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遭受的迫害:辗转数地关押 烟头烫前额 吊铐门框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3年9月15日】1996年我开始修炼法轮大法,身体健康起来,心情开朗,与人为善,各方面人缘口碑都很好。自1999年7月20日后,镇派出所的恶警到我工作的厂里来逼迫我交大法书,到我住的宿舍抄走几本大法书和师父的法像。随后不久我上北京上访为大法说公道话,在河北廊坊遭当地公安局绑架,毒打折磨(三个恶警围着我拳打脚踢、扇耳光40多个,当时脸就肿硬了、用点燃的烟头烫前额、用皮鞋打脸)。

后来我被遣送回县里,关押在县拘留所、戒毒所、看守所,共4个多月,接着又被非法劳教1年,并一而再再而三地延期,共计2年。在劳教期间经常被恶警用警棍、竹棍乱打,铐上挂窗门、铐上挂篮球架、多次关小间,戴铐关禁闭两次(其中一次有十几天)、上铐固定抱树桩。强制灌食,强制打针用药,两年后被送回县里继续关押,而劳教所却说是释放回家,就这样又关押了一个多月。我和几位同修一起绝食抗议,最终闯出魔窟。

回到家后不到半年因与同修交流,被恶人举报,再度被绑架刑讯逼供,被非法判三年劳教。在西山坪劳教所恶警指使一群吸毒犯对我进行残酷折磨,长时间蹲军姿,随意毒打、在耳边大声读攻击大法的书,并以恶劣手段企图逼我侮辱师父。无论它们怎么殴打,我都坚定地维护师父、维护大法,它们震撼了。它们还不让我喝水,一天吃二两粮,减少睡眠时间,一个月后我被折磨得奄奄一息,并显现严重的病状。送医院急救,恶警借保外就医的名义推脱责任,送回县里关押在戒毒所。

关于我所遭受的迫害的详细细节,再写多少也写不完。类似我这样遭迫害的大法弟子难以计数。

我控告江泽民以莫须有的罪名诽谤我的师父和法轮大法,我控告江泽民指使它的流氓集团对我及我家人的迫害。我控告江泽民一手导致的这场民族浩劫。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