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沙漠中登机前的那一刻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3年8月26日】我是从1996年1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由于法轮大法是按照宇宙特性“真、善、忍”的标准指导修炼的,注重心性的提高,重德修炼,所以提高得非常快。我修炼不到一个月身体就被师父给净化下来,走路一身轻,有腾云驾雾往起飘的感觉;打坐时也有上拔往起飘的感觉,我知道这是大周天通的表现,只是为避免起显示心,师父给锁着不让真正起空飘起来。而且平时身体经常有被能量包容的融融感觉,非常舒服、美妙,难以言表。

在我修炼快一个月时,就感到小腹里的法轮在快速的转动,那时我正在看“师父在广州讲法”录像。有一天,我去一个同学家串门,当我跟他谈起法轮大法修炼时,我感到小腹里的法轮比平时转动地更加猛烈。随后的几天里,我又去过他家几次,而且每次我都感到小腹里的法轮在猛烈地转动。同学说每次我一到他家,他就犯困想睡觉,我到之前他不困,我走之后他也不困。这我才意识到师父讲的“法轮内旋度己,外旋度人”。这正是法轮给他调整大脑,因为我这个同学经常熬夜学习,用脑过度,给他调整大脑时,让他大脑处于睡眠状态,所以他才犯困。后来我给他听过师父的讲法录音,同样他也犯困,确实他的大脑得好好地调整调整。

我从修炼一开始,就处处按照大法的标准来要求自己。工作兢兢业业,无怨无恨以苦为乐,不计个人得失。我通过修炼大法,心性得到提高后,身心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家庭也和睦了。由于我从96年底经常公出在外,有时二、三个月不在家,我爱人曾跟我说过,她单位的同事问你丈夫总不在家,你对他放心吗?不怕他在外面乱搞吗?我爱人非常自信地回答,我丈夫是炼法轮功的,他不会干那种事。

法轮大法要求我们注重心性的修炼,不断去掉自己各种不好的想法,严格要求自己,处处为别人着想。那些只练动作、不修心性的人,是不会得到提高的,也不能改变任何东西,病也不会好的。记得有一天晚上,我感到身上发冷,头有点热,不到9:00点就躺下了,我爱人觉得奇怪,因为我很少睡觉那么早。第二天早晨起床后,头很沉,还是很难受。我想这样下去可不行,于是我就打扫房间卫生,爱人说平时很少看你扫地,今天你倒勤快了。就在我快扫完地的时候,身体一下就轻松了,什么难受的感觉都没有了。我更进一步体会到炼功人的消业与常人的病态有本质的不同。对炼功人来讲,只要心性提高了,消业状态很快就过去,而且消业后一身轻,不象常人好病后身体很虚。

我还经历过一件更神奇的事情。那是1999年3月初,我在沙漠中登机前遇到的事。当时我和同事们在飞机(运-12小型飞机)前方20米处拍照留影之后,我从照相机里取出胶卷,回过头看到就剩下我一个人还没登机,于是我急忙直奔飞机跑去。当我上飞机后刚坐稳,地勤紧接着跟上来,脸煞白地手指着我说,你今天命真大,你的头再高一点就搬家了。我当时心里很平静,知道这是在师父保护下躲过一劫。地勤和飞行员说几句话就下去了。随后飞机就起飞了。

事过一年半后,在2000年10月底,我与当时在场的一个同事无意的谈起此事,才知道当时的具体详情是怎样的。当时我这个同事和地勤还有其他几个人,正站在机翼侧面距离飞机有20几米处聊天,我与他们同飞机正好形成一个直角,地勤忽视了我也是一名登机的乘客。当我奔向飞机时,地勤看到后使劲向我高喊危险,但由于飞机发动机噪音太大,我根本听不到他的喊声。当我从飞机的螺旋桨下钻过时,他们从螺旋桨侧面看到喷出一团灰尘(因沙漠里风沙大,机翼内壁附着的灰尘,在螺旋桨瞬间停顿造成的逆涡流时被清理出去)。飞行员在驾驶仓里也向我高喊危险,那我就更听不到了,当时人人都替我捏一把汗。飞行员回头能看到螺旋桨的正面,他跟地勤说,当我从螺旋桨下钻过的瞬间,螺旋桨打了个倒转。这说明我正好利用了螺旋桨瞬间停顿的这个时间差,从两个浆叶间钻过去。这个巧合太难找了,从概率上计算几乎是不可能,而且飞机发动机并没有发生故障,依旧正常运转,从物理学也解释不清高速旋转的螺旋桨瞬间停顿的现象。飞机降落后,我特意观察了发动机停止转动时,螺旋桨浆叶底端正好触到我的肩膀。这时我才有些后怕。现在谈起此事我还心有余悸。

修炼就是超常的,只有严格要求心性的提高,按照大法的标准去修炼,才能改变修炼者的人生道路,才能真正地提高上去,达到返本归真,功成圆满。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