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一次去农村讲真象的经历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3年8月2日】7月14日,我和同修A去农村发真相资料。我们下午5点多钟走的,再晚就没有车了。带点干粮,拿上两根黄瓜,天不黑我们就到了农村。我们先在一个树林子里坐下来,学法、发正念,等到天黑,我们上村子里发资料。很快发完两个村子,到第三个村子时,我们两人分开发。当我发到村子中间时就听到有人说话声,我绕开了,继续发资料。心想,同修A可能也躲开了。

其实就在我继续发的同时,同修A遇到了麻烦。后来得知,我听到说话的就是同修A和村主任。村主任说他在房顶上,看见我们就从房上下来偷偷的跟踪。我们在前面发,他在后面拣,后来他就坐下来等。他知道同修A去的是一条死胡同。同修A发到头往回走也发现了他,但躲不开了。村主任对法轮功学员发真相资料不理解,硬拉A上村委会去,边说边抢同修A的兜子和电筒。同修A一直发正念,心想决不配合邪恶,村主任没有抢去,就踢了同修A两脚,又打了一个耳光,并扬言要给公安局打电话。同修A一点没害怕,一边不停地发正念,并请师尊加持,一边乐呵呵地说:“大哥,你先别生气,听我把话说完,你再打电话也不晚哪。我们真的是在救你的,你先看看光盘,看看资料,了解一下真相,你对我可能就不这样了。电视播的‘自焚’和傅怡彬杀人那都是假的,是硬栽赃给法轮功的。我们是修‘真、善、忍’的是不杀生的,连动物都不杀,怎么能杀人呢?再说,警察也不能背着灭火器巡逻呀,救火也不能等着喊完口号了再盖灭火毯吧,你看谁救火那样救呀,分明是在演戏嘛,一看就是假的。再说那个小女孩气管剖开了,还会说话、会唱歌。还有那个自称学‘法轮功’六年的王进东,盘腿都不会,结印也不会,他能是法轮功学员吗?那不是假的吗?”

这时我把整个村子发完了也没见到同修A,找了两圈也没找到,心想决不能丢下同修不管。我就用手电照,这一照他们就冲我来了,我一看多了一个人,心想出事了,但我没有害怕,心里很踏实,很稳。因为我知道自己做的是最正、最好的事,是救人来了,所以心里没有怕的感觉。

村主任问同修A:“你们是一伙的吧?”同修A没有吱声,他就问我:“发完了,还有多少?”我说:“快发完了,没几张了。”他又过来抢我的兜子和手电,手电被抢去了,兜子没抢去,我和同修一直发正念,决不配合他。村主任说:“这回人齐了,走吧,上村委会。”我说:“上村委会干啥,我们也没干坏事。”他再次扬言要给公安局打电话,让公安局来抓我们。我心平气和地对他说:“您了解法轮功吗?”“从电视上看过。”“我们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都是按师父教导的‘真、善、忍’去做的。‘真’就是说真话,办真事,‘善’就是重德行善,处处为别人着想,‘忍’就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有矛盾从自己这里找原因,您说我们是好人还是坏人?如果您认为我们是坏人的话,那什么样的人才是好人呢?电视上说的全是骗人的鬼话,没有一句真话,全是造谣中伤,希望您千万不要相信电视的。”这时他态度有所缓和,不象刚才那样凶巴巴的了。

同修A说:“你想这黑灯瞎火的,路又不好走,我们图个啥,难道我们不愿在家舒舒服服的睡觉吗?大老远的把资料送到你们家门口,不就是为了让你们明白真相,不受蒙蔽吗?”我说:“我知道你们抓我们能得奖金,可是你想这钱能好花吗?能常花吗?你知道这么做的后果吗?那可就损了大德了。不是我说的话不好听啊,我说的是真心话。”他说:“上边开会了,抓一个奖一千,抓你们俩就是两千元。不过现在我不想那么做了。”并主动要求到村子外边好好听我们谈谈。于是我们一起来到一个苹果园。我诚恳地告诉他,炼功前我是轻度脑血栓患者,走路不便。炼功后全都好了,我这60来岁的老太太走了这么远的路,丝毫没觉得累。我们又讲了几个严重病人炼功后康复的例子,又讲了大法在海外洪传的盛况,并告诉他大法资料来之不易,一定要珍惜,明白真相就是缘,就是福。就这样一直谈了两个多小时。这时他象换了个人一样,说:“原来法轮功这么好,我想让我老伴也学,能行吗?她是信佛的。”我们说:“行。”他问:“你们怎么学?”我说:“就一本《转法轮》,我们都看几百遍了,还看不够。”他问:“还有吗?”我说:“如果你诚心想学可以给你找一本。”他说要有的话给他一本,我们说:“今天晚上就给你送来。”这时已是凌晨两点多了。

