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社“涉嫌特大系列投毒杀人案”


【明慧网2003年7月4日】有一则笑话,说是中国驻南斯拉夫大使馆被美军炸了,军委主席江泽民立即下令调查是不是美国的法轮功顽固分子干的,还透信儿跟美国总统,意思是如果美国配合的话,中国就不计较美国的险恶用心了。

如果你觉得这不过是笑话而已,那么当你看了新华社7月2日的报导,你就笑不出来了。报导说一个名为陈福兆的法轮功分子在浙江温州市苍南县投毒害死16名外来乞讨、拾荒人员。

我还真为法轮功犯愁。全国上下各大报纸一登,海外喉舌媒体一转载,马上就弄得沸沸扬扬了。要找当事人对质,人在人家的手里,找都找不着;上法庭辩护,人家不让你去,去了也不让你说话,说了就把你抓起来;法轮功常常呼吁让国际组织去调查,我看是一厢情愿。如果联合国去了,当事人一口咬定自己是法轮功,还铁了心说是为了法轮功好才去杀人害命的,你拿他怎么办?他自个儿的命在江泽民的手里攥着呢!找村民、邻居去取证?没准儿异口同声认定他是法轮功,你能怎么着?人家身不由己呀!那你想联合国的调查结果会帮助谁呢?前一阵子,闹“萨斯”,联合国卫生组织不就被骗得一楞一楞的吗?“萨斯”与栽赃法轮功还不一样。病可不认人,人人都是直接受害者,所以还有正义的医生站出来揭露揭露,而对待法轮功,至少从现实利益来看,只有说谎才能保自己的平安,那联合国调查到真实情况的可能性有多大呢?

当然,修佛之人不杀生的概念早就渗透到了中国文化。加罪法轮功,一大难以逾越的鸿沟就是如何说服大众这个“不杀生”的人如何开戒去“杀生”了。所以,每次江泽民一伙整出一个大的法轮功自杀杀人案,都要发明出一套理论来撑腰。下面我们按大致的时间顺序来看看“江泽民理论”是如何“与时俱进”的,一个典型特征就是作案行为逐渐从自杀走向杀他人,从杀亲人到杀生人,从杀个体到杀群体,给人的印象是,对于江泽民逐步升级的镇压政策,法轮功组织反而给予了积极配合。

1、理论之一:“不让吃药”
法轮功到底让不让吃药,双方各说各的。但是,作为一个成年人,吃不吃药是他自己的选择,只要不是有人武力胁迫,自己就要对自己的行为负责,不能怪到法轮功身上。比如,中国医疗费昂贵,许多平民真是有病不敢上医院的,耽误了事,总不至于要把据此把医院的收费室取缔吧?

2、理论之二:“发疯自残自杀”
中国大陆现有各类精神病患者一千六百万人,发疯是一个存在的社会现象,如果法轮功学员中出现的病例没用超过正常的比率,就不能笼统地归在法轮功这个团体上,需要对个案进行公证的调查。

3、理论之三:“圆满升天就是去死”
典型案例是天安门自焚案。本身有很多被揭露出的疑点,慢镜头显示当场死亡的女子是被公安下重手打死的。但是,把“圆满升天”等同去“死”是这个栽赃的理论基础。而“圆满升天”本是世界各个宗教信神的目的,要不为了上天堂,那些在庙寺、道观和教堂里的人岂不成了鬼混了吗?

