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走过弯路的同修说说心里话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4年1月10日】看了明慧周刊88号第38面的一篇关于《重返归途》的文章后,我想我更应该谈一谈自己在这方面的体会,以使迷路的同修、走过弯路的人尽快振作起来,把握好万古机缘,把法放在第一位,去掉怕心和做错事后产生的执著,跟上师尊正法的最后进程,尽快重返归途。

师尊讲:“每个人的心灵都在触及着,每个人都在切实地修炼着自己,每个人都在想着对自己的生命怎么样负责!你们有些人为什么不能?!师父看你真着急呀!师父看你真着急呀!别看师父今天这几句话说得重,也许我不用重锤已经不行了。我救不了你也是我最大的遗憾。你要能象我这样着急就好啦。”(《在大纽约地区法会上的讲法》)师父在急切地等待走错路的同修快返回来,跟上来,同修们也在盼望你们快返回来。

下面谈谈我的亲身经历:我是1997年12月份有缘得法,并正式修炼的。修炼大法后,感受最大的明显变化就是祛病健身。修炼中,我逐渐认识到自己找到了人生归宿。1999年7月20日,江××打压法轮功,很多同修上访,因为我当时办一个小厂子,没有走出去。

“7•20”的当天派出所的所长和几个民警把我带到派出所后,送到公安局,在会议室被非法关押了一个星期。回家后,随着学法的深入,我对这场魔难有了一定的认识,坚定了信念。

2000年1月我和许多同修上访,1月14日被非法抓捕拘留,三天后,坏人将我和另一名同修分别非法判劳教,送劳教所后才得知,我们分别被非法判二年零六个月和二年劳教。劳教所为迫害法轮功,成立了专门的“领导小组”,由一名副所长任指挥,下由教育科长任副指挥,由多名恶警和各大队的犯人组成,开始了对法轮功学员惨无人道精神和肉体摧残。

对早期走出去证实大法的坚定的大法弟子,他们采用铐吊;毒打;上绳;罚站;绑死人床;用火柴棍支开两只眼皮,剥夺睡眠;冬天开窗户冻;对绝食抗议的同修插管灌食;罐呛后,由四个犯人站在二层铺上提着同修的两只脚倒空;每天只给被关在铁笼子里的同修一盆稀粥;天冷不让穿厚衣服……有的同修被恶警用手铐子吊,昏死后泼凉水,苏醒后,再吊,实在动摇不了他们,就将其锁在铁笼子里冻。对被迫害致死的大法弟子,谎称是自杀,并封锁消息。

一次我因炼功被恶警和犯人打倒在地。他们用脚踩,踢打头部(头部至今被打的大包还没有下去),他们还把我捆起来放到床铺下,后来,把我用手铐吊到铁笼子里长达三十多小时。一次,由于抵制恶人的要求,我被他们用手铐吊起,由两名犯人暴打我。如果不是师父呵护当时就被打死了,一个星期后,有一天我用凉水洗身时,一名同修看到我身上的淤血,告诉了别人。恶警看后直伸舌头。特别是有一次我和同修拒绝被谎言洗脑,被恶警指使犯人对我们采取毒打,倒撅等体罚。我昏倒后,由两名犯人架着胳膊往下按头,套塑料口袋。我昏死一次后醒来,再被他们上绳吊起来。对大法弟子的迫害的残忍程度,如果不是亲身经历,根本想象不到。平时,由两名恶犯包夹一名法轮功学员,打骂、诋毁,其恶劣无以复加。

2001年9月由省劳教局把我们几名转到另一个劳教所,我们曾集体绝食抗议,义正严词申诉理由,我曾多次对打骂同修的恶犯严厉制止,使恶警毫无办法。

2002年7月,我已到期,大队干部找我说,原劳教所给你加期8个月,我们也不想给你多加,经请示省有关领导,给你加一个月,但你得写份在所里不炼功,回去后不宣传的保证。当时我想这也不算啥,反正在这也无法炼功,回去宣不宣传是我的事。当这一念出来的时候,就已经彻底掉下来了,紧接着,我大女儿来看我,说她母亲身上长瘤做了几个小时的大手术,她哥要结婚,你怎么还不回去。加上犹大整天洗脑,导致我正念不足,而自己明知道这样做不对,但又主宰不了自己,以致写了不该写的东西。

回来后的两个月中,我完全陷入常人状态,每天总感到空荡荡的。过去的朋友也打扰我,不是请喝酒,就是其它事,弄得你忙忙碌碌,整日不知干啥好,身体也不如以前,发生很大变化,手脚干裂发冷,性格大不如以前。就在这时,师父在电视里出现两次,我不敢面对师父,两次看到师父都是急忙躲了起来,我自责的很,怎么办呢?我决定写声明,声明强化洗脑下我不符合大法要求的材料言行作废,于九月末我把声明邮去劳教所。当信投到信箱,心里别提多高兴了,脑袋一下清醒了,全身热了起来,又恢复到原来的状态,当时从内心里发誓:修炼到底,随着学法炼功,我的一切又走向了正常。

