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河北盐山县父老乡亲的信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4年1月22日】春节之际,向各位朋友通报一下被封锁而不让咱老百姓知道的一件事:法轮功在六大洲60多个国家和地区广受欢迎,世人皆知。然而在我们这儿,在御用媒体的粉饰太平下,掩盖着那个当权小人对法轮功修炼者的残酷迫害。以下是发生在我县的一些情况,故事太多,由于篇幅所限,这只是其中的很少一部分。法轮大法救度世人,切莫相信邪恶谎言,希望各位珍重千古不遇的真相。

恶人恶行及迫害实录篇(6个典型事例)

一、2001年元旦期间,盐山县政府、公安局、刑警队非法抓捕大法弟子,对进京上访的学员更是凶残,以毒打、抄家、拘留、劳教、巨额罚款等手段迫害大法弟子。有消息传出盐山县政法委书记王太昌,在石家庄、唐山劳教所拒收大法学员的情况下,竟然采用送礼行贿的方式以期达到劳教学员的目的。

盐山县孟店派出所警察刘涛、高学武逼迫学员脱下衣服、鞋子,用凉水往学员身上、脚上浇,并且晚上仍强迫学员站在室外受冻,当时春节前后正是数九寒天,有的学员脚被冻烂。

盐山县拘留所非法关押着50-60名学员,多人被非法劳教,包括盐山县城8名学员,其中刘建东(城关镇人)被非法关押在石家庄劳教所一中队;盐山县庆云镇3名学员:杜俊青(后簸箕村人)被判三年劳教、王洪耀(中秦村人)被判两年劳教,均在石家庄劳教所,于明静(玉皇珍村人)等被非法判两年劳教,关在唐山开平女子劳教所。

盐山县其他学员刘景辉(南关人)、李秀梅、赵瑞凤(均为盐山县粮食局下岗职工)、邢秀云(庆云镇中秦村人)、于水亭(庆云镇于环珍村人)被非法关押在县拘留所。有消息传出,那里的学员被迫长时间体力劳动,每晚只许睡两个小时,而且面临高额罚款,最少千元,或被非法劳教,拿不出钱的就抄家。如吕凤阳(望树镇大王堡)被非法罚款5000元;刘景辉被抄家数次,电视机、录音机均被抄走,农用三轮车也被开走,并被罚款;其余学员家有的甚至连农用水泵、缝纫机、自行车(已破旧几乎不能骑)、粮食(仅有的几袋玉米)、耕牛、家具、衣服、小卖部的啤酒等均被抄走,家中被洗劫一空。

盐山县庆云镇政府大院的车库曾非法关押过20名大法学员,冰天雪地,不许家人送饭、衣服、被褥,不准见家人,每天只卖给一个馒头(10元一个)。学员绝食抗议6天后竟遭毒打,打学员时公安关灯用手电照着,用很粗的棍子打、电棍电,有的学员一夜竟被毒打3次,被打得不能走路。公安严密封锁消息,并变本加厉地毒打他们怀疑透露消息的学员。

还有许多学员被迫离家出走,如邢秀华(盐山县城关镇)、杨月亮(盐山县医院职工)、刘淑贞(盐山县刘红庙村)、张玉凤(盐山县南铁厂退休职工)。相当多的学员被开除工职、停发退休金等。

二、2001年元旦的前一天晚上,为了证实大法,河北省盐山县众多的大法学员都进京去了天安门。县公安局和各派出所得知消息后,动用了大量人力、物力包围村庄,妄图拦截,发现人去屋空后,追往北京。二、三天后许多大法弟子被当地公安认领带回。

