这23条也就是中共宪法中的四个坚持中的一条——坚持无产阶级专政的衍生物。对生活在香港99年的民主自由的人民来说,是一个非常沉重的枷锁。所以无论是中国的13亿人还是香港的6百万人都应该起来反对23条。”

张小刚在演说中指出:“当23条正在酝酿中,中国有个高官说过这样一句话,‘23条不立法,香港回归没有意义’,意思是大陆想方设法要控制香港的,香港的系统要归为中国的系统。所谓一国二制是一个虚话,在中国大陆生活过或者比较熟悉的人都知道,共产党取得政权之后,搞过许许多多运动,这些运动有一个很普遍的现象就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词。在大陆的这种体制下,如果一个人不管你有没有罪或者犯没犯过错误,只要当局的人对你不满或者不喜欢你,他总会找出各种各样的理由把你治罪,象反右、文革一直到六四的清查之类,直到现在高官之间的勾心斗角、人事斗争都用了这套办法。香港本来在回归之前就有了一套法律系统,能够很有效的防治这种欲加之罪何患无词这种行为。而23条就是要把香港这套原有的法律系统从根本上破坏掉,他就可以用颠覆国家跟外国势力勾结等任何一种罪名强加在香港那些对中央政府或当地政府不同意见、或者不满的人身上,把你入狱或者根本上的禁止。香港人民在这种恶法强加于自己的头上,要靠自己坚持维护自己的权利,也要为这种权利而呼唤。”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