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给西安交通大学同事的一封公开信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4年1月13日】

各位同事们:你们好!

很早就想给你们写这封信,跟你们聊聊我没有回国一事。可一直拖到现在,不过心里总还是惦记着你们。想必大家心里也有种种猜测,想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我去年8月底来到加拿大,本应在十二月底回国,但经过反复思忖,最后还是留在了加拿大。

事情是这样的。我98年在澳大利亚留学时,经朋友介绍开始炼法轮功(亦称法轮大法),起初只是为了锻炼身体。炼了一阵子,发现此功法不仅能使身心健康,还能回答我各种各样的疑问,能解开各种各样的迷惑,是非常神奇的一门功法。99年7月江泽民政府突然开始镇压。当时我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在中国当时有那么多人练功,怎么能把这些人一下子推向政府的对立面呢?如果把这么多的人都关进监狱的话,那得占用多少地方啊!不相信也没有用,最坏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当时政府开动了所有的宣传机器,谎言铺天盖地而来,吓得我当时都不敢打开电视,明知是谎言,但听多了,也会让人真假难辨的。自己所了解的法轮功跟电视上说的完全不一样。比如,书上说法轮功学员不能去给别人治病,媒体上却说法轮功师父不让学员看病;书上讲吃药和修炼之间的关系,媒体上却说法轮功师父不让学员吃药;书上说大灾难已不存在,媒体上却说法轮功宣扬末世论……等等。不久就不断的听到说有人被抓,有人被监控,有人被劳教,有人被打死……等消息。我也被逼违心地写检查,电话被非法监控。不能在外面炼功,只好在家里炼。2001年硬着头皮调进了交大管院。看着对法轮功的定性和迫害不断升级,那种恐怖,使得我在大家面前不敢透露一点我练功的情况。就这样,有关部门并没有放过我。2002年二月寒假期间,我还在外院住着,一天晚上快半夜的时候,一帮国安警察闯进我家,搜查了我的房间,把我所有的法轮功书籍、录像带、磁带等全部收走,并将我非法带走,隔离审查了两天两夜。从国安警察那里我才知道,原来我一直被他们跟踪暗访,我的一切活动他们都知道。真让人哭笑不得,什么事值得他们这样大动干戈!为了不去坐牢,不进洗脑班,我被逼保证不再和其他法轮功学员联系,家里人被逼答应监管我,才放我回家。出来后,良心上遭受谴责,因为我知道修炼法轮功绝对没有错,也没有犯法。国安警察因各种原因没把我的情况上报交大,使我能仍然按部就班的工作,但日子很不好过。被监控,整天提心吊胆,家人异常紧张。而我还得把工作做好,还得强颜欢笑。

来到加拿大我才得以摆脱这种日子。在这里不仅能自由炼功,还亲眼目睹法轮功在海外洪传的盛况。那形势和99年7月以前法轮功在中国的情况一样。到处都有炼功点,各大学都注册有法轮大法学生俱乐部。看到这么多外国人也修炼源于中国的法轮功,真让人感到做中国人的自豪。

去年11月份准备确定回程日期的时候,一想到又要回到那恐怖的环境,心里直发抖。最后心一横,就决定留了下来。

常听到有些人说法轮功参与了政治。这是一个很有杀伤力的大帽子,他来源于别有用心的人对法轮功的栽赃陷害。事实上,法轮功只是叫人修心健体,修心向善,叫人做好人、做更好的人。法轮功没有政治目的,不追求名利,对政权毫无兴趣,那么所从事的一切活动也就与政治无缘。和平上访,向政府反映真实情况,是老百姓对政府的信任,也是因为先有打压,后才有上访的。法轮功学员冒着生命危险走出来给受谎言欺骗的人们讲法轮功的真实情况,讲法轮功无辜遭受迫害的真实情况,这是行使公民的最基本权利,是无可厚非的。即使在中国也没有犯法。可是在中国却会被扣上搞政治的大帽子,一旦扣上,那些别有用心的当权者就有理由置人于死地。这是陷害,是非常恶毒的一招。中国人经历了太多这样的运动。结果都是老百姓遭殃。所以,老百姓现在一听说谁参与了政治,都避之不及,生怕殃及自己。这样那些别有用心的当权者就可以毫无顾忌的动用国家机器和资源对他们进行迫害。

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其实也是个别当权者别有用心发起的。说白了,也就是前国家主席江泽民和他的追随者们打着国家的旗号,利用政府的名义,干着这种违背国家宪法、祸国殃民的事。据海外媒体报道,江对法轮功采取的政策是“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打死算自杀”的政策。有来自上面如此的政策支持,那些当事警察才敢那样无法无天,对那些坚定的法轮功学员下毒手。据不完全统计,1999年7.20以来的四年中,通过民间途径能够传出消息的已有861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迫害致死案例分布在全中国30多个省、自治区、直辖市。

