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锦州义县大法弟子受迫害案例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4年1月24日】

* 张家堡乡大法弟子陈春峰被非法劳教两年

我是1999年2月开始修炼法轮功的。不久,法轮功就遭受到了前所未有的迫害,我和九名同修于1999年9月23日进京为法轮功上访讨公道。我们在北京信访办门前被葫芦岛市警察拦住,送往辽宁在北京租用的宾馆,我们被没收身份证、随身带的现金。次日我们被县公安局和村、乡干部、派出所接回,把我们直接关进义县拘留所。

在拘留所,我以绝食方式抗议非法关押,管教将我送到看守所和犯人关在一起,遭到他们的折磨:

浇凉水:我被他们脱光衣服,从头到脚往下浇凉水,直到站不住。

“挂挡”:就是让你坐在离墙十公分,背朝墙,用掌推前额,头撞墙。犯人们推了我两次,第二次推得很重,我被犯人推得只有吸气,不能出气,有三分钟,把犯人吓坏了。从那以后,这名犯人再没打过我。犯人是白庙乡白台子村的王刚。

还有一个杀人犯,将我的头抱住,用中指、食指弹我的头。我被他们迫害得连坐都坐不住,才住手。这期间,他们不允许我说一句为大法和师父讨还清白的话。

1999年10月30日,恶警以莫须有的罪名“扰乱社会治安”判我二年教养,通知我家人的时候,没有任何书面手续,只口头说“他被教养了”。

我被分到锦州市劳动教养院五大队,被逼迫干活,在锦州桃源粮库挖沟。在五大队,我们大法弟子都受到了虐待,超体力劳动,由早晨7点到晚上7点、9点、11点不等。晚上还得“学习”一小时。2000年10月,教养院把所有大法学员集中在一起,开始洗脑,强制听诽谤师父和大法的广播,看一些人胡说八道的录象等。

2001年8月16日,我才被释放。回家后,又多次遭到当地派出所的骚扰、抄家,被绑架到乡里,我正念走脱后,被迫流离失所至今。

辽宁锦州义县张家堡乡石佛堡村大法弟子 陈春峰 2004年1月15日

* 义县大法弟子因上访被多次勒索

我是97年得法的女大法弟子,我把自己受到的迫害遭遇写出来:

那是99年9月23日,我和旧烧锅村、石佛堡村的几位大法弟子打车去北京为法轮功上访。当时,我们共十个人,走到信访局大门外,就被芦葫芦岛市的警察发现了,因为他们在那里专为法轮功蹲点,问我们是干什么的,我们告诉了他,是为法轮功来上访的,法轮大法是正法。他们二话没说就把我们几个带到了一个宾馆里,搜走了每个人的身份证和身上所带的钱物,共有400多元。我们的学员当中还有被挨打的,把我们关在了一个屋里,坐在地上,不让睡觉,不让吃饭,就连上厕所都得举手。他们几个警察轮班看着我们,还说些诽谤大法的话、侮辱我们的话,整整叫我们坐了一宿。天亮以后,由我们当地派出所的所长和村干部几个人给我们接回来,送往义县看守所,关押了半个多月,其中一人还被判了二年劳动教养。恶人还扬言说:“谁不交钱,就判刑、劳教!”家里人害怕,就交了1500元钱和一张欠条(1000元),看守所才肯放人。我到家没几天,村、乡干部联合,又向每人要550元,说是上北京接我们回来的运费。

99年10月30日那天,派出所和村干部又把我们大法弟子抓到了一起,共有20多人,说是开会,结果把我们关在石佛堡乡中学,给办所谓的转化班。当时是秋收农忙季节,关了我们13天,还向每个法轮功学员要了300元钱,说是烧炕用的煤钱。

直到现在,他们还在继续迫害,所谓的什么敏感日,他们就到大法弟子家去抄家,没有任何证据,就非法抓人,勒索大法弟子钱财。我们没有人身自由,身份证还在被扣押。

辽宁锦州义县大法弟子 2004年1月16日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