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高阳劳教所的血腥暴力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3年9月30日】河北省高阳劳教所以迫害手段残忍而臭名昭著,被称为河北的“马三家”。在中国大陆哪个单位迫害法轮功狠,这个单位的头目越能得到上级的“赏识”,从而得到的奖金也多,拨款也多。就在这种名利的驱使下,恶警们对手无寸铁的善良大法弟子使用酷刑,执法犯法,不计后果地迫害。这就是中国的现状。所以,来“高阳劳教所”参观、学习的上级头目、记者、各地劳教所恶警不断。

高阳劳教所建于1999年的后半年,四年多来,迫害了无数大法弟子,这里是迫害大法弟子的纳粹集中营。其中五大队的领导、个别干警,杨泽民、叶淑仙、王国友等都是那里的打人凶手。它们欺上瞒下、心狠手辣,手段卑鄙。只要上边来领导、来记者,它们就把坚强不屈的大法弟子强行弄到看不到的地方,免得说真话,有时放到西楼或四楼、后边的大厂房。

2002年的一天,它们把坚强不屈的大法学员又强行带到后面的大厂房,到夜间12点还不让回来,一个队长打手机问是否可以回去,那边却说:“不能,检查的刚来。”它们还欺骗说,不转化的到期也不能回家,都得判刑,还说×××判了九年,全是骗人的鬼话,对宁死也不屈服的都在晚上偷偷的送走,然后骗大家说他们转化了或上别处了等,作为一个公安干警没有一点信誉可言。

恶警对坚强不屈的大法弟子办强制洗脑班,早晨五点起床,晚上十二点睡觉,中午不休息,有时夜间还到第二天的三、四点钟,平均每天要做十六、七个小时马扎,一个姿势,双手放在膝盖上,眼不许看别处,要看污蔑师父和大法的录象。他们让写污蔑师父和大法的话,少写一个字就少睡十分钟觉,都不写就用电棍电。在生活上,大法学员吃的饭极差,就连咸菜都不让吃。

大法弟子只要进了五大队,多数要先挨打,挨电。它们叫“下马威”。五大队后院的大厂房,不知有多少大法弟子在那惨遭迫害。2000年下半年的一天,它们把十几个大法弟子强行带到厂房,让每个人只能蹲着,然后把两只手各铐在两边,半小时电一次。男队的大法弟子邓文阳用这种姿势蹲了十多天,晕倒后才把他的手铐打开。有个叫南冰玉的大法弟子,只因拒绝屈服,被恶警用电警棍把他的牙电得东倒西歪,不能吃东西,很长时间呕吐,身体极度虚弱,几次送医院抢救,也不释放。

十六大前夕,即2002年11月3日开始,五大队又成立了13个洗脑小组,每组包三个不屈服的大法弟子。电棍买了一堆。此时的高阳,每天都不时传来打人声、骂人声、电棍伴随着惨叫声响成一片,白色恐怖笼罩着劳教所,那时不管是谁,心情都很压抑、沉重,都偷偷地透过玻璃窗往外看是从哪里发出来的声音,看见有的大法弟子打得昏死过去;有的走不了路;有的整个脚电得都是大泡;有的脸被打得肿老高。有的劳教人员说,今天大法弟子要是从高阳活着出去,真是不简单了。

可是,它们把所有的刑具都用遍了,也改变不了大法弟子坚如磐石的那颗心时,恶警杨泽民、胡教导员等又想出一策,把不屈服的大法弟子强行带到后院的菜园冻着,还要把外衣脱掉,它们冷了就电、打大法弟子。有个叫崔秀珍的,60岁了,她是杨大队包管的,把她带到菜园后,打、骂、电,用铁钳子往身上拧肉,用锥子往她脚心上扎,还把菜园里种的小辣椒往她嘴里、鼻子里塞。一连几天她鼻子老往外流血。

有一个叫张俊霄的大法弟子,绝食很长时间了,身体很虚弱,也照样带到菜园冻着,第一夜是在菜园的河沟旁度过的,然后又在白菜地、厂房里过了几天几夜。电死过去就往头上泼水,人中都被掐破了,樊队长还把她的头全剃光了。有的队长还取笑她,简直没有人性,在场看着张俊霄的人气愤的说,这哪象是××党领导下的警察!(其实这正是××党领导下的“模范”恶警)

在中华大地,有多少大法弟子的血泪在流淌,真话不能说,教人向善成罪过,善良的人们哪,到底谁在犯罪?

以上只是我所知道的高阳劳教所的几个案例,因为邪恶势力封锁消息,不让大法弟子说话,坚定的都隔离,还有很多不知道的内幕,在此我们在高阳被非法迫害的大法弟子控告江泽民,控告高阳劳教所的犯罪行径,并提交国际法庭审理。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