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遭受的迫害:丈夫被做人质关押 母亲在忧愤中去世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3年8月7日】2001年5月29日,我们一行七人去北京证实大法,被恶警关押在驻京办。我们几个被铐在暖气管上,当天晚上被押回县拘留所。第二天丈夫、儿子、女儿、女婿都来劝我放弃修炼,让写保证书,我知道大法好,家人的痛苦都是这场无理智的迫害造成的,所以我不写。公安局副局长和拘留所的所长又伪善地来劝我。我想到师父说:“一个不动就制万动”(《法轮佛法(在美国中部法会上讲法)》),干脆谁说什么我也不说话了,他们没了招,就让我回去了。5月31日晚上八点开始提审我,我不时地发正念。警察审了整整一夜,恶警们困了,四个人都睡着了。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走出魔窟。当天上午9时左右,让儿子用摩托车一直送我到石家庄二女儿家。6月1日,我儿子从石家庄回来的当天晚上恶警们闯进我家,不由分说把儿媳的陪嫁摩托车推走,至今未还。

我出走后,恶警们随后就到我家搜查,没搜到人,在没任何手续的情况下,又到大女儿家搜,又没搜到,就把我丈夫带到派出所当人质,也不给饭吃。我丈夫托人给几里地外的外甥女捎信,外甥女才给他送饭。由于我丈夫老实,又气又急又怕,发了心脏病。派出所怕闹出人命来担责任,通知儿子接他回家,等我儿子去了派出所,又要扣押我儿子当人质。经我儿子交涉,才没得逞,致使我儿子整天提心吊胆,东躲西藏,不敢在家呆,晚上睡觉打游击,同时使他的生意受到很大的影响。恶警还扬言说不让儿媳上班了(儿媳在电力局上班,当时正歇产假),使儿媳闹着要跟儿子离婚,当时家里真是闹翻了天。恶警们三天两头去我家骚扰,威胁我的家人,使他们从精神上受到极大的伤害。

我在二女儿家住了二十多天,离开了她家,在同修的帮助下,找到了流离失所的同修们。从此投身正法的洪流,至今已整两年了。

由于我的被迫流离失所,家里一切担子落在了丈夫一人身上,看孩子、洗衣服、做饭,还给小孙子做棉衣,由于不会戴顶针,把右手中指都扎糟了。还得常去看我八十多岁瘫痪在床的老母亲。我丈夫过得很艰难,人瘦得不象样子。

恶警还株连到我大女儿。她是记者,自我从北京被押解回来,就不让她下乡采访了,我出走后,公安局的通知电视台不让她上班了,还说:“什么时候找回你妈来,你再去上班。”恶警们还先后两次开车去骚扰我二女儿。

我老母亲八十多岁,自九六年瘫痪后,多半时间住在我家。自我出走后,我也没法侍奉老人,老人只我一个女儿,经常在床上大声喊我的名字。由于思念女儿,终于在年前含悲离开人世。老人活着我不能床前尽孝,死后还不能送终。

我仅仅因为修炼“真善忍”,就被江泽民流氓集团迫害得家破人亡。我的经历只不过是冰山的一角。千千万万的同修承受着非人的折磨,江××对奉行“真、善、忍”的修炼者所犯下的罪恶罄竹难书。我坚信:江氏一伙逞凶的日子不多了,他们最终只能在可耻中收场。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