这时村主任跟我们说了许多心里话:“本想抓你们挣一笔钱,现在听你们一讲,我真的明白了,这缺德事不干了,昧心钱我也不挣了。钱不常花,善恶有报。”我们说:“太好了,你真明白了,我们真为你高兴。”他说:“我把你们放了,对子女有好处吗?”我们说:“有、有,你是功德无量啊。”“那你们还发点吗?”“我们还有资料,再发点也行。”“那好,我帮你们发。”于是,村主任给我们带路,又发了一个村子。因为他路熟,哪家的情况他都清楚,所以哪家放光盘哪家不放光盘他都告诉我们,没人住的空房也告诉我们,避免了浪费。他捡的资料也都发出去了。有单独一两家的远一点儿,他就叫我们休息一会儿,他自己去发。很顺利,一个多小时就发完了。一看表已是3点40分。村主任说:“要有资料再发一个屯也行。”我说:“不发了,你也一夜没睡,回去休息吧。”他又有点不放心地问:“你们晚上真能来吗?我们怎么会面?”我说:“肯定来,晚上七点多钟你等我们。”他说:“地点还在小苹果园或村头的变压器处。”我说:“好吧,晚上不见不散。”村主任又提出要用车送我们,我们执意不用。他说:“你们这么辛苦,这儿离公路还有八里地呢。”我说:“没事,只要你明白了,再有八里我们也走得动,放心吧。”

就这样,我们走了五里左右,过来一辆三轮车,一问正好是去县城的,我们就坐上了,到家才六点半。

回来后我们又和同修B切磋,同修B也同意晚上送书去,并在家帮我们发正念。我们又带了些特别有说服力的、能一看就懂的光盘,磁带、真相小册子、还有卡片等。晚上我和同修A租了一辆车七点半准时到达,可是约定的两个地点都没有人。我就叫同修A和车在变压器处等着,我自己进村去找。一打听就找到了村主任家。刚一招呼,他老伴就出来了,一脸不高兴的样子。我说明来意。随后村主任也出来了,不好意思地说:“你还真来啦。”我说:“我们炼功人说话是算数的,不说谎的。”我们就在大门外聊开了。不一会儿,村主任的两个儿子也出来了,一起听我讲真象。从自焚真相到大法洪传60多个国家;又谈到邪恶之首在国外被起诉,还谈到炼功治病奇效、积德行善、因果报应等等,谈了很多很多。真是师尊的加持,我都不相信自己说话怎么那么有条理、有说服力。我越说越来劲,他们越听越爱听,气氛非常融洽。

这时同修A也找来了,因为时间太长了,她不放心。主任忙搬大石头给同修A坐,他老伴拉着同修A的手不撒开,说:“昨晚的事他回家都跟我说了,我说咱不做那缺德事,不花那昧心钱,虽然盖房子,又供学生上学是困难点,那咱也不花那昧心钱。但我也不学,你也别去了,就这样他才没去接你们。没想到你们真的都这样好,法轮功是挺好。”她儿子把书接过来,说:“妈,让我先看看。”我们总觉得有说不完的话,因太晚了,怕司机着急,只好告辞了。

就这样在师尊的呵护下我们平安返回。其实,有师在有法在,我们真的什么也不用怕,因为我们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师父不希望落下一个弟子,我们也不应该落下一个能被救度的众生啊。

我再补充点,我们在发资料时有很多次奇迹发生。本来乌云密布,好像天都压下来了,我们就那么一想:师父啊,不能下雨呀,刚发的资料不能被雨淋湿呀!结果天就晴了。有时天阴沉沉的黑黑的,什么也看不见,我们就想要有个月亮多好啊,结果月亮真的出来了。还有一次发资料时,狗呼地一下就出来了,同修A说:“别咬,我来救你们来了。”狗真的没咬,就回去了。还有很多神奇的地方,这里就不一一列举了。

同修们,让我们共同精进,做好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应该做的那一切,否则,真的对不起师父、对不起自己,也对不起众生啊!

说的不对的地方,请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