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弟子:大法治好我的先天疾病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4年1月24日】

爷爷、奶奶、叔叔、阿姨:

您们好!我是一名修炼法轮功的小弟子。我想和您们说说我心里话,讲一讲我自己亲身经历的事儿。

在我出生的第一天,爸爸妈妈,爷爷奶奶非常高兴。正当家人在喜悦之时,第二天就查出我有肛门闭锁和肠子粘连等疾病。当时家人一下子落到万丈深渊。爷爷急的忙不开手脚了。爸爸妈妈因此而抬不起头来,做第一次手术时缝好药线,就因我呼吸时打了一个喷嚏,我的肚子一下子炸开了花。当时我生命垂危,爸爸妈妈站在病房望着我,心急如焚。之后我一直在家养着,两岁时爸爸妈妈又带我去了北京做手术,那时我又一次死过去,抢救过来时我招呼妈妈回家、回家…………

北京治疗无效,又去了哈尔滨治疗,爸爸的伯父是大夫找人帮助治疗,但还是不好。爸爸妈妈带我走了山南海北,天涯海角都找不到能根除病的方法。那真是有病乱投医,知道去某地见某大仙没用,但也抱着一丝希望去试试。等我5岁时回到家,夜里睡不了成宿的觉,半夜一看床上,一堆“稀”,换床单时还拉。那时妈妈经不起这样的折磨,简直快要得精神病了,情愿带我去死的心都有。

走投无路,爸爸又在中医院抓了些中药给我吃,还给我使用“扩肛”和按摩等治疗方法。为了不让邻居听见,爸爸拿出录音带放上音乐,每当这时候,我就说:“爸爸,别扩了”。扩肛是非常难受的了,奶奶给我堵上嘴,妈妈按着我的腿,我还得忍着巨痛。六岁时,爸爸不让我吃饱饭,因为吃什么拉什么。所以爸爸就不让吃饱饭。我就偷钱买饭,爸爸就打我。就在那时,有人向我家介绍了“法轮大法”,一套佛家修炼大法。一开始不相信,只是抱着试试看的想法去学,万万没想到的是,奇迹就在我的身上发生了。学法的第二天大便就成形了,也可以放开肚皮吃东西了,我第一次知道“肉是那么的香,鱼是那么的鲜”,我妈妈的精神和身体状况也好了,爸爸的心情也开朗了,工作也好了。从此,我们全家都走上了修炼的路。

但是法轮功在传播过程中并不平静。1998年,罗干等人就抄家,干扰学员炼功。1999年4月25日又发生了因天津公安无故抓捕法轮功学员引发的万名法轮功学员到中南海请愿的事件。1999年5月16日中办国办发出通知:给修炼的环境,让炼,不抓人。可是江××在6月10日成立了一个“610”办公室,专门迫害法轮功。7月20日开始抓捕大法弟子,江发动了对法轮大法的迫害。我们全家因修炼法轮功受益,觉得要让政府和百姓知道真相,便走上了天安门告诉世人大法好。爸爸被非法关押了两个多月。

江××为了蒙蔽世人,弄了一个天安门自焚案来栽赃,诬蔑法轮功。但是这个案件漏洞百出:刘春玲身上的火刚一着起来时,就被人用重物击打头部而死;王进东盘腿及结印的姿势都不对,浑身都烧糊了两腿间装汽油的雪碧瓶却完好无损,我听说烧伤是不能用纱布裹的,电视里的人却用纱布裹得严严实实,还有刘思影说是气管割开了,但在电视里却唱起了歌,一看就是在演戏吗!到现在江××和610迫害死的炼功人已有八百多人了。关进劳教所的有十万多人。我爸爸就是因为揭露他们的邪恶被非法劳教一年,在劳教所受到了电棒、小细拉绳、老虎凳、背铐、吊铐等酷刑

我国宪法第37条说人民有信仰自由、言论自由。而江××对法轮功的镇压才是违反国家宪法的,四年来用谎言极力掩盖下的血腥镇压,江动用了国家的人力,物力及一切宣传工具各种酷刑来残害修炼真、善、忍的好人。江动用了古今中外的酷刑给好人用上时,问心无愧吗?难道绷床、曝晒、煞绳、拳打脚踢把好人置于死地的时候才符合江泽民所说的“转化一个就是对国家的最大贡献吗”?江用四分之一的国家财力迫害法轮功,那些迫害真正做好人的恶警在接受记功与奖金时良心何在?谁在败坏国家,谁在残害生命,谁是真正的杀人犯?

请在事实面前想一想,谁好谁坏,谁正谁邪?那些被江××所指使迫害法轮功修炼者的打人凶手赶快醒悟过来吧!制止这场迫害,真正站在国家和人民的立场上吧!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现在江××被很多国家与地区以“群体灭绝罪,酷刑罪和反人类罪”告上了法庭,他将受到历史的审判。

请记住法轮大法好,美好的未来等待着善良的人!

一名法轮大法小弟子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