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华在长春黑嘴子劳教所备受迫害坚强不屈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4年1月15日】何华是吉林省白山市大法弟子,2001年秋正念走出劳教所;2002年初被临江市恶警非法抓捕,现在被非法关押在长春黑嘴子监狱。

以下是我耳闻目睹大法弟子何华在长春黑嘴子劳教所遭受的迫害

何华大约是在1999年12月31日被非法抓捕,2000年的春节前被送到长春黑嘴子劳教所进行迫害。2000年2月----5月,由于劳教所恶警每天都对坚持学法炼功的法轮功学员采取体罚、电棍电击、谩骂、殴打等邪恶手段进行迫害,致使大法弟子,包括何华,经常采取绝食绝水抗议这种不公正的对待。恶警进行强行灌食,用镊子强行把嘴撬开,用口撑子把人的上颌和下颌撑到极限,两腮和上下颌就象被撕裂一样难受,这种灌食的折磨是极其痛苦的。在这种残忍折磨的情况下,恶警们不顾大法弟子的死活,又加上电棍,一边灌食,一边电棍电击大法弟子的肉体。

2000年6----7月份,劳教所为了达到所谓的转化指标,逼迫法轮功学员写“决裂书”、“悔过书”。四大队大队长张桂梅把何华叫进办公室,不一会便听到电棍的吱啦、吱啦的声音和撕心裂肺的惨叫。有一次恶警逼迫何华等7个坚定的大法弟子双盘腿长达9个多小时,一连几天都是这样,最后腿都瘸了。

2001年元旦前夕,恶警把所有坚定的大法弟子关在一个寝室里。大队长张桂梅写了很多攻击大法及师父的标语贴在墙上。何华多次主动找管教及大队长谈话让他们把这些标语拿下来,并告诉他们写这些东西对他们不好。可是他们根本不听。一次我们几个坚定的大法弟子把所有这些标语撕了下来,这可惹恼了恶警,他们又写了更多的标语,趁我们上厕所时间贴在墙上。等我们回来时,恶警疯狂地叫嚣着:看谁还敢揭。何华第一个冲上去,动作利落地爬上了铺,撕了几张,还没等撕完,就被几个恶警和刑事犯拽下来拖出去。随后我和几个大法弟子也爬上去要撕,也被恶警拽下来拖了出去。

当我被拖进办公室时,看见何华等大法弟子的双手反背着被手铐铐住,嘴用胶带粘上了,还在脸上贴了一张标语,光着脚站在地上。我一看她们被弄成这样,上前就把粘在她们脸上的标语撕了下来。恶警恼羞成怒,拼命地打我耳光,拳打脚踢,当时我只觉得头晕目眩,站立不住。她们住手后,又用皮带把我反绑在铁架上。这时从楼上下来几名男恶警和一个女恶警,用剪子在我们头上乱剪一气,剪得很难看,并取笑我们说;“你们是疯子。”恶警又用电棍电我们。就这样,他们还不罢休,先把何华关进了小号,随后把我也关进了小号。虽然我俩没关在一起,但是我俩的处境是一样的。当时得有零下30多度,窗户上上了一层厚厚的霜,屋里没有取暖设备,把手反背着铐在铁门上,只能坐在冰冷的地上。每天只让吃半餐(其实只是几勺粥而已),当时我和何华只穿了一件薄毛衣。可想而知,饥寒交迫,昼夜难眠。恶警经常喊一声,让我和其对话,看看我是否被冻昏过去。由于长期不能平躺,只坐在地上,我的手肿得象馒头,疼痛难忍。每天不让洗漱,头皮的灰很厚。就这样我被关了近半个月,而何华被关了一个多月才放出。出来时整个人消瘦一圈。

劳教所恶警为了创利润、增产值,经常强迫我们加班加点干活,有时饭不吃也得干活,致使大部分学员身体承受不住,出现病态。何华勇敢地站出来,把法轮功学员每天创造的利润、产值一一列出表格,给管教看,并指出这种超时的劳动是虐待行为,遭到恶警张桂梅的毒打。

何华因为抵制邪恶,经常遭到恶警的谩骂、侮辱和殴打。

就这样到2001年我们在魔窟里苦苦煎熬了360多个日日夜夜。这时何华的劳教期限已到期。劳教所只因她不写“决裂书”、“悔过书”,加期1年,还逼迫戴劳教名签。何华认为自己修炼法轮功做好人,并没有违法,所以拒戴名签,经常被关小号,在那里挨饿受冻。很多大法弟子在何华的带动下,纷纷起来反迫害。劳教所害怕何华影响其洗脑,于2001年9月11日把何华送到九台劳教所进行迫害。

以上是我耳闻目睹的事实片段,更具体的有待于多方了解。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