盐山县千童镇派出所指导员刘国清多次指使冯明(给书记开车的司机)、刘兴云和几名警察毒打学员。史运起、刘焕伟等人被打得口鼻出血,浑身青紫。暴徒们还用钢筋戳学员脚面,在零下十几度的气温下将五十余岁女学员李秀玲铐在室外,冻了一天一夜。还折磨学员,逼迫学员写悔过书。十余名大法学员不分男女被同时非法关押在一个狭长的破车库里,屋内阴暗、潮湿、寒冷至极,躺不下,只能坐在一个破躺椅上休息。有时暴徒们闯进来把被子和棉衣夺过去扔出门外,晚上他们还经常喝醉酒抓住学员随意殴打,二十多天后逼迫学员的家人交足罚金才放人。

没有被抓到的学员,均被抄了家,屋里屋外被洗劫一空。学员刘树甲在北京某看守所绝食抗议被无罪释放,想不到回家后千童镇派出所照抓不误,毒打一顿,一直到写了保证书并递交了罚款才被放回。

3月1日,暴徒们再一次非法将大法弟子非法拘捕、关押。一名大法弟子进京后未回,警察将其家门锁砸坏,将门打开,非法抄家后又多次搜查,并在没有搜查证的情况下,肆意搜查其邻居及亲朋家,翻墙爬屋,执法犯法,激起极大民愤。

大法女弟子高翠霞被暴徒抡起板凳腿毒打,打得浑身青紫,遍体鳞伤;暴徒还撩起她的衣服,用钢丝钳夹她的肌肉,并要其交罚款1000元。其他人因交不出罚金一律不放,又被非法关押了二十余天。

三、河北省盐山县千童镇派出所疯狂迫害法轮功学员。三年多来,派出所长张墨祥经常带领恶警们非法抓捕法轮功学员,什么“中央会议”、“五一”、“十一”、“元旦”等,每次不落。在派出所里,恶警人性皆无,用棍子疯狂毒打学员,棍子都折了好几节。恶警们疯狂打学员的脸,以至脸上的肉和骨头脱离。三九寒天把学员绑起来整宿冻。女学员的衣服被它们撩起来用铁钳子夹肉。逼迫学员扭着跳着骂师父、骂大法。罚款、抄家、翻墙入户、毁坏房子等更是家常便饭。

下面这一家所遭受的迫害、痛苦是难以想象的:兄弟俩、妯娌俩都是法轮功学员,只因修真善忍做好人遭到无端的迫害。弟弟被抄去全部家产,大到三马车,小到衣服被面,及至喂养的几只羊,全部被劫掠一空。回家后一切皆无,空空的房子无立足之地,只好外出,租房住。弟弟夫妻俩又在租房处被抓,受尽了酷刑折磨,弟弟被非法判刑,弟媳绝食抗议,被放时,公安承诺她回家养好身体照管孩子。可千童镇派出所所长带领一帮恶警半夜三更地去娘家、婆家抓人,使其无法照顾孩子。哥哥嫂子去北京上访被抓进镇派出所,嫂子被罚款500元,派出所骗说交2000元可把哥哥放回,但不仅没放人,还把人非法判了4年刑。家中只有嫂子一个大人照顾几个孩子,即使这样它们还是抓了放,放了抓,没完没了。在这期间,它们还多次骚扰孩子们,使孩子们不得安宁,幼小的心灵在精神上受到了难以承受的打击。2003年2月26日晚,所长又带人到处爬墙抓人,当夜12点左右又到嫂子家,边砸门大叫,边翻墙把几个窗户拧烂,从窗子里钻进去,进屋就抓人,并把来看80多岁老母的姐妹俩和一个走亲的表妹摁头、按脖子,她们说“我们是走亲的”,歹徒们说“走亲的也不行”。抓到派出所后和早抓去的法轮功学员关进冰冷的车库里。而办公室里恶警们早就摆好了酒肉菜,它们边吃喝,边狂说狂笑。有的恶警说咱们的所长快领赏了,连××的人都给抓来了,真厉害。第二天早上恶警察把嫂子送进盐山县洗脑班,至今还被关在洗脑班。家中只剩下哥哥家的一个孩子,照看80多岁的奶奶和叔叔家的两个弟妹,可想而知孩子们是多么的艰难啊!