然而,这还不是现实的全部。据2001年10月底官方内部统计,拘捕中的法轮功学员死亡人数已经高达1600人,全国被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至少有6000人,被非法劳教的人数超过10万人,数千人被强迫送入精神病院受到破坏中枢神经药物的摧残,大批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到各地“洗脑班”遭受精神折磨,更多人受到所谓“执法人员”的毒打、体罚和经济敲诈。相比之下,我个人的那些经历真不算啥,但已可见其迫害的程度。

很多人都不理解为什么个别当权者要镇压法轮功,为什么要惧怕法轮功这么一个民间气功团体。理智的人都会觉得这不可思议。这么多人修心健体,修心向善,做好人,这对国家、对人民、对当权者是多么好的一件事情,理应受到当权者的推广和弘扬。可是对一个不理智的当权者来讲,当他的出发点并不是国家利益、人民利益,而是维护个人权位,出于私利,出于个人妒嫉的时候,再加上大权在握,所处体制和环境特殊,这种令人难以理解的事情就发生了。大家现在都觉得文化大革命荒谬透顶,可当时又有多少人这样认为呢?这种祸国殃民的事过去有,现在仍然有。无视国家宪法,无视民意;对法轮功进行栽赃陷害,残酷打压;对全国乃至全世界人民用谎言欺骗,煽动对法轮功的仇恨;胁迫各级政府以及老百姓参与迫害;所有这些不正是个别的当权者在祸国殃民吗?

祸国殃民者编造的最大的谎言欺骗莫过于天安门自焚案。杀人、自杀等事件绝非法轮功修炼者所为。因为李洪志老师在《转法轮》这本书里告诫炼功人不能杀生。后来又明确地告诉炼功人自杀也是杀生。

根据国际教育发展组织在联合国的报告,天安门自焚案完全是一小部分当权者精心导演的骗局。慢放中央台的《焦点访谈》节目录像可以发现:刘春玲不是被烧死,而是被警察用重物猛击头部打死的;王进东两腿中间装汽油的塑料雪碧瓶在火焰高温下竟不熔化;刘思影做了气管切开还能接受中央电视台的采访、唱歌,但却不允许任何独立的第三方调查。

平时,天安门广场的警察从来没有背个灭火器走来走去的吧,可那天怎么突然在几十秒钟内拿出十几个灭火器呢?如果说是当时从其他地方拿来的也不可能。天安门广场那么大,警察跑出广场拿了灭火器再跑回来至少得5分钟时间,可从中央电视台录像分析,整个事件从点燃到扑灭总共才一分半钟。这不是早有准备,在演戏吗?总之,稍加分析,就可看出天安门自焚事件是漏洞百出,是栽赃陷害法轮功,是欺骗老百姓的。可是,当权者不惜以百姓的生命为代价来达到栽赃陷害的目的,这样的政府不可怕吗?

一个犯有祸国殃民罪的当权者理应受到法律的制裁,人民的公审。可在中国这样一个人治大于法治的社会里,法律也成了独裁者手中的一根棍子。老百姓是挥不动的,是无力用法律来保护自己的。但当今世界已成为一个全球村。法轮功修炼者已遍布全球60多个国家,除了中国大陆以外,其它所有国家和地区的法轮功修炼者都受到法律的保护。2002年十月,当江泽民访美期间,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及亲属以群体灭绝罪将其及610办公室告上了美国联邦地区法庭。其它更多的国家也将起诉江及610办公室。有些案子已有了结果。比如,湖北610头目赵志飞、现任北京市党委书记刘淇、辽宁省副省长夏德仁在美国被起诉并判罪。现在,全世界都知道江泽民被告上了法庭,都知道他所犯下的种种罪行,也因此都知道了法轮大法好。

所有这些不仅让人们看到了希望,让人们明白了善恶有报的天理,也给那些还在跟随他的人以警示。

我告诉大家这个消息是想和大家分享希望。也希望大家抛开四年来媒体针对法轮功的诬陷和谎言宣传,用你的良知认真思考、重新看待法轮功问题。不要说这跟你没关系。你既然听到、看到了,无论是谎言、还是真象,你就不可能视而不见、听而不闻。因为这毕竟和你是有关系的。试想一下,一个社会在打压真、善、忍的普世原则,无形中是不是在宣扬假、恶、暴呢?谁又愿意生活在充满了假恶暴的社会环境里呢?这难道不是和每个人都息息相关吗?在这里我真诚的希望我的同事能在这乱世中明辨是非,不被谎言欺骗和毒害,能拥有一个美好的未来!也希望各位同事把真象告诉你的亲朋好友,让他们和你一起走向美好的未来!

让我们共同期待着恶人被制止继续行恶的这一天。请相信,这一天不会太远!

最后,我谢谢各位同事对我的理解和支持,谢谢各位同事花时间读这封信。祝各位暑期安康!

同事:黄春燕
写于加拿大Edmonton市
2003年7月7日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