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抚顺市清原县恶警犯罪事实录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4年1月13日】

清原县恶警艾刚迫害大法弟子纪实

我是一名大法弟子,2000年,由于我在公园炼功被绑架到清原县大沙沟拘留所。有一天,女犯人刘立军告诉恶警艾刚说我们大法弟子在号里看书了。早上八点,艾刚就进号里翻东西,从大法弟子刘芹手里翻出师父经文,又从大法弟子王桂春手里翻出一本《转法轮》,问从哪里来的,我说:“我给他们的。”艾刚先给刘芹(女,60岁)一个大耳光,又给王桂春(女,50岁)一个大耳光。接着就打我,并说:“就你年轻,狠狠收拾你。”然后使劲的扇我的耳光,恶狠狠的揪着头发往铁门上撞。用拳头打前胸,用开监号的大铁钥匙使劲的打我的头、嘴。我的牙被打出血了,脑门被打出了大包也出血了,嘴打肿了。同号里的卖淫犯人都吓哭了,不敢看。然后,恶警艾刚又用脚连踢带踹,我的腿都被踢瘸了。就这样,他又用手铐把我和王桂春铐在铁门上,逼我们半蹲着,又用脚踢我们的手,不解恨,就用脚连踩带碾把我们的手都弄肿了。后来,他又把我单独弄到值班室,用电棍电我的嘴、脑门、腰、腿。之后,又揪着我的头发使劲地往地上磕,墙上撞,扇耳光,用脚连踢带踹,又打了我很长时间。后来,他逼着我半蹲着往前走,刚走几步,就把我踹倒,逼我起来再往前走,刚走几步,再踹倒,再逼我爬起来继续往前走。他每一脚都踹在我的后背上,脊梁骨疼痛难忍,象要折了似的。就这样,被他从值班室一直踹到四间,他把铁门打开,还让我半蹲着往里进,刚到门口,他又恶狠狠的从后面踹了我一脚。进号里后他又让我半蹲着双臂伸直平行向前,一动不许动,动一点就使劲的打我。过了很长时间,他又把我从号里弄出来,让杂役端一盆凉水,强迫我把脑袋伸进水里呆一会儿,然后拿出来,又强迫我穿着鞋站在水盆里。站一会出来后,再强迫我把脑袋伸进去,反复多次。然后,又用开铁门的大钥匙串没命的打我的脑袋,并边打边骂,就这样折腾了很长时间,我整个身体都湿透了。后来他把我弄到号里罚站。中午,晚上都没让我们三人吃饭,一直折腾到晚上9点,杂役实在看不下去了,去找所长尹长江,尹长江来了才算完事。

抚顺清原女恶警徐景荣打人专长——“扇耳光”

我是清原一名大法弟子,99年11月27日为说一句公道话“法轮大法好”进京上访,在北京被绑架,28日下午3点左右被带到当地驻京办事处。刚进屋,就被戴上手铐,还没等我站稳,恶警徐景荣便对我拳打脚踢,左右开弓扇我耳光,打的我晕头转向,眼前直冒金星,累得她大口喘着粗气,才停下一会,接着又一边骂一边继续扇我耳光,直到下午5点多钟去吃饭才住手。刚走不足10分钟,她回来拿东西,又接着扇我一阵耳光,旁边的男警察看不下去,把她拉走了。这时我只觉得整个脑袋老大老大的,两耳嗡嗡的,左眼部一胀一胀的(其实我的整个左眼眶及左脸部位都是青紫色的。后来回当地大沙沟拘留所,发现我的两条腿都是青一块、紫一块的)。晚上,在场的一名有善心的男警对我说:“她打你能有三四十个耳光。”我说:“也许还要多,后来她又打一气呢!”这位男警不平的说:“法轮功就是一般炼功的群众,杀人犯也不能这么对待呀。她(恶警徐景荣)子宫都摘除了,她不是女人,没有人性。”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