四、刘淑贞(盐山县刘红庙村人)于2002年6月14日在孟村被非法抓捕,当晚被恶警带回盐山县公安局。沧州市国安大队贾支队长、刘支队长、王某等5名凶犯负责刑讯逼供。这些曾亲手迫害程儒林、杨全利、郭汉坡等大法弟子的恶警,把毒手又伸向孟村、黄骅、盐山等地搜捕当地流离失所的大法弟子。它们为了从她口里得到资料来源和同修的下落,围着她大打出手,拿胶皮棍不停地抽打胳膊、肩头、臀部、大小腿。参与迫害的盐山恶警王文平抓住她头发抡起来往地上摔、撞沙发、撞地板、上下蹲,头发一捋捋往下掉。当时被折磨虚脱得没有一点力气,不知不觉,小便失禁三次。从这夜开始,它们轮番上阵,昼夜不让睡觉。它们给戴背铐、用电棍电、用牙签钉手指尖、用钢笔剔肋骨、用烟卷头烫手腕、烫脚趾头(脚趾头烫起泡,手腕烫伤多达24处)、倒拿螺丝刀敲打脸两侧的颧骨,打耳光更是家常便饭。这些恶警一边打一边骂着极其下流的脏话,叫嚣着不老实交待就扒光衣服扔到男号去,等等……。刘淑贞问它们:“你们家里没有姐妹吗?你们对她们也这样说话吗?”它们真是人性全无啊!

它们变着法折磨刘淑贞,一次它们用白铁皮桶扣在她头上,用毛巾被把桶口堵严,用棍子敲打桶底,头在里面呼吸困难震耳欲聋,折磨20多分钟,事前它们卖弄说,用这种刑罚治人承受不了几分钟。一次它们觉得拿竹签钉手指尖不解气,打发一干警找盒图钉往脸上钉,这位干警转了一圈说没找到。事后他告诉刘淑贞不是没找到,他也不忍心看它们折磨她了。就这样它们不让睡觉持续折磨她长达6天6宿。刘淑贞绝食绝水以示抗议。

这期间,盐山县公安局又非法抓捕了一个姓李的女同修,关在离较刘淑贞近的办公室里,王文平等负责审理。不堪入耳的打骂声不时传过来。盐山公安局办公楼阴森恐怖,成了摧残大法弟子的酷刑室。

刘淑贞被送进盐山看守所时已经被折磨得面目皆非,浑身是伤,手、脚、胳膊、肩膀、臀部、双腿都肿起来,脸变了形,不能走路,大小便都得让别人架着。囚室的女犯们看她这个样子都哭了,问犯了什么罪,警察为什么这么狠毒?淑贞告诉她们,我是修炼法轮功的,没犯罪。世人都知道,法轮功学员都在修心向善做好人,没有罪!在遭到造谣陷害无端打压时,学员自发地站出来讲真相、维护真理、呼唤正义更没有罪!一个政府为什么怕人民讲真话呢?全国有多少学员被抓被打、被非法关押、被迫害致死?谁是谁非,谁善谁恶,明眼人一看便知。

在看守所期间,刘淑贞继续绝食绝水,抗议恶警对其迫害。盐山公安局不但不惩罚打人凶手,却上下封锁消息,强行灌食,不让她与家人见面。有善念的狱警和囚犯都暗地里骂参与迫害的恶警;一女犯向淑贞表示出去后一定学法轮功;一男犯写一纸条传给淑贞,写着“我永远记着真善忍、法轮大法好!”淑贞很感动。干警也多次向市局打电话反映淑贞伤势严重身体极度虚弱,并告知盐山县检察院。检察院派人检查伤势,一一记录,很是气愤。世人这一切正的表现有力地回击了邪恶。6月28日夜,淑贞突发不适,生命垂危,被送到寿甫医院抢救,后警察为推卸责任通知淑贞的家人接回。恶警威胁说以后要随传随到,不能跑,跑到哪儿也能抓回来。

