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坚持真善忍我被取消研究生入学资格


【明慧网2004年1月13日】坚持信仰 被无理取消研究生入学资格

2000年,由于江氏集团的邪恶造谣宣传,我们好多学员走出去讲真相,证实大法。一天早上我们学员相约到某广场炼功,以证实大法。结果陆陆续续来了近百人,但是还没开始炼,就已被许多恶警围起来了,后来学员们被分批带走审查。关了一天后,由单位派人接回。后来才知道,恶人早已窃听到此事。此前我已参加某大学研究生入学考试,并已通过面试,后来参加集体炼功的事传到学校,即将发出的录取通知书被截下。并说面试成绩不合格取消了入学资格。

因上访被非法关押

同年我与几位单位同修觉得按照宪法赋予的权利,公民有申诉的权利,应该向国家讲清大法事实的真相。于是相约上北京上访,来到北京,找到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信访办。刚填好上访表格,也没有对我们作任何询问,就被带到所在省的驻京办。在驻京办的地下室里,已经有十多个学员被非法关在里面。我们随身所携带的所有钱被搜空。在暗无天日的地下室里,我们又被非法关了四五天,才被单位派来的几个人接回当地派出所。结果被非法拘留15天。

在拘留所里,二三十平米的号子里,非法关押了三四十个人,有小偷、有抢劫犯、有吸毒的、有嫖娼的、有打架的、有逃债的……五花八门,应有尽有。几十个人吃喝拉撒全在这里解决,环境之恶劣,没有进去过的人难以想象。号子里每天强迫干活,一切收入归拘留所,而吃的却是烧糊的饭,每天是没有一点油星的冬瓜。偶尔熬一点粥,里面一点点可怜的肉片。每天干活从早上七点半一下干到晚上九点甚至十点。里面的人没有一点尊严,打架斗殴是每天必须上演的戏。

经济截断:倒拿着钱去领工资单

拘留所出来后,单位也宣布了对我们所谓的“处分”,开除公职,留用察看,参加体力劳动,所有正常待遇全部取消,发最低生活保障。而我们的什么养老金、水电费等等一切照扣,所以有时辛辛苦苦做了一个月,结果却拿到仅几块钱。有家有口的,还得倒拿着钱去领工资单。此外去北京接我们回来的四五个人的一切开销总计二三万元,由我们分摊。我们因此还欠下了一大笔债务。后来才知道,这就是所谓经济上截断政策的具体实施而已。这就是在某党所宣传的“人权最好”时期,一个公民因遭受不公时申诉上访的遭遇。此外单位还雇请了七八个人三班倒轮流跟踪我们,就连到市场买菜也不例外。完全失去了人身自由。这几个监视我们的人中有当地的不务正业的青年、也有卖六合彩的、也有赌博的。江氏集团当权时期,坏人管好人。

被骗入洗脑班

一天刚上班,单位里突然通知说到会议室里开会,走进会议室一看,有几个戴大盖帽的。接着就宣布说要送我们到那里“学习”,我意识到这肯定是强制洗脑,我们都说坚决不去。可那十几个人硬把我们几个往车里拉。我们大喊这是非法绑架,很多同事都看着。来到目的地,原来是一间戒毒所。高墙大院,铁门铁窗,连走廊都用铁栏杆封死了。刚到里面,并不是所谓的“学习”,而是把我们一人关一间房,发一本关于气功的小册子。说看了要写体会。

后来才知道,这里面已一期一期的关了很多学员了,我们那一期有近20多人,男女老幼都有。一到晚上,四五个穿着保安制服的所谓“工作人员”(其实是打手,是“610”从保安公司聘请的)便一间一间动员学员写认识材料,如果不写的或写大法是正的、是好的,就被拳脚相加。有的学员被吊起来,有的大喊,就用毛巾塞嘴。他们还强迫学员不准睡觉,不但不准睡觉,还要面壁站着,头上顶着打饭用的盘子或凉鞋,两手两脚夹着杂物,稍微动一动就又一阵拳脚相加,直到天亮。到了白天,依然不准睡觉,坐着还不准靠物体。还有的被迫两脚直立弯着腰一直到天亮。好多学员几天几夜没睡过一分钟。直到神志不清、向它们屈服为止。

出来后才知道,单位为我进洗脑班花了近万元,这些钱,都给那些所谓的工作人员当工资和奖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