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庆劳教所王英洲等歹徒的犯罪记录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4年1月12日】在对大法弟子的迫害中,大庆市劳教所部分恶警不遗余力地参与,其残酷手段无所不用其极,迫害达到了疯狂的程度,劳教所成了恐怖的人间地狱。

大庆劳教所一大队恶警王英洲在这方面表现得突出的邪恶。被长期关押迫害的大法弟子多数身体非常虚弱,恶警王英洲变相迫害,强迫大法弟子吃药,如不配合就野蛮灌药,多采用大螺丝刀子撬压牙齿等办法强制迫害,而且不分老少,经常把人的牙齿弄断或撬掉。有时连整个牙床都被撬下了。

2003年12月份市公安局给犯人建立犯人档案,而法轮功人员纯粹是无辜被冤枉的没有理由当犯人处理,所以提出拒绝签字照像。一大队长恶警赖仲辉指使王英洲对坚持保留权利的于爽大打出手,当场狠拳击中于爽的面部致使眼镜镜片当即碎裂,刺入眼皮,流血不止。然后恶徒又用拳头连续猛击他两腮、胸部、腹部,致使整个面部变形,体内受伤。他怕自己恶行曝光,随即将于爽关进小号,强行塞入老虎凳四、五天。

庄刚祥于2002年8月底因多次受迫害致使身体虚弱,他的亲属花钱将其保出,后于2003年3月被大庆市庆东派出所当街毒打后抬入劳教所关押小号长达9个多月,受迫害比较严重。他每天被强迫从早4点到晚9点坐塑料小板凳长达17个小时,中午不让休息。包夹犯人有刑树国、董如江、李敬平。包夹犯人李敬平逼其放弃信仰,并将2002年逼迫几名大法弟子的各种残酷手段讲给其听,并威胁说:王大队(王英洲)说先让你养几天,然后再收拾你。又曾强迫他坐老虎凳,他惨遭犯人李二、董如江毒打折磨近二个多小时,双眼、双耳、面部全被打肿,腰部,脊柱、颈椎受重击,二犯还用烟头烫庄刚祥面部、用皮筋抽眼睛、耳朵,用竹筷子夹钻手指缝(所谓的上弦)等,致使其长时间行动不便。包夹犯人陆义迫害他,猛击他太阳穴,他本能的推挡,劳教所却造谣说:法轮功打人了。恶警王咏湘、韩青山来后不分青红皂白对庄刚祥拳打脚踢,又强迫其坐老虎凳达十天之久,致使他身心受到极大伤害,大小便时常失禁。王英洲授意包夹犯人造假材料说法轮功打人,当庄刚祥当着王英洲的面揭露出伪证人时,王英洲气急败坏地用力打了庄刚祥两记耳光,当时脸就被打肿了,左耳耳膜被打坏。

大法弟子刘福彬因卢丙森被害事件同时被打成颅骨重伤,二大队却造谣说他在队长屋里撞鱼缸撞的。现被严密隔离封锁。

2002年恶徒强迫大法弟子冯广运妥协,因冯广运拒绝,被犯人李二灌尿,由于遭受的迫害极大,现血压高达170~200mmhg。

这就是大庆劳教所残酷迫害大法弟子的事实,一桩桩、一幕幕都有记载。

大庆劳教所勒索钱财的手段:

(一) 公开卖期
刑期过半的、假释的、请假的等要想减期一个月需要花1500-1800元。

(二)利用成立“小号”发财
“小号”即专门为迫害大法弟子而设的小黑屋。一般是每个“小号”关押一个大法弟子和3-4个被称为“包夹”的常规犯人。可是进小号对大法弟子来说面临的就是无边的黑暗、残酷的折磨,而对包夹犯人来说却是难得的“美差”。想进“小号”当差就得有关系。比如:与××大队长、××所长、××科长有过(“过”即指权钱交易)。进小号当包夹据说:一大队最少500元,多则1000元,买期(花钱减期)另算;二大队1000元-1500元;要想从集训队直接留二大队就得拿1500-2000元。

(二) 保外的、所外执行的更是被勒索大量钱财。

现被非法关押在大庆劳教所的法轮功学员
一大队:白旭昌、栾志义、冯广运、李子宽、黄太仁、于爽、杜国聪
二大队:扈红纪、李仲夫、刘福彬、李建林、郭法东、富国彬、李凌、黄亚中、马志红、戴义
三大队:孟丰

部分恶警电话:
应成礼:大庆劳教所任所长、书记。电话:4326808(办),6369698(宅),13329390528(手机)
王咏湘:大庆劳教所副所长,主抓迫害法轮功,警号:2306004。电话:4680996(办),4631816(宅),13194599933(手机)。
韩青山:警号2306010,虐杀法轮功学员卢丙森的凶手之一。电话:4326508(办),6366790(宅),13945990055(手机)。
张明柱:被称为劳教所“四大杀手”之一,是虐杀法轮功学员何华江、卢丙森的直接凶手之一。电话:4326955(办),6364838(宅),13836893688(手机)。
王英洲:电话:6371804(宅),13199061348(手机)。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