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女子戒毒所部分恶警恶行实录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3年7月7日】张平:女,哈尔滨女子戒毒所大队长

事实1:想尽办法给法轮功学员洗脑。2001年3月找来科痞何祚庥来所“对话”。张平诱使被洗脑者将这个科学骗子奉为圣明,听他讲中央对他所认为的“顽固不化者”的态度和一些强权和欺骗性的谎言。这次对话还被录像,用以炫耀、欺骗更多人。

事实2:2001年4月25日搞所谓的“义诊”,侮辱大法,欺骗世人。找张积娴做诬蔑法轮功的报告。

事实3:把长春一些乱法者编的书买来强行给每人发三本,让每人还必须买一张光盘,扣钱买。洗脑时每天念这些书。

事实4:唆使一些犹大败类,干扰迫害坚定者。

2002年春节前夕,为提高所谓转化率,张平听从邪悟者李玲(牡丹江人,28岁)的建议,把李玲等崇拜的所谓高人、自诩“早已修成圆满”的李英旭(鹤岗人,38岁,研究生)从牡丹江看守所调来。他们专门利用李英旭做洗脑,邪悟什么“在法上转化”,“转化后修得高”等等,迷惑了几个人。所里利用她们几个人不仅迷惑、欺骗本所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还蒙骗绥化劳教所转来这里的法轮功学员。绥化劳教所有四名学员被她们洗脑邪悟后,回去以讹传讹,用这套邪悟理论蒙骗那里的坚定者,造成很坏的影响。

每当所里坚定不屈的法轮功学员有正法举动,如反迫害绝食、抗工、不报数、不问好、因经文被搜走而绝食抗议时,所里马上实行“严管”,同时立刻把李英旭调到该寝室,她自己号称“替师父来管大家”,几乎天天骂,断章取义法中的话,极尽诽谤、攻击,甚至在2002年12月肉体折磨蹲铁架子的法轮功学员时也把她找去同时进行精神折磨。所里恶警把她当作打人的棍子。

事实5:2001年春天,组织邪悟者到大庆看守所放毒,给那里关押的坚定修炼者洗脑,起了很大的破坏作用。

宁立新:女,哈尔滨女子戒毒所教导员

事实1:配合造谣宣传媒体──省电视台录制侮辱、诽谤大法的节目。每次省台为呼应中央电视台搞造谣节目时,都由她组织人选,提供能让上头“放心”的人。这些人被安排在前排就座,便于采访,按他们要求说出他们希望的声音。他们认为“不放心”的学员放在最后或安排在其它教室,确保制假成功。这些“典型”几乎成了固定被采访对象,一有采访、参观者找谈话、问卷调查、开座谈会、到市里看展览谈感想的机会,每次必被叫上去,成了这些恶警的“政绩”,成了她们反法轮功的宣传工具。

事实2:宁立新负责劳教所的洗脑,研究、刺探被洗脑者的一切思想、个人情况、动态,策划、制定方案对策,利用一切她认为可以利用的因素:家人、亲属来闹;丈夫离婚、老人有病、孩子考学等,还根据学历、特长加以任用、减期等,只要能打动人心的,她们都会派人或亲自去钻空子,借以动摇法轮功学员的正念。

事实3:建立“广播站”,作为麻痹催化剂,动摇法轮功学员的意志。

2002年8、9月份建立“广播站”,每屋安一个喇叭,每天三次播放诽谤大法的材料、“所规所纪”、和妥协者在强制或被欺骗后所写的材料,以此扩大影响,向外界公布“你已经彻底转化了”,让学员振作不起来。

事实4:参与策划实施2002年11月开始的对坚定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逼迫大量学员在非人的肉体和精神双重残害下违心写“三书”和“揭批”。

陈桂清:女,哈尔滨女子戒毒所副所长

事实1:实施监督2002年11月开始的对坚定法轮功学员的长期慢性残酷折磨。11月3日她在动员会上疯狂叫嚣:“都得转化,实在不转化也得松动”。随后带领恶警在11月迫害开始的几天中,几天几夜不回家,到地下室观察被折磨法轮功学员的情况,想方设法逼迫妥协。

事实2:在酷刑折磨下违心妥协的学员纷纷声明强制洗脑言论作废后,她对声明较多的中队队长严厉批评,催她们想办法压制,促成了恶警将法轮功学员再次置于更残酷的折磨中。

事实3:当众威胁、侮辱坚定的法轮功学员。在2002年11月3日洗脑会上,她讲话时,公开侮辱坚定的法轮功学员于真杰(牡丹江人),威胁拒绝喊“管教好”的坚定大法弟子李红霞,看到李红霞被铐在仓库架子上七昼夜,十几天不让回寝室正常睡觉,手腕被铐得起大泡,阴阳怪气地说:“你挺能承受啊!你受伤的大泡消下去了?哈……”

事实4:伪装假象欺骗学员。对因绝食抗议而身体虚弱的呼兰大法弟子杨瑞芹,表示对她照顾,不让她在地下室蹲着,而让其在寝室里从早蹲到晚上12点。对在被罚蹲时还被恶人泼水、电棍电的大法弟子王桂香,还假惺惺地送来药,让她别挺着。

王立梅:女,40多岁,副中队长。自从2002年被提了当副中队长以后,表现非常邪恶。她对坚定修炼的法轮功学员非常痛恨,对写了“严正声明”的学员恶声痛骂。她逼迫二楼蹲小号铁架子的法轮功学员在承受不住时骂师父、写“三书一揭批”,否则不给解开。对看管四楼仓库内法轮功学员的刑事犯焦红,怀疑她同情法轮功学员,而对其拳打脚踢。她随便就把法轮功学员叫来搜衣服,翻经文,对孙秀敏、魏君就这么做过;对因绝食抗议非法关押而体弱、心脏不好的杨瑞琴,王立梅厉声威胁说:“怎么难受也不许躺。”

王冰:女,20多岁。在给法轮功学员上的“法律课”时,强令学员自己编案例,把进京上访、发真相传单等说成“违法”;上完洗脑课后,逼着法轮功学员写有关的批法轮功的“作业”,给家人写所谓的“忏悔信”,达不到她要求时,就大声呵斥,让重写,没文化不识字的也让别人代笔写,“谁不写也不行”。看造谣、洗脑的录像时,不许低头、闭眼睛,副教导员牛小云甚至拿着电棍来回走,逼法轮功学员看。

白玉昆:女,40多岁,已退休了仍上班。经常给比她年轻的警察出主意怎样折磨法轮功学员,如对“抗工”的学员先让口头答应干活,不答应就体罚、挨冻、戴铐子蹲着,何时受不了,书面写详细保证,否则不给下来。对魏君、高淑艳、孙秀敏都这样做过。大庆人刘艳华被蒙骗邪悟以后,白玉昆摆出一副伪善面孔,利用“离婚”诱导刘艳华亲属加重干扰、破坏她的正信;同时,又以“信任”的姿态让刘担任各种角色,给别人洗脑、发言,为所里歌功颂德的联欢会报幕演节目等,使其在错路上越走越远、不能自拔。

刘祝杰:副中队长。她利用各种机会要挟法轮功学员放弃修炼。

以上几人单位电话:0451---82424046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