五、戏做新闻众人识破谎言难长弄巧成拙

2003年三月的一天,六辆警车浩浩荡荡来到河北省盐山县边务乡西楼村郭玉亮家的房前,下来近20名全副武装的警察,还扛着摄象机。村民们感到好奇,都驻足观望,警察不许村民们靠近,不许观望,但还是有人目睹了这场“戏”。最后从车上下来的是扮演去年因修炼法轮功被捕的村民“郭玉亮”,在警察的指挥下,假“郭玉亮”手舞提前准备好的瓦刀(其实真正的郭玉亮不是瓦匠,他家根本没有瓦刀,去年被捕时,他是赤手空拳)。看到这种拍电影的场面,村民们一下子想起了去年的一幕——

2002年夏天的一天,在地里刚种完玉米的郭玉亮,刚一回家,便被警察堵在家里,他无路可走,便爬上房顶,正告警察们:不要相信江××的邪恶诬陷宣传,不要做江××的走狗,不要迫害无辜的修炼法轮功的群众。西楼村的众乡亲都亲眼目睹了郭玉亮是赤手空拳。可如今,为了“表现”法轮功的“不善”,必须让“郭玉亮”手持瓦刀,口中高喊:“来!一个对一个的。”看到这种拍戏的镜头,西楼村的百姓们明白了这几年来政府及舆论对法轮功的宣传都是栽赃陷害。当时郭玉亮的二嫂便对他们说:“他什么时候说过这话?”

据知情人说,这场戏是保定市公安局(郭玉亮被关押地监狱)与沧州市公安局联合拍摄的,当时盐山610头目高琮德也在拍摄现场,对群众说组织一下材料。为拍这场戏,保定监狱曾用尽酷刑、恐吓、诱骗郭玉亮,甚至以减刑为诱饵也未达到目的,而只好弄了个假郭玉亮。

几年来,河北公安虽然在镇压法轮功中不遗余力,但拿出的宣传材料很少,为此河北公安受到中央610的批评,所以河北省公安厅极力敦促唐山、石家庄、保定、沧州等监狱、劳教所搜罗、编造材料,编排、拍摄栽赃剧本,当作新闻去哄骗群众,“戏文”成新闻。不知玩弄政治手腕的骗子们要把谎言说到何时?

另外,盐山邪恶之徒对大法弟子非法开庭、判刑时,有的不通知家人、亲属。以至人被非法判刑送走后,很长时间不知人去向。

六、一位女大法弟子和其丈夫遭受的迫害(下面是自诉)

我是河北省大法弟子,从98年4月份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修炼不长时间,身体一切疾病皆无。修炼前,曾患有脑瘤、贫血、气管炎等病症,花去了5万元钱也没治好,家庭经济状况一度恶化。修炼法轮大法后,一切病状全部消失,而且思想境界提高了,道德水平也提高了。丈夫看到我在身体上和思想道德上的变化后,他一看法轮功真好,就和我一块修炼了。

可是修炼不长时间,1999年7月20日江××就开始了对大法的迫害,我和丈夫及其他大法弟子一样都受到了非人的迫害。迫害开始不久,我和丈夫还有很多其他大法弟子便被非法关押到盐山县看守所,大家都是经过绝食抗议,才被放回来。

后来邪恶的迫害一步步升级,我和丈夫都被非法开除工职,并被抄家,我家的彩电、农用三马车、录音机、放像机还有大法资料全部被抄走,恶人还抢走了1000元现金。公安局及610组织还非法判我一年劳教。

恶警对我丈夫的迫害更为残酷,一上来先是一顿毒打,如不回答它们的问题就打个没完,恶警对他折磨了8个月(在看守所),最后将他非法判刑7年。现在他还被关押在保定牢狱。

丈夫被非法判刑后,恶警是这样对我进行迫害的:不管是白天,还是晚上都是翻墙而入,一进门二话不说一顿乱翻,最后把我带走。晚上是我一个人在家,一般它们都是晚上去,10点、12点、1点、3点,一去就是好几个便衣恶警。这不是强盗行径吗?一个好端端的家庭就这样被这伙披着合法外衣的强盗弄得支离破碎。

