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省五常市大法弟子吕志范被迫害经历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4年1月25日】黑龙江省五常市二河乡双富村大法弟子吕志范,男,38岁。97年4月喜得大法,得法后他严格按照 “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处处为别人着想,妻子满意、女儿高兴,全村人都说 “法轮功”使他变成了一个好人,法轮大法真好!

99年7月,江氏集团对法轮功铺天盖地的迫害开始了,看到师父和大法被谣言和诽谤恶毒地攻击着,吕志范百思不得其解,他要用自己身心受益的实际情况向政府反映“法轮大法好”,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但是,随着他的上访、讲真象,他却遭到残酷的迫害,身体受到严重的摧残,亲人受牵连,家庭被拆散。

吕志范两次因要上北京上访被抓。第1次是99年11月,被原二河乡派出所所长孔凡清和双福村大队书记王xx追捕拦截、非法绑架到五常市第二看守所,因为他不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坚持炼功,受到残酷迫害:恶警拳打脚踢,开飞机(背手,180°弯腰到最低处,头顶墙,长时间一个姿势站着),腮拳(专门打脸),窝心脚(专踢要害部位和心口窝,恶警穿皮鞋的脚从他裆下猛掏他的前心,疼痛难忍),他被折磨得长期大小便失禁,恶警甚至让死刑犯把他踹到大铺底下,他鼻口淌血、衣服被撕破,躺在冰冷的水泥地上,冻得浑身发抖。家里送来的食品、衣物全被牢头抢走,在这样的艰难和痛苦中度过了3个月,才被释放。恶所长孔凡清以办案经费为名,一次性从吕志范的妻子手中勒索了4000元钱以饱私囊;五常市公安局政保科勒索抵押金2500元、车费500元,此次遭经济迫害达8000余元。

2000年2月,吕志范第2次去北京上访,中途连同19名上访者被恶警强行绑架到五常市第二看守所。他和张国军等9名大法弟子被关在一个监舍里。警察每天逐个提审,逼迫他们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写“保证书”。大法弟子们抵制邪恶,坚持学法炼功。3天后,五常市公安局政保科副科长杨松朋伙同另两个谎称是黑龙江省公安厅办案人员的人进行提审。在提审张国军时,因张怀揣一本大法书,恶警们蜂拥而上抢书,张国军拼死保护大法书不放,杨松朋狠毒地把张的双手搬到背后,残忍地将张的本已冻伤的十指齐刷刷地撅断,白花花的骨头碴子翻露在外面,惨不忍睹。面对暴行,9名大法弟子集体绝食绝水抗议。恶警指使犯人对他们拳打脚踢、掐脖子、揪头发、穿尖头皮鞋踢胸口。吕志范被踢得昏死过去,倒在地上。这情景被站在铁窗外的所长吕波、庞管教看得一清二楚,他们非但不制止,还狰狞地笑着。在这样身体极度虚弱的情况下,吕志范还被抬出去坐铁椅子。无论怎样酷刑折磨,他就是不放弃修炼,并表示一炼到底。最后吕志范被迫害得奄奄一息,邪恶无奈,在绝食第7天时通知他的妻子把他放回家。据目击者说,当时从监狱里往外抬的时候他就是死人一个,大白脚丫子露在外面。

事隔不到半个月,二河乡派出所所长孔凡清又以他“顽固不化、不思悔改”为由,向五常市公安局报告,又一次将他绑架到五常市第二看守所。当时正值农忙季节,庄稼没人种,孩子学习成绩下降,父母、亲人精神上承受了极大的痛苦。这样,吕志范又被非法关押了3个多月,家里花了不少钱才被保释出来。

但是迫害并没有结束,派出所暗插眼线、蹲坑盯梢,时时监控着他。当时五常市公安局通告各乡镇村屯:举报一个大法弟子可得奖金500—1000元,最高5000—10000元。一天,他和妻子去姑姑家串门,被一个叫“梅四”的恶人举报,卫国派出所所长纠集10多人,诬陷他散发传单,不容分说将他和他的妻子(不修炼)抓走,他妻子的衣服被扯破。二河乡政法书记齐国庆把他夫妻二人直接押送到五常市公安局,杨松朋一见他就大吼:“你又去发传单了!” 吕志范向他解释真的是走亲戚,杨松朋这时不知从哪弄来一张传单,硬说是他发的,他妻子也一再说明真的没发传单,杨松朋叫道:“你没发,我也押你,押死你!”并逼迫他在拘留证上签字,被他拒绝。就这样,在没有任何理由的情况下,吕志范又一次被非法关押进五常市第二看守所。他继续绝食绝水抗议迫害,身体极度虚弱,半个月后被无条件释放。回家后,家里负债累累,有地不能种,恶警三番五次骚扰,父母妻儿的身心承受着巨大的压力。被勒索的钱都是他的父母、亲戚高息抬来的,共3万多元。他只好和妻子商量着去外地打工,但恶人并没罢休。五常市公安局副局长陈树森请示市委书记肖建春,并伙同杨松朋、法制科的方震、杨XX、孔凡清、梅振文等,诬陷吕志范,写黑材料,罗列罪名,不经任何法律手续,强行批他劳动教养,使他有家不能回、流离在外。

