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因上访讲真相被数次关押戒毒所、劳教所

【明慧网2003年8月5日】我因身体多病,为祛病健身1997年开始修炼法轮功。1999年7.20邪恶开始镇压。为了维护大法,向政府说真话,2000年5月我到北京上访。在天安门广场便衣问我们是干什么的,我很坦然地告诉它们“我是炼法轮功的”。它们把我抓到了天安门附近的公安局非法提审,然后又送往驻京办。后被市公安局关进了戒毒所24天。在这期间强行拍照、按手印、提审3次;又向我的儿子施加压力,挑拨我们母子关系。

从5月份开始扣发我的工资,只发250元的基本生活费至今。从戒毒所出来后,居委会一直监视我,威胁我不准炼功,规定我去哪里都要请假;我一切都不服从,不配合。

7月的一天晚上,派出所4人、居委会1人来我家抄家,抢走我的炼功带、手抄《转法轮》、心得交流。把我押到值班冈亭,公安局一科长和派出所十多人恐吓我不准我炼功,说要把生活费都扣完。当时我心态很正,给他们讲真相,到晚上1点多钟才放我回家。

8月份,我给单位领导讲真相,给了他两张真相资料,结果他到公安局去举报我,恶警审问了我三天,逼我说出资料来源,我不配合,最后它们也无可奈何。

10月份,我到河北妹妹家探亲,11月准备回家时在旅馆住了一夜,被不明真相的老板举报,派出所的恶警来抄到大法书籍,把我抓到派出所。我本来是探亲路过北京,就这样也要遭到迫害。11月下旬,单位说我又上了北京,强行把我交给公安局,公安局又把我再转到市公安局。它们又提审我,叫我签字,我不配合,它们就把我拘留至月底,然后转到戒毒所又关了两个月。它们强行给我拍照、按手印,判我劳教一年,并给我的儿女们施加很大压力。

2001年我被送往资中楠木寺进行洗脑,半年后从劳教所回家,单位和公安局强制不让我炼功,后来我表明了坚修大法的态度,它们就用扣发工资来迫害我。2002年7月,恶徒搞了一张表格叫我承认上北京、被关、被扣工资、被劳教都是因为自己不对,证明它们是对的,可我却在表格上签了“全盘否定,一切作废”,邪恶气急败坏,250元基本生活费都不给我了。

10月我回老家儿子那里去生活,正赶上快要开十六大了,不法人员怕我又上北京,公安局派了一人,又把我单位的书记和我一位要好的同事叫到一起,将我押回。软禁了一个多月,后又派一人将我押送回家。当晚610三人到我家里来,它们伪善地买了点东西,要我别上北京,别宣传,别集会;同意了就恢复原工资。我不配合,东西叫它们拿走。第二天派出所的恶警强行将我送进洗脑班,但是我们每天都在讲真相,结果它们就不怎么管我们了;关了我们29天,邪恶的阴谋又破产了,只好放人。

2003年我去找单位领导,告诉他们修炼“真、善、忍”没有错,工资应发给我,结果只补了从去年8月份到今年3月份的基本生活费,但是全额工资从2000年5月至今三年多了一直未发,它们一直是用扣发工资来迫害我。

我们只是一群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的修炼人,好人中的好人,可是却从99年起被江氏小人迫害,一直把广大的修炼群众推到政府的对立面,用国家机器进行着迫害,望世人认清江氏流氓集团的邪恶,将其推上人心的法庭、道义的法庭、人间的法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3/8/5/5516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