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兴城大法弟子遭酷刑:50盆冰水浇身 遭毒打昏迷

关注度:
【明慧网2004年1月23日】家乡的父老乡亲们:

在这新春佳节之际,我因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避免恶人对我的阴谋迫害,而被迫流离失所,所以只能在异地他乡给各位父老乡亲们拜年了。

如果你有缘份能够看到这封信的话,那么希望你能在百忙之中把它读完。因为我讲的都是真话,所述全是实情,如果看完后你能明白法轮功真象,那么你就会知道谁是谁非,你就能够站到正义一边,这样你就会有一个美好的未来。

我叫张海民,今年47岁,是兴城红崖子乡老付马村人,现住兴城桥南二里277号。我于1996年8月喜得法轮大法,明白了人生的真正目的,按照“真善忍”的要求去做,与街坊邻居都很和睦。不料,1999年7月20日,一场比“文革”还恐怖的血腥迫害从天而降,广播电台、电视台、报纸的造谣宣传铺天盖地。那真是“风云突变天欲坠 排山捣海翻恶浪”。

我由于不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而于1999年8月被兴城宁远派出所绑架进行强迫洗脑7天,企图逼我放弃修炼。同年9月16日我因向政府说法轮大法好,而被拘留一个月。同年10月18日6点多钟,我因在外炼功,而被派出所恶警强行绑架,派出所指导员张宏彬对我大打出手,用警棍连续毒打我近两个小时,把我的左半身打得如同斑马一样。最后我被打得不省人事,昏迷了近2个小时。

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学员从不讲什么法律,本来信仰与言论自由都是人的最基本权利,因为不公的对待下得允许人说话呀!然而法轮功学员连说真话的权利都被剥夺了。

1999年11月28日,我由于进京上访被抓至北京昌平看守所,那里的恶警如同禽兽一样没有人性。我们上访的法轮功学员在看守所院内站两排,不管男女老少,衣服全被强行扒光,只穿背心、裤头,在院内冻一个多小时等着检查。当时正值冬季、寒风刺骨,检查完把我们分别送进关押犯人的号里。

在这里我们遭受到了非人的折磨。头一天进来,号里的老大叫我在厕所边蹲了一宿,不许睡觉。次日“号老大”叫我“洗澡”,就是让我蹲在厕所里,犯人用脸盆盛凉水往我头上浇,总共浇了50盆才住手,那可是寒冬啊,50盆冷水的滋味可想而知。恶警还把我的手脚都铐在一起,不能行走,连吃饭、上厕所都不能自理。我们抗议非法关押,而那里的史所长却大声叫着:“什么是法?在这里我就是法,我说什么就是什么。”

上访本来是公民的基本权利,有冤才上访,无冤谁上访啊?而法轮功学员的上访却变成了“违法”、“有罪”,遭到各种酷刑的折磨。

12月7日,我被宁远派出所的李宏伟等接回。一进派出所,李宏伟就气急败坏、兽性大发,抄起警棍,把我按在床上,一气打了50多棍才住手。然后把我送进了拘留所。在拘留所里,我一个星期都疼痛得不能坐着,就连拘留所的管教和犯人都说那个恶警太没有人性了。

由于我始终不放弃对法轮大法的信仰,不向邪恶妥协。派出所的警察就经常骚扰我。我曾被多次非法绑架与拘留,在2001年的正月十七又对我进行了非法劳教。

到葫芦岛教养后,整天对我进行“洗脑”折磨。入院五个月,我被折磨得卧床不起,经市医院检查是患了乙肝传染病。教养院不敢留了,给我办了保外就医。我回家后,经过一周的学法炼功,身体就恢复了。第六天就开始打工上班。一年内一个班都没耽误。这就是大法的神奇。

可是,2003年7月16日晚9点多钟,在“兴城610”头子宋长江的指使下,兴城公安局国保大队的张立军带着4—5个警察翻墙入室,象土匪一样把屋里屋外翻遍,东西乱扔,翻出一些大法书籍和资料,被他们强行拿走。因为当时我不在家,最后他们把我爱人(大法弟子)带走,送进兴城看守所。11月15日,我又被送往沈阳马三家教养院非法劳教。而我被迫流离失所。家中只剩一个13岁的儿子在读书。

每逢佳节倍思亲,我现在被迫害得是妻离子散、有家难回。

家乡的父老乡亲们:我写这封信的目的不是向你们求助什么,大法弟子不顾个人安危出来讲真象、发资料、插播电视等等,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让你们知道“法轮大法好”,站在正义一边,识破谎言与欺骗。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就衷心地祝福你们,你们一定会有一个幸福美好的未来。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