2000年5月19日,五常市兴盛乡大法弟子高秀凤被迫害致死,部分大法弟子去火葬场吊唁。凄凉肃穆的火葬场被一个个凶相毕露的恶警搞得杀气腾腾,当时有大法弟子被绑架,吕志范走脱。

当晚陈树森派恶警去吕志范的姨家,翻墙进去搜捕他,没找到他,又到他妹妹家、岳母家翻箱倒柜地搜查。2001年除夕夜,孔凡清还暗中派人去他岳母家查看,初三一早,恶警梅振文带人再次到他岳母家,盘查他妻子、岳母家的家人。几年来,除了吕志范本人承受的迫害外,他的所有亲人都承受了身体和精神上的种种迫害。他的妻子无力再承受这种精神上的折磨,被迫提出离婚,得到恶警梅振文的支持,并通过公告,单方强行宣判生效,好端端的一个家庭就这样被拆散了。

2001年11月,吕志范因向世人讲被迫害的真相,被黑龙江省尚志市公安局绑架,他不报姓名、绝食抗议,恶警用木板条子猛抽他的脸,戴上手铐子勒到骨头,还上下猛力抖动,吊了整整一夜,后被关到当地最邪恶的北号监狱。恶警公开告诉刑事犯:“好好收拾收拾他!”当犯人一拥而上时,吕志范大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千古奇冤!”震慑了邪恶。3天后被五常市公安局认出,又被关进五常市第二看守所,备受摧残。吕志范绝食抗议,被野蛮灌食,在已经快不行的时候被送进了医院,脚上戴着50斤重的大脚镣子,在水泥地上被陈树森等拖来拖去,据当时正在医院里照顾病人的同修讲:吕志范的衣服被拖碎,后背和光着的双脚被拖得鲜血淋淋,在场不少群众目睹了这一情景,恶警为掩盖罪行,竞向围观群众撒谎说:“他是公安局通缉抓捕的江洋大盗、小飞贼。” 吕志范被非法判劳教3年,送往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长林子劳教所。

长林子劳教所是名副其实的人间地狱,吕志范在这里遭受了长期的酷刑折磨,身体受到极大的摧残。他被上大挂:用手铐子把双手吊起来,挂在小号笼子上3天3夜,放下来时,人已昏迷不醒;大蹶:把人双腿分开,脸朝下强行按倒在地,把胳膊拧到后背撅到头部,腿弯处夹上木方儿,恶人握住小腿向下猛压,几个人一起站到人身上猛踩,当时就能使人髋关节脱位、骨盆骨折、韧带撕裂,疼痛难忍、立时昏迷,此种酷刑使吕志范两次昏死过去,一个多月不能下地。另外,早5点至夜里12点蹲方块儿,木板子打脸,后门踹,拳打脚踢只是家常便饭。长林子劳教所酷刑折磨大法弟子的手段繁多:针扎手指、火烧指甲、牙刷把刮肋骨(划旱船)、踩手指(当时就能把手指碾碎)、强行灌食(用手指粗的管子插到胃里使劲搅和,直到搅出血,然后拔出来再插入,反复多次搅和、拔出,最后灌浓盐水,受伤的胃被浓盐水杀得疼痛难忍,有的大法弟子被迫害得长期直不起腰,大口大口地吐血)、上背扣(双手反到背后,用手铐铐住吊至空中离地一米多高,顷刻间人就会疼昏,骨裂肉伤)。

吕志范在酷刑折磨下,仍坚定地捍卫着大法,不向邪恶妥协。被保释回家时已神志失常,不会说话,腿部肌肉烂到骨头,腿肿胀得裤子都脱不下来,只好用剪刀剪开。吕志范一次次的遭遇揭露了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迫害大法弟子的残暴手段。这就是中国“人权最好的时期”,这就是中国的 “法制社会”。吕志范被迫害的经历只是中国千千万万大法弟子被迫害的冰山一角,望所有有良知的人携起手来,共同抵制这场对好人的迫害,尽早结束这场灭绝人性的镇压!

恶人电话:
五常市二河乡政府书记:b-0451-55847006
五常市二河乡派出所所长孔凡清:w-0451-55847304
五常市二河乡派出所恶警梅振文:b-0451-84287734
五常市二河乡原政法书记齐国庆:w-0451-55847139
五常市二河乡双富村村长王双:w-0451-55849441
五常市市委书记肖建春:b-0451-53522219
五常市公安局副局长陈树森:b-0451-53537676
五常市公安局政保科副科长杨松朋:w-0451-53527987
五常市公安局办公室:b-0451-53538998
五常市第二看守所所长吕波:b-0451-53540928
哈尔滨市长林子劳教所所长办公室:b-0451-82037079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