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成军家乡长春农安县大法弟子惨遭迫害的事实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4年1月26日】刘成军家乡,长春农安县由于修炼人数众多(1999年7.20前不完全统计达18,000人),据说7.20后某年(2000或2001年)进京上访人数居全国之首,因此邪恶疯狂迫害,目前已知至少5名大法弟子被迫害致死,10余名大法弟子被非法判刑(尚未统计清楚),数百人被非法劳教,数千人次被拘留、洗脑。使用酷刑包括:打耳光、头撞墙、木棍打手指甲、皮带抽、烟头烫、腿上压杠子、手指上钉大头针、上大挂、野蛮灌食等,刑具有:手铐、脚镣、连体镣铐、老虎凳等。目前,尚有一部分大法弟子在狱中承受非常严重的迫害,知情者提供了部份材料如下:

地税局大法弟子潘刚,因坚持修炼大法,不放弃自己的信仰,被农安县地税局2002年10月份(中共十六大前夕),送往当地洗脑班进行迫害(此前曾被非法劳教)。该弟子用正念走脱,汇入正法洪流。

2003年1月进京证实大法,为大法说句公道话。被驻京办送往住地农安。2003年3月被农安县公安局送往长春朝阳沟劳教所非法劳教1年。在朝阳沟劳教所惨遭迫害。2003年7月,潘刚等被非法驱使到所外干重体力活。潘刚想到自己修“真、善、忍”没有错,反被绑架并非法关押,于是出走。不幸被恶警抓回,送小号、关禁闭,使用各种刑具迫使其放弃修炼,被潘刚拒绝。2003年10月,朝阳沟劳教所开大会诽谤大法。潘刚厉声断喝:闭嘴,不许诽谤大法。有力地震慑了邪恶。恶警们穷凶极恶,对潘刚进行了惨无人道的折磨。潘刚以绝食抗议,被邪恶野蛮灌食,将门牙撬掉两颗。现已不能吃饭,只能喝奶,骨瘦如柴,遍体鳞伤。不能走路,满身是疥。(详情待查,紧急呼吁各方正义人士营救。)

哈拉海镇大法弟子邹砚明,1999年9月26日被当地恶警无故从家中抓走,逼迫写保证,被拒绝后送农安县第二看守所,当时该看守所关押几百名大法弟子,邹砚明于2000年1月3日最后一个堂堂正正走出看守所。

2000年农历正月十一,当地恶警让大法弟子参加洗脑班,并向大法弟子索取钱财,每个大法弟子3000元,邹砚明夫妻都修炼,须交6000元,因无钱交,被单位看管,不让回家。邪恶者并把邹砚明家里所有东西洗劫一空。其中有:电视机、缝纫机、组合柜、取暖炉、椅子等物品。而后送往当地看守所。4月27日被非法劳教1年,送往长春苇子沟劳教所。在劳教期间被迫跪在木凳上,挨打挨骂更是家常便饭,并不让家属相见。坐板(长时间一个姿势盘腿坐在木板床上不许动,实为一种体罚。)、闷土豆(高温下关闭所有门窗,让大法弟子坐板,恶人在门外透过玻璃看着,时间一长能虚脱、昏迷,刘成军等在奋进劳教所受过此种体罚。)不让洗衣洗澡。邪恶使尽手段并超期关押七个月后,没有达到目的。邹砚明堂堂正正走出劳教所,汇入正法洪流。

2002年11月7日被长春市绿园区政保科恶警劫持,在一个树林里从早7点打到中午12点,邹砚明什么也没说,便被恶警带回绿园区公安分局上大挂(用手铐把两手腕铐牢并用绳索吊起使身体悬空)三次,每次2个小时。一天一夜之后送长春朝阳沟劳教所非法劳教2年。由于迫害严重,手脚都不能动,数月生活不能自理。这样还得参加劳教所的劳动,并被迫写诬蔑大法的东西。邹砚明拒绝配合邪恶,也不穿号服。恶警指使劳教队员打他,给打他的人减刑。

恶警还用从邹砚明身上抢来的钥匙,非法打开他的家门并闯入家中洗劫,抢走现金470元,甚至连小孩用的笔都劫走了。

农安镇大法弟子张殿荣、赵秀香,因参与资料点工作,于2002年末先后被捕,在农安、长春两地惨遭酷刑折磨(详情待查),张殿荣被致残,卧床不起,瘫痪一年多了。邪恶怕曝光,将张殿荣频频转移,不让家人找到;赵秀香被迫害得大口吐血,昏迷不醒,目前在长春某医院。

农安看守所里被判重刑的付桂杰、付德秀等三名女大法弟子被重刑具加身,现在情况不明。有消息说,由于大法弟子将迫害此三名女弟子的恶人刘建国(副所长)曝光(其家小区楼道内外到处都张贴和散发揭露此恶人的镇邪歌——顺口溜和真象材料),加之国外弟子的真象电话,目前刘建国可能要调离看守所。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