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记者的信:莫为眼前小利失去永远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4年1月22日】

××记者,你好。

从事记者职业这么多年,你也算是资深记者了,作为你的同行和朋友,我经常在报上见到你的文章。有的文章敢于揭露社会问题,弘扬正气,为人间正义而呼,有一定的深度和力度,为你感到高兴;但有的文章与事实不符甚至相反,如你写的有关法轮功方面的几篇文章,对读者是误导和欺骗,对自己是祸根(请容下面细说),真为你感到担心和惋惜。

新闻的道德是真实,记者最可贵的是有独立的思考能力和对事物的独到见解和分析判断。你既然写法轮功方面的文章,你研究过法轮功吗?你平静地不带任何观念地完整地看过法轮功的一本书吗?法轮功真的象你写的那么不好吗?事实上,镇压法轮功完全建立在诬陷和谎言的基础上,就如过去的反右、对待刘少奇、彭德怀、张志新一样。如果法轮功真是当今的佛法,那诽谤法轮功的罪可不是闹着玩的。不知你是主动的还是上级的压力,都是有责任的。不要再写这类言不由衷、自相矛盾,为迫害涂脂抹粉的文章了。作为你的朋友,我们真的很为你担心,真的不愿看到你因此而有什么不幸。

你知道那些法轮功学员承受着多大的酷刑、痛苦的压力吗?你写的那些所谓转化、悔悟、醒悟的背后,是有信仰的人们精神被强奸,身体被摧残,这些巨大的压力,扭曲了他们的灵魂和本性,在一个官方记者面前,他们说的是心里话吗?我们可能都有过被强迫说违心话的经历,是非常痛苦的。“反右”和“文革”时,有多少人被逼把自己、把自己的信仰、自己的亲人骂得一无是处,连刘少奇、邓小平都低头认罪,发誓永不翻案。你如果查看一下他们陈列在博物馆的检讨书,是那么的深刻,那么的彻底!其实字字都是血和泪。不能让这悲剧重演了。我们应该同情他们,力所能及地帮助他们,不能再加重对他们的伤害了!否则,我们的良心会不安。

顺便寄去两份材料,希望能引起你的思考。

祝新年快乐!事业顺利!

你的朋友


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

法轮功是一个以真善忍为准则的群众性修炼活动,其宗旨是修身养性,回归先天善良本性,做好人。目前,已传到世界60多个国家,所到之处,使炼功的群众告别病痛之苦,人心向善、道德回升。所以才有这么多人炼,法轮功作为中国气功的一种,为祖国在世界上争得了荣誉。然而就是这样的好功法,江××却由于个人的嫉妒,不顾上亿群众炼功后身心健康的事实,非要找个罪名把法轮功灭掉不可。于是就有了镇压法轮功这场运动。

为了达到所谓转化目的,全国6000多人被判刑,10万多人被劳教,1000多万人被非法抓捕关押在看守所及法制教育中心。在这些地方对法轮功修炼者进行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如长时间拷打、背铐、吊铐、固定在“死人床”上、坐老虎凳;三万伏高压电棍击脸、口腔、乳房、肛门、生殖器;强奸、冻饿、冷水浇、曝晒、开水烫、炮烙、烟头烧、针扎指甲、野蛮灌食、灌粪便、灌盐水、灌辣椒水、打破坏神经的毒药等集古今中外的各种酷刑。比孙志刚受的毒打超出千百倍。经核实有名有姓的被打死的就有850多人。仅石家庄市就被迫害死8人。请看以下实例:

1.丁刚子,男,47岁,河北省石家庄市赞皇县城关镇东街大法弟子,从99年7.20后却遭到无端的迫害,先后被非法关押五次,三次从家中被无故抓走。县看守所的狱卒用戴背铐、上脚镣、电棍电等酷刑折磨他,还经常指使犯人殴打他。丁于2001年6月11日被迫害致死。直至上午大约9点左右,看守所的狱卒才装模作样地将戴着手铐、上着脚镣的丁刚子的体拉到县医院急诊室。当时医护人员发现死者尸体已发臭,招满苍蝇,准备推入太平间。但犯罪警察却强迫医生“抢救”,以开脱罪责。

2. 陶洪升,男,46岁,河北省安全厅四处工作,因炼功,1999年12月被开除公职和开除党籍,劳教三年,关押在石家庄市劳教所二大队201中队。在被关小号期间,极其艰苦,食品霉变,有时在吃的饭菜中竟出现3厘米多长的虫子,陶洪生每天拉肚不止,直至便血,近20天卧床不能进食,呼吸困难、腹泻、水肿。2000年9月20中午1:10分钟左右,陶洪升永远地闭上了他的双眼,离开了他的妻子和两个女儿。

3. 丁延,女,32岁,石家庄市人。因修炼法轮功被非法判刑四年,先后关押于石家庄市二监狱女子中队,河北省保定太行监狱女队,河北省承德监狱五监区女队。承德监狱用各种酷刑迫害大法弟子丁延。2001年8月18日晚在承德监狱被迫害致死。

4. 丁立红,男,36岁,石家庄市铁路局司机。因修炼法轮大法在山西省榆次县去同修的住地时被山西公安绑架并秘密关押。在丁立红被关押并被迫害至生命垂危期间,山西警方丝毫未向丁立红的家属及亲人透露任何有关他的消息。一个多月后丁立红的父母被通知到山西认领尸体,随后就地在山西强制火化。

