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阳沟劳教所暴行:强迫长时间盘腿 数月后仍大片淤紫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3年9月11日】一、大法弟子杨树曾多次被暴徒迫害。2002年春季,朝阳沟劳教所恶徒为逼迫杨树放弃信仰,强行毒打杨树,致使杨树生活不能自理,吃饭、如厕,需几个人抬着去。几个月后,杨树身体逐步恢复,恶警又指使恶徒对其“强行转化”,进行毒打,恶警见仍不见效,便上报副所长王X刚。王X刚恶狠狠地吩咐恶警让杨树盘腿,并指出这次就算杨树“转化”了也不能停止,一定让他盘服了,盘怕了……。恶徒们接了指令便残忍地让杨树盘腿,有时候坐在他腿上,有的时候站上。一段时间内每天都能听到杨树被折磨时极其痛苦的惨叫声……

二、大法弟子李伟、王辉都是大学教师,在暴徒们的迫害下,李伟的头都被打变形,几乎认不出来了,王辉也被毒打。王天明更是多次遭到毒打,每次打完,都被人背着才能行动。六大队被关押的钟喜头部头骨有3分之一是人造头骨,因与自身头骨不合,经常有松动的感觉,暴徒们明知这一情况,故意往他头上打,致使钟喜昏迷并造成头部出血。

三、大法弟子毛增顺在市公安局一处被恶警们打残,致使他不能走路。

四、在朝阳沟劳教所未盖新楼的时候,大法弟子和普通的犯人都是睡大通铺的,每天早晨都要爬到床下擦灰。有一天,一名大法弟子在班长睡觉的床下无意碰到了床板,一下激怒了这名“班长”,让这几个大法弟子头放在床栏杆里,手把着栏杆,然后用二尺长一指厚的木板砍向大法弟子(不是用平面拍而是用侧面砍)。被砍完之后,大法弟子臂部淤血,颜色有的青紫、有的红黑,至少一个星期坐不下。

五、其实最邪恶的往往表面上都披着善良的外衣,迷惑着人。七大队就是这样的例子,七大队主要关押违心表态了的法轮功学员。七大队的大队长最善于搞伪装,搞表面形式,迫害法轮功学员,他要求每天早晨必须集体背诵一遍所谓的“十批”(“十批”极其恶毒地攻击和谩骂大法师父和大法弟子)。然后每天上午强制看诬蔑大法的书,要求每人发言,发言必须有“深度”。其实就是骂人的程度,必须做记录,也要有“深度”。他还要求每人每月两份思想汇报。每份汇报里至少有一句是诬蔑大法、师父的话。因为大法弟子汪玉祥、王俊、高飞等不配合他这些做法,被调到其它大队进行迫害。

六、犹大王志刚是东北师范大学教师,与其妻同出一本污蔑大法和大法师父的书,影响极其恶劣。他和他妻子早期也学过法轮功,最后走到了大法的反面。一次,王志刚被朝阳沟劳教所找去做诬蔑“报告”,一名大法弟子站出来喊“法轮大法好!”恶徒们把这名大法弟子的头用衣服麻袋包套起来,几个人一起抬出会场。在提问时,很多大法弟子站起来对王志刚质问,王志刚无言以对,草草收场。

七、大法弟子邹向阳,博士,是一名大学教师。不法恶人为了迫使他妥协,用尽了手段折磨他,不让他睡觉,一根一根拔身上的汗毛,出去干超常体力的重活儿……(邹向阳一直坚定不屈)。

八、还有一名法轮功学员是被长时间强迫盘腿,在迫害下违心妥协的。他给我看他的腿时,淤在里面大片的血都是黑紫色的,目不忍睹。可是他给我看时离迫害他的时间已经过几个月了。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