报应篇

江氏集团的无耻诽谤使没有分辨力的人仇恨大法,使没有正义感的人为了维护自己的利益而明明白白地迫害好人,更使势利小人为了加官进爵而不择手段地迫害大法弟子。但天理公平,善恶报应丝毫不爽。希望人们以此为戒,做事凭良心。

1、盐山县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王太昌,两年来助纣为虐,多次组织迫害法轮功群众,使数十名法轮功学员遭非法判刑、劳教、关押、被逼流离失所。数百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罚款。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王太昌现在患面部神经病,面部变形,异常丑陋,医治数月不见好转,在石家庄住院治疗。

2、原盐山县庆云镇党委书记刘宝亭,自99年以来,极端仇视法轮功,对法轮功学员非常狠毒。2001年元旦,曾将30多名法轮功学员男女混杂关进了车库里10多天。当时天降着大雪,车库外冰天雪地,车库内寒气逼人,他们不让家人送被褥和其他生活用品。车库内只放两个旧轮胎学员轮流坐。很多学员手脚冻得红肿。之后它还对百余名法轮功学员敲诈勒索,每人逼交千元保释金不予退还。

2001年元旦后,在从北京押回进京上访的学员途中,把60多岁的老人(女学员)铐在双排汽车的车梆上站立半宿。三百多公里的路途颠簸,加上刺骨的风雪,使老人难以坚持。回来后,又把她铐在庆云镇政府院内的树上,直到天明看到老人昏了过去才算罢手。这都是刘宝亭指使所为。2001年初夏,刘宝亭因解决回汉族纠纷不公被村民用猎枪打死。

3、盐山县公安局国安队刘振明,原在城区派出所,他积极参加迫害法轮功活动,2001年7月外出途中,车祸骨折。

4、盐山县小庄乡西宋村支书李某,两年多以来,充当江罗集团爪牙,卑鄙的监视法轮功学员的一举一动,为派出所通风报信,并经常撕、揭、涂抹法轮功真相材料和标语,李某作恶已殃及家人,两个儿子在车祸中一死一伤,老来丧子,自食恶果。

恶人榜
盐山县恶警电话:杨建忠(局长,犯罪头目)
王文平(国安大队恶警)0317-6222721(宅电)
盐山县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迫害法轮功的主要负责人)王太昌电话:6221835,
盐山县政法委书记高崇德副书记、马瑞才,电话,6221756
政保科:6225554
城区派出所:6221475
城关派出所:6221077,6222110
看守所:6261342
检察院检察长办公室:6221768
齐开泰:盐山县县长电话:0317-6221219
王建国、张庆国:0317-6225356、0317-6221029、
刘宝亭:盐山县庆云镇党委书记
李金环:盐山县庆云镇副书记(610主管迫害法轮功)
范春田:盐山县庆云镇镇长电话:0317-6340005、0317-6340232
王伟平:盐山县庆云镇派出所所长电话:0317-6340046
盐山县刑警三中队(主管抄家)电话:0317-6226110
望树镇派出所:0317-6350034
孟店派出所:0317-6360050
工业局电话:0317-6221208

告诫篇──给盐山县“610”办公室不法之徒的公开信

春节之际,希望你们慎思:盐山县“610”办公室超越宪法,践踏人权的不法行为早已引起了人民群众的愤慨。对法轮功学员只要其承认炼功,你们就对这些善良的百姓任意拘留、随便罚款;炼功人的诚实换来的却是你们残酷的镇压,你们的宗旨似乎就是逼迫人们说假话。你们对法轮功学员非法判刑、劳教,使他们有的妻离子散,有的流离失所,有家不能回;子不能尽赡养老人之孝,父不能尽抚养孩子之责;在你们的授意指使下,各镇政府把法轮功学员关押在车库里,外面是冰天雪地,车库里寒气逼人,学员家属送来的棉被、棉衣被你们拒之门外,导致学员们的手脚都冻成了紫萝卜。在洗脑班里,学员们被戴上手铐,被警察用电棍电击,有的学员不堪忍受,挣脱了手铐,走出“魔窟”,有的学员以绝食抗争,竟被强行灌食。