4、理论之四:“从善心到杀心”(这是从自杀到杀亲人的转折点)
最轰动的案例是北京的傅怡彬杀人案。一直以来,法轮功就用修炼人“修善不杀生”来辩护,没想到中央电视台得高人指点借力打力,法轮功不是讲善吗?中央电视台参悟出“从善心到杀心”的怪招,法轮功还能把它怎么样?后来,陆陆续续报导好几起类似杀亲人的案件。可能是杀害自己家人对外人并不具有太大的威胁,后来,就发展为伤害他人为主。

5、理论之五:“真善忍实为真残忍”(开始暴力袭击外人)
典型的是内蒙古的赵合打死警察一案。赵合本人并不是学员,赵合的妻子是法轮功学员,因当时是春耕农忙时节,赵合被派出所三天两头来骚扰所激怒,争执中用铁锹将一名警察打死。

6、理论之六:“破坏社会、丧尽天良”(开始骂街,什么坏事都要拉上法轮功)
美国流行炭疽病时,江泽民也没忘记与时俱进,在上海召开亚太经合会前夕,开始散布法轮功“传播炭疽病”,想统战外国元首,一起来打压法轮功。非典时期,就更离谱了。法轮功宣扬自己能抗增加免疫力,这有什么错呢?就象有人说打胸腺素、喝中药能抗“非典”一样,信不信由你。新华社也知道这一点,于是就演变成法轮功学员要染上“非典”到全国传播,很是骇人听闻吧?反正就是要挑起大家来仇恨法轮功。其他的,什么破坏铁路呀,时有报导。

值得一提的是,法轮功的电视插播。新华社就是不提人家插播的什么内容 (主要有关自焚骗局的)。还找来一个农民说,耽误了他学科学。可是,这几年报纸电视电台不停地批人家,那占用了全国人民多少学科学的时间呢?我看几百万硕士生都该用这些时间毕业了。

7、理论之七:“杀乞丐有利于提高修炼层次”特大系列投毒杀人案 (从杀个体转向杀群体)
终于,新华社对法轮功大开杀戒了。感谢新华社,特别地选择了连身份都搞不清的一群人“外来乞讨、拾荒人员”来当被害人。可能是小试牛刀,看看社会反应吧。当年芳林小学爆炸,说是一个疯子干的;石家庄连环爆炸案,是一个什么残疾人干的;这回毒死乞丐的,又成了法轮功。反正新华社的意思是,中国形势一片大好,闹事的都是那一少撮人。

陈福兆投毒案是6月26日发现,但新华社当时并无报导。13年的大好形势下来,还有这么多的“外来乞讨、拾荒人员”?多丢面子呀!等到栽赃到法轮功头上时,立刻来劲儿啦。当然又要发展出一套“乞丐理论”:“乞丐、拾荒人员在人类中属最高层次,杀死乞丐、拾荒人员会有利于修炼“法轮功”。大家一看都明白,这是新华社的又一发明。

写到这儿,我到想起一个问题。上面出的这些事基本上都是江泽民镇压法轮功以后发生的。那么,这以后呢,大陆的法轮功已处于地下状态,学员常常要被抓去“转化班”洗脑,流传着不少公安搞的假经文,也听不到法轮功创始人的讲法,也不能与海外法轮功很好的交流。可以说,陈福兆供述的“乞丐理论”,是在与主流法轮功断绝多年来往,被转化洗脑,天天学习江泽民的三个代表的情况下异想天开出来。如果要归罪,是放到法轮功上呢还是放到江泽民的头上更合适?

当然,更可能是,陈福兆只要承认自己是法轮功,就算戴罪立功,什么都是别人编排好的了。

新华社造假,这是天性,没什么好说的。但是,对于那些记者本人,希望还是要好自为之。我最近在看中央电视台的主持人介绍时,注意到那个《焦点访谈》的大牌主持翟树杰,对自己反“法轮功”的英勇事迹很是“谦虚”。在新浪网上,有关他的介绍中,反“法轮功”是一大项。确实如此,反法轮功的节目《焦点访谈》中国第一。可是,一个偶然的机会,看到了他自己在央视网站上的专页,内容更多更细了,恰恰抹去了有关反“法轮功”的光荣历史。看来,他自己对造谣生事的勾当还是很明白的。不过,就不知道被他伤害的百姓会不会放过他。

新华社在未来还会造什么样的谣呢?它什么都会做的,我看不怕做不出来,就怕想不出来!好在谎言说大了,也就自讨没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