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宙文章宇宙魂 论语初论真善忍(下)

反思现代人类道德精神之三:云帆沧海篇


【明慧网2003年8月3日】(接前文)

(三)法轮转动天地春

1989年苏联东欧巨变,乌托邦的头头脑脑们因造结果而后各得其所,血溅刑场者有之,身系牢狱者有之,旧瓶装新酒者有之,悔悟图变者有之。总而言之,对进化一族而言,社会科学的一根‘天柱’折了!仅仅过了两年,美国加州大学柏克莱分校法学院,一位公认最具资格评论进化论的法律教授詹腓力,以一本‘审判达尔文’给予进化论致命一击。自詹腓力教授下达判决书之日起,我们耐心等待了十来年,败诉的科学教及其进化一族至今仍不能提出有份量的上诉,横行一个多世纪的进化论伪科学终于遭遇到了它的克星--犀利的逻辑分析。显而易见,对进化一族而言,赖以支撑自然科学的一根‘天柱’也折了!

天柱折,地维绝,谁可补天?人类的希望和未来究竟在哪里?彷徨歧路的人类的出路安在?正是:

停杯投箸不能食,
拔剑四顾心茫然。
欲渡黄河冰塞川,
将登太行雪满山。
行路难,行路难!

那么,行路究竟难在哪里?首先,在假冒伪劣横陈、人妖颠倒造势、流毒源远流长、正念无存的当今之世,要真正理解并接受一个普通真理谈何容易,更遑论诚悦信服宇宙与生命的终极真理了!例如在大陆,经过半个世纪全体规模全方位的洗脑,无神论者要占绝大多数,和解放前整整倒了一个个。你若告诉他们:科学实验证明人是有灵魂的;他就说:有灵魂那敢情好,可是我不相信,我相信人死如灯灭。在他们的想象中,生命真的成了一颗颗流星,迅忽而来,一闪即逝。

其次,国人上当受骗成了家常便饭:一骗两骗三四骗,耳聋眼花框中人;五骗六骗七八骗,迷失本性失诚真。骗得国家丧国本,骗得民族丢灵魂。直把妖言当真理,居然流氓称神圣!人们都被骗怕了,被骗出条件反射来了,以至于当生命的真理,人生的重大机缘向他走近的时候,却本能地拒之门外。

特别江泽民一伙倾一国之力,以党国残剩之诚信为经,以凶残铁血加低劣谎言为纬,编织成一个妖魔化法轮大法的弥天欺世大网,可怜罗网之中龙的传人(包括受控制的海外华人),折断了自由翱翔的思想翅膀,失去了灵性。例如,作者和疾病缠身的老朋友谈及法轮大法健康调查报告,劝他炼功祛病,他把脑袋摇成货郎鼓,说他可不想“圆满”,像刘春玲那样。可见,江泽民一伙关于炼法轮功“自杀圆满”的无耻烂言还很有市场。作者还在电话中和一位老同学谈及台湾中小学自由修习法轮大法的情况,他很紧张,大声回答说:他身边就有一个“走火入魔”的。其实他不是说给我听,而是向窃听电话的国安特工人员申明立场,免惹灾祸。实在令人感慨万千,一个生命竟然做不了自己的主,连自己的命运和未来都无可奈何或放心大胆地托付给那个历史证明十分靠不住的党了。

然而,坚冰业已打破,伪科学屋顶正在拆除,尽管彻底清理废墟和垃圾尚待时日,作者相信:反面经验同样是重要的精神财富,人类的精神解放定可预期,理智的人类大多数必能接受教训,更加坚定地走出唯物无神的误区,从根本上校正人类在宇宙与生命问题上视觉系统误差。

柏林墙的坍塌,达尔文的审判有如两颗信号弹,在人类道德精神的沉沉夜色中腾空升起。预示人类的精神觉醒与道德回归,以及命运的剥极而复。紧接着旷世巨典《转法轮》的应运而生,如同真理的阳光君临大地。伴随着法轮大法的洪传,一个净化人心净化社会的伟大历史过程悄然展开,并以沛然莫之能御之势磅礴于全世界。近四年来,法轮大法弟子置生死荣辱于不顾,可以说其实只做了一件事:证实宇宙特性真善忍的存在,用他们生命的超常变化,也用他们精神的伟大升华。在‘法典洪传日月煌’一文中作者对此做了详尽的阐述和由衷的赞颂,正是:九州黄钟唱大法,中原魔火炼凤凰。

江泽民一伙对大法弟子的破坏性检验,不仅是针对追求真善忍的人们,其实也是针对真善忍的。如同世界上一切事物都包含二重性一样,邪恶者以史无前例的残酷方式从反面衬托了那生命之本:真如真理之光,威严地暴露一切妖孽于众目睽睽;善若春凤朝阳,和煦地融化一切邪恶玄冰于光天化日;忍似弱水柔钢,静静地消解一切凶残暴戾于灰飞烟灭。在假丑、邪恶、凶残背景反衬下,愈加彰显宇宙特性的金刚不破与至高无上,并向众生明白宣示:法轮常转,佛法为宇宙与生命之本,为一切生命的智慧与证悟所无法逾越。

旷世巨典《转法轮》在首篇论语中告诫世人:“如果开辟这一领域,就必须从根本上改变常人的观念,否则,宇宙的真象永远是人类的神话,常人永远在自己愚见所划的框框里爬行。”爬行于自划愚见之框的框中人,唯以框中所见为真,余者皆斥之为迷信,殊不知划地为牢,已经自锁于迷信的牢笼之中。爬行于自划愚见的框中人,对真理缺乏卑谦的美德,永不见框外的真山真水,框中称王为大,所以有时还很莫明其妙地骄傲,反而觉得《转法轮》口气太大,真有因此而不能读至终卷者。其实终极真理自有一种王者的威严,与伪科学的虚张声势,变幻无方,有天渊之别。若不怀着对真理卑谦的态度,就只能永远踯躅徘徊在真理的大门之外。

不过,若从更阔大的时空视角来审视人类这段历史,一个半世纪的人间噩梦只不过是一个短暂的序幕,醒来应是旭日东升春光无限的清晨。在结束本文之前,作者还要向读者诸君传达一个重要信息:流传于世界各国的所有预言,其中不少直接预言了法轮大法的洪传,例如中国的梅花诗,烧饼歌,韩国的格庵遗录等等。特别,它们都有一个重要的共同点,即预言的期限全部到当今之世截然而止,无一例外。这意味着:未来的历史,即使是极高极高的大觉者也不能预见了。玛雅预言更指出:自1992年到2012年是银河系一个五千年大周期天象的最后廿年,在这廿年中,必然发生一个伟大的净化地球净化人类的运动,并在周期结束后迎来一个无比灿烂辉煌的人类新纪元。这个预言同时被诸多的预言所映证。一句话:欣逢一个前所未见的伟大时代,我们都三生有幸,我们都应当好自为之,万万不可辜负了这个时代和我们自己。

然而事出非常,除了一亿多法轮大法弟子之外,尘封已久并深度冰冻的人类大脑,还需要假以时日,才能品味出:在这世纪之交,正邪大战的连番风雨,几经磨难的正法历程,正在揭开那非同小可、非比寻常的大事因缘的神秘面纱;正在启动那庄严无限、殊胜空前的人间正剧的壮伟帷幕!正是:行路难,行路难。多歧路,今安在?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渡)沧海。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