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进京上访所遭受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4年1月22日】我今年28岁,因坚持“真善忍”的信仰多次受到江氏政治流氓集团的迫害,给我及家人带来巨大的精神压力与痛苦。

我从96年5月开始修炼法轮功,学功后戒掉了多次下决心都没有戒掉的烟酒,瘦弱的身体也胖了,以前上中学时的胃病、黄胆肝炎完全好了,七年多没吃过一片药,没打过一次针。心态变平和了,遇事学会先考虑别人,多年追寻的人生真谛一下子明白了,接触的朋友同事都说“这人真正直,善良,真好”。我也告诉他们是法轮大法改变了我,法轮大法好。可就是这样一部真正能教人向善、福益身心的高德大法却受到了江氏政治流氓集团的残酷迫害,我作为一个“真善忍”的实践者,亲身经历了江氏政治流氓集团的迫害。

1999年10月,法轮功遭江氏诽谤定性,我抱着对政府信任的态度与一个同学到北京信访局反映情况。工作人员记录了我们反映的大法使我们身心受益的情况,然后把我们关进哈尔滨驻京办事处,人身自由被剥夺。当天有二三十人被关在办事处,下午给我们吃了顿饭,强迫交50元饭费(饭连三块钱都不值)。下午我被送到尚志县驻京办事处,当时已有6位尚志县法轮功学员被非法绑架到办事处。

第二天,我们被强行押回尚志县看守所。政保科两个警员让我们放弃法轮功,我们讲述了大法使我们身心受益的效果。最后政保科强迫我们在拘留证上签字,并每人交2000元作为把我们从北京押回的差旅费(共12000元)。在看守所,恶警多次在众犯人面前大骂我并攻击大法。

11月份天寒地冻,在恶警的指示下,犯人强迫我脱光衣服,往我身上浇30盆凉水。我被冻得哆嗦成一团,半个多小时后还哆嗦得直咬牙。犯人强迫我坐直,一动不许动,动一点就猛打我的后心。我被打得喘不过气,犯人还用食指握拳后全力夺我前胸骨缝,称“过电”。

虽然他们对我这样,但我不恨他们,是江氏的谎言欺骗了他们。我把我的份饭(家里花钱订的米饭,一点菜)分一部分给身边饭量大的犯人。通过我的善让他们认识大法好。以后他们就不怎么打我了。十三天后家里人又花去4000多元钱送礼,我在压力、欺骗下写了不炼功的保证才被放回家。这份保证是我最痛心最悔恨的事。其他几位同修后来得知马秀兰(50多岁妇女),李春梅(20左右岁小姑娘)被非法关押两个多月。

2000年10月,我再一次去北京,在天安门广场炼功时被五六个人暴打并被非法押到天安门广场派出所,由四个年轻恶警(两男两女,由各省市抽调出来的,心狠手辣)打我,我屁股被打得大面积紫黑。他们还不罢休,拿橡胶棒打,逼问我家庭住址。被毒打的还有一位60岁左右的烟台老大妈,两位吉林省吉林市40岁左右兄妹俩,三位吉林市农村学员。我们不配合,当天晚上被释放。

2000年11月,我再次进京,在天安门广场打真象条幅,遭七八个人毒打,四个人将我象装货一样扔上警车。当天被非法关押在派出所后院的有四十多人,屋里地下室也偶尔传出被毒打的学员发出的惨叫声和“法轮大法好”的口号声。我们不停地背师父经文,并告诉警察这样做违反宪法。他们大怒,称这么做也是执行命令,并开始毒打大法弟子。

一个60多岁的白发妇女被一个两百多斤一米八多的大个警察猛打一拳,老人的女儿哭着跟他讲道理,恶警又打这个年轻妇女。年轻妇女6岁的小女儿吓得大哭。一位广东口音,二十多岁左右的小伙子去挡恶警的手,恶警用橡胶棒打小伙子的头,小伙子被打得躺在地上两三分钟才起来。

晚上我们一部分人被装在大客车里(大约50多人)送到平谷县看守所,分押在几个屋里,不让炼功,多次提审、打骂,逼我们放弃炼法轮功,说出家庭住址(目的是要把我们押回当地迫害)。我们不配合,结果遭到进一步毒打。警察让两犯人打我,用肘猛击我胸口,我被打得上不来气。那个广东口音的小伙子,四个犯人围着他打,脸被打变了形才停手。

我们绝食抗议,恶警把我们押出去灌食。一位四十岁左右的安徽男子被戴上手铐、脚镣、头盔三十五小时,其他人也戴上手铐、脚镣。我们一个屋十一个人有十人被灌食。五六个人按住我,狠命地将粗硬胶管插入鼻孔,用大针管把凉豆粉糊之类的灌入胃里。灌食后插管不准取出,我鼻腔被插得鲜血直流,胶管插伤了胃,时不时地吐出黑血,这是被关押的第三天。我们十一人每人被关进一个牢房,犯人已深知大法真象,在警察看不到时扶着我,并让我进一步给他们讲一下。我给他们讲法轮大法的好和江氏的弥天大谎。他们见我总吐血水很害怕,让我休息一会儿,并报告我有生命危险。警察怕担责任,连夜八点多钟用车把我送到邻县三和县火车站,让我回家。一个警察直言说:“法轮功是好,坏人学不了你们法轮功,但江泽民还活着。”

在工作中,我按“真善忍”标准做好本职工作,同事、领导给予很高评价。但在江氏政治流氓集团株连九族的邪恶政策下,很多单位领导怕受牵连,承受不了压力,因此,2000年和2001年我在四家单位都被迫离职。在家里,县、乡派出所每到所谓的敏感日子都会到我母亲、我哥、姐家骚扰,带我哥写保证(我哥姐不炼功),全家人为我安全担心,怕我遭迫害。看中我人品主动与我相处的女友也因怕我遭迫害,受不了担惊受怕之苦而离开了我。

我写出我的经历,目的是让人们知道真象。在此呼吁全世界正义力量、世界人权组织都来关注在中国大陆上所发生的这场灭绝人性的迫害,把中国人民从谎言的毒害中解救出来,把恶首江泽民及追随他的爪牙们推上历史的审判台。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