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劳教所的变相无期徒刑、奴役和体罚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4年1月16日】

1、变相的无期徒刑

“不悔过,别想从专制机关的大门走出去。”

作为天津地区,只要进了劳教所,不写“揭批”的材料,就没有走出去的希望。到期了,不承认“X教”,加期半年;还不承认,再来半年;还不写,重新判决,期限两到三年。就这样,有的大法学员被非法判劳教一年,都呆了快四年了。好多家庭本来不反对炼功,在这种“永远看不到光明”的压力下,违心地提出了离婚。而那种每次见面时撕心裂肺的场面,就连因吸毒、盗窃等被劳教的人员都潸然泪下。为了不增加家人的痛苦,许多大法学员忍受着江氏集团造成的多少妻离子散的伤痛。

2、难耐的寂寞

劳教所里,总有一到两个不用花钱的忠实“保镖”,受干警的指示时刻守护在你的身边。你没有与别人说话的权利,你没有独自行动的自由(非大法学员可以),甚至你上厕所,干活去加班,也得其他人在场才行。你勤劳,扫完地,将土倒出去的权利都没有,除非你的“包夹”与你为伴。排队时,你与其他的法轮功学员得隔开,开展活动时,你随时面临着调换位置的可能性。平时,你也有一个固定的角落,不能随便移动。不能拥有纸笔,不许接见亲人等,就连上厕所,也得先派人看看,里边没有了坚定的大法学员,你才能进去。稍不注意,便被冠以“不为别人着想,给别人添麻烦”的罪名,还有站壁子的危险。邪恶之徒妄图用难捱的寂寞孤立来摧毁大法弟子的正信。

3、身体和精神上的折磨

劳教所里的劳动强度让人谈之色变,从一睁开眼,有时还来不及洗漱完毕,活便已经堆到了眼前,晚上十来点收工是正常事,好多时候就到了两、三点,甚至两点收工,四点接着干,而且持续很长时间,通宵不眠也是常有的事。

当有人问到队长劳动时间的问题时,得到的回答却是:“还有没活的时候啊”,原来劳动时间还有这种算法,也算是中国特色了。然而,这也成了劳教所利用的一着棋。如果你在压力下放弃了信仰,你就只用干一半的活;坚定不移的,就要加倍干,以此来给人施加压力。

你得拼命干,不能抬头,你得加班加点,甚至大家都休息了,你还得熬夜将你的产量干完。这只是一方面。另外,你会面临着别人“睡觉后站壁子”的危险。半夜三更的,别人都睡了,你独自一个人面壁站着,困意不时袭来,其实就是一种变相的体罚。

更有甚者,关禁闭一关就是半年,冬天挨冻,夏天挨叮(特毒的大蚊子)。吊铐在床上(上下铺),一铐就是七八天。四肢固定在床上,半年,一年。拉到一个地方,派人毒打,用电棍电;还有的吸毒人员将老鼠放在学员的脸上,如此种种,都在身体摧残的同时,消磨着人的意志,考验着人的耐力,对人进行着身体与精神上的双重摧残。

以上还是比较柔和的。当恶警“转化攻坚”时,你会被隔离在一个地方,派人轮番看着,竭尽诱惑与侮辱、谩骂、哄骗、人情、亲情、体罚等一切能用的手段折磨你,企图逼你放弃真善忍。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