法轮功学员修心向善,社会上一切不好的现象(贪污腐败、吃喝嫖赌、偷抢等)都与之无缘,极大地提高了人们道德水平,他们所做的也只是揭露这场迫害(在不公正的待遇下得允许人说话,这是做人的基本权利),启迪人们的善念,救度众生,此外别无它求。

别不相信善恶有报,无数事实已经证明这是永恒的真理。古罗马迫害基督徒时爆发瘟疫死了很多人,历史惊人得相似。现在的“非典”瘟疫不正是对人的警告吗?“二战”时期的战犯及现在的“萨达姆”发动战争,乱施酷刑已经受到、必将受到正义的审判。“文革”结束后被纠察出的“三种人”不就是当时盲目效忠林彪、“四人帮”,为出人头地而做恶的那帮人吗?他们并没有是因为执行上级的命令而得到任何宽恕而逃脱良心和社会的追究!前车之鉴不应牢记吗?江××出于小人嫉妒之心,在没有得到政治局会议的同意下,一意孤行,效仿文革手法,悍然发动了对法轮功上亿人的迫害,并通过中国驻外使馆把迫害延伸到国外。迄今为止已知有800多大法弟子被迫害致死。无数人被判刑、劳教、开除工职、不让上学、升学、乱施酷刑、甚至采用“连坐”手段牵连家人。在大批工人失业、民不聊生的情况下却动用国家四分之一的国力迫害上亿修心向善的炼功人。至于说“天安门自焚”——则完全是江××一手导演嫁祸于人、栽赃陷害的丑剧。法轮功禁止杀生,自杀更是不允许的,为什么你们周围的那么多学员没有一个自杀?要是那样的话,中国得死多少人?为什么“自焚”的那几个人不让和外界接触?为什么不敢让第三方独立调查?这场“丑剧”漏洞百出。如今江××已被告上多个国家法庭,面临的必将是正义的审判。

我们就来说一说发生在身边眼前的报应:王太昌虐待大法学员,面瘫月余,不能参加大小会议,这是事实吧?!穷凶极恶的镇书记刘宝亭(就是去年下雪时第一个指示在车库里冻学员的那个)死于非命,是事实吧?!公安局政保科长刘振明出车祸后,几个月不能上班,是事实吧?!有个派出所所长曾疯狂镇压法轮功,后因责任事故牵连被撤职,是事实吧?!你能保证继续作恶不会有悲惨的结局吗?人不治天治!不是不报,时候未到。不要认为神的存在是迷信,本来从你的大脑里,从你的灵魂深处,你都知道神是存在的,不然你为什么还相信算命?只是现在你被当代迷信和宣传异化了。

几千年来,祖祖辈辈、世世代代都在迷中相信神的存在,为人处事按照一定的道德标准来约束自己的行为,古人就不聪明了吗?只有固执的人和少于追求的人,才以学到的一知半解来否定自己未知的东西。这些你们想过吗?你们为什么这样死心塌地地为江泽民卖命而不怕损德呢?就因为想升官发财吗?你可能说是为了挣工资、为了生活,可是人造的业都得自己还!你们这样为谋取高官厚禄而对善良的人大打出手,这符合做人的标准吗?悬崖勒马吧,善待法轮功,为了你们自己的未来。

正告迫害大法及大法弟子的邪恶之徒:邪恶能逞凶一时,绝不能逞凶一世。当真相大白时,你们能有路可逃吗?善恶到头终有报,大法弟子们在这样遭受严重迫害的情况下还在慈悲地启迪人的善念,作恶者地狱里都放不下啊。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