5. 左志刚,男,33岁,在河北省石家庄中山路一家电脑公司工作。因修炼法轮功2001年5月30日,把他非法抓至石家庄桥西区公安分局。后进行刑讯逼供,左志刚当天就被这伙凶犯毒打致死,尸体伤痕累累,一只耳朵呈黑紫色,在后背腰部有两个方形的大坑,脖子上有很细的绳索的勒痕。

6、白玉枝,41岁,井陉县微水镇工商银行工作,井陉县政协代表。因修炼法轮功, 1999年底被非法劳教于石家庄第四大队,截至2000年10月,她被辗转河北几处劳教所、看守所、精神病院、戒毒所,累计被非法关押11个月、绝食抗议9个月,当时胃粘膜全部脱落,吐血和便血伴随着严重缺钾,视物昏暗,体重仅剩下七、八十斤,生命垂危,公安才让家人接回。 2002年8月底她被石家庄市桥西公安分局绑架,红旗大街派出所把她打得不成人形, 2003年5月被石家庄“610”非法判刑关押于石家庄二监狱。目前饱受残害、长期绝食的白玉枝已双目失明,脚、腿、双手颤抖,痛苦至极,理应保外就医释放,但二监狱却禁止亲友探视。

莫为眼前小利失去生命的永远

天理是最公正的,迫害佛法和修炼人天理不容。有的人迫害法轮功出了事,就认为是法轮功学员咒的,其实不是法轮功要惩罚他,是天理不饶他啊!佛法是慈悲的,慈悲到你只要对大法有个正确的认识,不去破坏大法,就能有一个好的现在和将来。法轮功学员给你讲真相、劝善就是为了人免遭天理的报应啊!这场镇压法轮功的运动,不只是对法轮功修炼者的残酷迫害,同时对整个中国大陆的人民造成的伤害也是灾难性的。因为全国上下都受江的谎言欺骗,扭曲了判断是非善恶的标准。特别是一些为了求得一官半职的人,在上级错误的、非法的指令下,为了眼前利益,却失去了一生乃至生命永远的宝贵东西。请看下面的实例:

1、赵庆祥,男,48岁,河北省石家庄市彭后街派出所所长。在迫害大法弟子时不遗余力,多次非法抓捕、毒打大法弟子,并借机敛财。2001年4月20日,他突然发烧,随即住院,后几天全身发痒,10天后,于2001年4月30日死亡。医院将其尸体解剖,发现五脏六腑都已溃烂,死相极其恐怖,此人平时身体强壮,毫无病态,许多警察都说:坏事干得太多了,报应来了。

2、在“十。一”前,华北制药厂不法官员将修炼法轮功的职工高文智骗到“省会法制教育培训中心”强行洗脑摧残。其车间主任和书记绑架他后不到一个月,两人均遭恶报。车间主任在车间路过正干活的工人面前,被工人正举起的斧头击中头部太阳穴附近,受伤后到医院治疗。书记在下夜班回家的路上,自己撞到了广告牌上,撞折了两根肋骨。

3、鹿泉市八街的曹万明,不听善劝,他经常诬蔑法轮大法,看到墙上有“法轮大法好”字样,就领人一起涂掉,边涂边说不信有报应。几天后得脑血栓,很快于2003年2月初死亡。

4、2003年5月26日在河北南宫的恶警对大法弟子进行了又一次大规模的非法抓捕。几百名大法学员都被抓到公安局后非法抄家,并且恶警勒索每人2000元至5000元不等,把坚定的大法弟子送到河北省邢台市洗脑班,每天勒索生活费50元。结果七月份迫害大法弟子的恶警徐保荣与手下的三名恶人遭遇车祸,当场死亡。另外三名恶人重伤,至今仍住在医院。

5、辽宁省辽中县第二高级中学校干部多次诋毁大法,自校长巴启金恶报丧子之后,该校原德育主任范东山恶报丧子重现。2003年10月中旬范的独生子突发急性胰腺炎,月末就死亡了。此事在该地区引起轰动,人们一时间议论纷纷:“二高中怎么了?领导连续死儿子,那地方够邪门的。”

6、吕鸿儒,男,70来岁,郑州大学哲学教授。1999年7.20以后,他卖力地配合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他利用自己的身份,到处做报告攻击法轮大法,并在河南电视台上大肆诬蔑法轮大法。2003年8月初一天,吕携妻、女、女婿和十来岁的外孙女一行五人,开车回老家,自撞在一大货车车尾,造成老两口、小两口当场死亡,小外孙女受伤的惨局。更惊人的是吕鸿儒本人面部嘴撞没有了。知道此事的很多人议论:“这是他天天说法轮功的坏话,得的恶报呀!”

7、沈阳市苏家屯区官立村68中学美术教师张同兴,曾组织学生在诽谤法轮功征签活动中签名,且亲自画漫画攻击谩骂法轮功创始人。2003年8月11日,张同兴在官立村一处废弃鱼塘钓鱼。天忽降大雨,他便在一树下避雨,忽然,五雷轰顶,张同兴应声倒地而亡。死者头部有大洞、后脑流血,前胸、头发焦糊、合抱粗大树劈开三米裂痕、树皮烤焦裸露树身。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