我感到有责任叫醒自己走弯路的孩子,由于长期在狱中非法关押不知道上网声明,当孩子把声明送去当天,我们父子又被强行绑架到看守所,非法关押二个月。这期间,恶人曾多次做转化工作也无济于事。2003年2月26日,我父子又被强行绑架押送市洗脑班。洗脑班完全采用江××的新闻造假,谎言欺骗世人,毒害众生,诬陷诋毁大法。对坚定的学员采取让亲人陪读,恐吓亲人等手段,不知他们用什么办法把我老伴和儿媳也送到洗脑班陪读。更卑鄙的是,一名外地老学员由于坚定信仰,恶人们通过当地“610”把他的妻子、女儿、和正在哺乳的两个月的小外孙也接来陪着洗脑。

虽然在洗脑班又一次跌倒了,但我也真正的清醒了,修炼大法太神圣、严肃了,掺不得半点人心,任何一颗人心也会使你掉下去,一定要清理好自己。如果正念不足,被邪恶钻了空子,自身的邪恶物质因素就会迎合邪恶,破坏大法,给大法造成的损失不可怕吗?

回到家后并不得安宁,每周都有“610”派出所街道来家骚扰,5月份,因为去看被洗脑的昔日同修家串门,结果由“610”把我带到派出所提审两天。第二天下午4时许,他们把我骗到车上,途中我得知要把我送到看守所拘留。当时我一下想到师父讲法提到的不承认它们的安排,决不再承认这种迫害,我当时浑身是劲,一下子把车门扳坏,往下跳,我大声说,“你们这是有意在迫害我,你们没有任何理由抓我,死我也不去拘留所。”他们几名警察没办法,只好找局长,最后把我放了。这是法的力量,我们就不承认旧势力的迫害。

6月中旬市“610”政法委和区“610”、派出所、街道来我家十几个人进行威胁,他们走后我感到问题的严重性,我四月末到家不到两个月的时间他竟骚扰我十几次,每次至少两个人,我想必须揭露邪恶的。2003年6月末我写了一份声明材料,送到市洗脑学校,声明我在洗脑班所写的一切不符合大法要求的一切书面材料和言行全部作废,我不承认这种迫害。当声明信被转到当地“610”后,区“610”如临大敌,连续两天十几个人来我家,我因为有事没在家,他们坐立不安。

第三天由“610”副主任和两名警察找我说,大局长让我去一趟,当时我向他们讲:我炼功没有罪,炼功人不做坏事,你们都知道。最后他们没办法,只好给局长打3个电话回去了。从此以后安宁了许多。8月份,市政法委、“610”和地方的“610”又一次来了十几个人,他们走后我又给市“610”写了一份声明送到转化班,严正声明我在转化班写的不符合大法要求的一切材料及言行洗脑作废,这是对我的迫害,我不承认这种迫害,这封信又转到当地“610”,一周后当时“610”来了一个告诉我,以后别老写信了,在家炼,别老出去讲了。

事实说明当大法弟子走正的时候,师父和众神什么都可以为我们做,是根本不允许任何邪恶干扰和迫害的。被洗脑的同修一般没有几个月的时间是很难调整过来的。因为正念不足,导致邪悟,邪恶就会加强对你的迫害,而后产生怕心,加上做错事后,对自己产生的执著,越是这样,邪恶越是加强迫害你。所以一定要按法的要求去做,多炼功学好法,发正念,讲真象,更需要同修的帮助和提高自己,师父并没有放弃我们,而且是着急的等待。

师父讲:“我也不承认什么转化不转化的,你看他心里呀。我还这样想,你们知道吗?那个旧势力它为了让他转化,给他造成很严重的心理上的迫害。它知道这个我是不承认的,采取什么办法呢?它把他有正念的一边儿,就是修好的那边隔开,不让他的思想接触上,然后问他人的表面。而人的表面人的东西与后天的意识太多了,修好的一面又不起作用。在这种情况下你迫害他,你叫他写了什么我都不承认的。旧势力知道我不承认,它为什么还这么干呢?它能够起到一种作用,就是想破坏学员的意志。做错的学员就会想,唉呀!我写了这个了,我完了,师父不能管我了,我对不起大法了,从此就变得消沉起来了。这是它们的手段,我是不承认的。跌倒不要紧,不要紧的!赶快爬起来!”(《元宵节讲法》)写到这,我真是无言可表,师父太慈悲了。

我现在倍感师父亲切,珍惜这部大法比生命还重要。师父太慈悲了!非常幸运又能回到正法中来,回到师父的身边,重返归途,我也感谢同修对我的帮助。我真心的呼唤所有被洗脑,走弯路的同修,无论是狱中的,还是中途不修的有缘得法人,都要赶快醒悟吧,机缘难得呀,时间不等人啊!师父在着急的等待你们快返回来,跟上来!同修们盼望你们快返回来,你世界无量的众生在焦急地等待、盼望你们去救度!机缘一过悔之晚矣,后果是多么可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