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晋中监狱暴行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4年1月26日】

* 商场奔波多年 有缘得法体会真正的祥和

1997年一个偶然的机会,在一朋友家,他给我谈起了法轮功是既能强身健体又能使人道德回升的一种好功法。当时我心里想:道德观念值多少钱?因为那时的我是一个在商场中滚爬多年的人,接触的都是金钱利益,当听到做好人、修炼等事情时,真是觉得可笑,感到不可思议。随后朋友给我放了李老师的讲法录音,我听后心里有一种非常舒服的感觉,觉得以前许多人生中不明白、难以解开的问题,一时间都得到了解决,好象抑制头脑的东西一下子被炸开了,一下子明白了。

看到周围的法轮功学员个个慈悲祥和,在利益面前总是先考虑别人,说话文明和气,常人中的坏毛病在他们身是看不到的,所看到的这些情况使我感到惊讶。在当今的社会里,人的道德观念世风日下,居然在他们身上能够出现如此好的精神风貌,在他们的这些行为的影响和帮助下,使我也走上了这条修炼的道路,成为一名法轮大法修炼者。

随着炼功学法,由于多年在商场奔波,劳累了一身疾病,如关节炎、胃炎、头晕等,不到一个月时间就奇迹般地消失了。同时我想当今有这么好的修炼大法洪传于世,并且是首先在我们中国洪传开来,心里有说不出的高兴,觉得从此时起,中国的前途会无限光明,全世界的前途也会无限美好。

* 写信反映大法真相 却被判刑三年

可万万没有想到,就在99年的4月25日大法弟子因为天津警察非法抓捕殴打大法学员一事,到国务院信访办请愿上访,当时事情得到良好解决,大法学员被无条件释放;可是在事隔不到三个月后,这一事件在中央电视台上却被步步升级,从“聚集”到“非法聚集”最后被扣上“围攻”的帽子。江泽民一意孤行,开始在全国非法镇压,中央电台、电视台、人民日报报社等这些国家级媒体都极不负责任地开始随意诬陷法轮功,陷害李老师。我们的师父及法轮大法真是蒙受了天大的不白之冤,我做为一名大法弟子就必须尽到自己的神圣责任,于是我和其他同修们向各级有关部门发出了千封反映自己心声的公开信。

由于向政府反映情况,因此我们几个大法学员就被恶警们不由分说抓进看守所,在看守所期间被刑事犯人多次殴打,我被判刑三年,就这样被送到晋中监狱(山西省邙县郊区,原山西省第一监狱)。

* 晋中监狱见闻

晋中监狱是个关押重刑犯的地方,历来是关押政治犯的监狱,我入狱后就被关进了严管室(一个人一个监室,是犯人违反监规才被关进去的),我所在的中队是第十三中队(集训队)。十三中队恶警张峰委派一个曾诈骗几百万元的重犯(无期徒刑)名叫刘尚森,担任严管组的组长,他手下带领十几名杀人、放火、抢劫犯来看管大法学员,他们个个心狠手辣,面目狰狞。

我进到严管室之后,室内放入一个马桶,一个月不准出门,不让喝一口水,连饭碗都是一个月不能洗,更不用说洗脸了。不仅如此,还罚坐小板凳,除了接饭时可站起一下外,其余时间都必须坐小板凳。开始时中队指导员张峰还用伪善的方式劝我转化,当时我对法院的判决不认同,我说无罪于社会,无罪于人民,无罪于国家。然后他千方百计地向我狡辩,最后他看还是无法迫使我放弃修炼,于是就指使以刘尚森所带领的两个打手找借口说我违犯了监规,对我拳打脚踢。让我“坐飞机”(让人弯下腰后,两臂向后举起并全臂靠墙,腰部直到脖颈部都得全靠贴墙上),当我忍受不住时,我稍一动,一个叫王垒的犯人把我一脚踢翻在地。他们就用此法对我进行多次迫害,我被他殴打时就打掉了四颗牙齿。他们看对我殴打还是无效,于是又对我用精神战术攻击,把我同两个精神病犯关在一起,用两名犯人专门轮流看管我。每天早上5点半起床,让我在楼道坐小板凳,一直坐到晚上11点才让休息,在炎热的夏天一下坐了三个月,把臀部都坐烂了。随后中队恶警让我写思想汇报,我在所谓的思想汇报中写道:“我是一名大法弟子,我得堂堂正正的走出监狱的门。”

当时山西省监狱管理局的副局长周培彬来到晋中监狱,见到法轮功学员都不转化,他对着我们大法学员大声吼道:“即使打了你们也是讲得过去的!”就他这一句话,晋中监狱对各中队的大法学员就开始了公然殴打,采取的手段更加残忍。

一名大法学员名叫张岩冰,一家五口人,四口人被抓,姐姐、妹妹被劳教,母亲被判刑四年,其母亲在山西女监遭长期折磨致残,才得以保外就医。张岩冰在迫害当中更是表现出了一个大法弟子的风范,面对殴打仍坚持炼功。那些暴徒把他在监里打又拉到院里打,并把多粗的木棍都打断了几根。在这样严峻的考验面前他豪气凛然,面对暴徒们说道:“我是一名大法弟子,不让我吃、喝可以,不让我炼功妄想,只要不打死我我就要炼!”

樟子县原法轮功辅导站站长冯志宏,因去北京上访被非法判刑六年,他坚定信仰不转化,曾多次被恶警指使刘尚森等一伙暴徒对他轮番长时间的毒打,那个场面简直惨不忍睹,棍棒打断了一根又一根,究竟打断了多少根难以记清,把冯志宏身上打得找不到一点好的地方。使人看到此景真令人毛骨悚然,就在这群暴徒毫无人性地毒打下,冯志宏从未喊叫一声和掉一滴泪。

2001年下半年,十三中队的前院开了一次减刑大会,而后院的严管组一伙暴徒每人手提着两、三根棍棒,当着二十多名犯人的面,一个监室一个监室地开门殴打大法弟子。其中大法弟子王引军、一位解放军连长,被打得最重。为什么前院开减刑大会,后院的暴徒们有这么大的胆量一个个监室里把大法学员打成惨不忍睹的样子?用暴徒头子刘尚森的话说:“我敢拿无期徒刑开玩笑吗?每一次行动都是干部指示我打的。”

这伙暴徒还对赵峰、李建五、郭光中等六名大法弟子进行了体罚和殴打,然后迫使他们站在太阳地里被烈日曝晒,跑步、走正步、跑正步,就这样每天如此连续四、五个小时,那些暴徒们坐在阴凉地里手里拿着木棒看谁不顺眼就打。暴徒们打人累了,还让精神病犯人牛爱彬替他们打大法弟子,精神病犯人打人更是凶狠。

在邪恶的犯人疯狂殴打大法弟子时,大法弟子曾向狱警指导员张峰反映多次,但张峰回答:“我知道。”从未制止过。邪恶之徒当着张峰的面殴打大法弟子,张也从不过问,视而不见。实际上是张在背后支持、指示犯人对大法弟子行凶。

就在这所谓的挂着文明中队牌子的中队里,就这样对法轮功学员进行如此的各种形式的体罚和殴打,暴徒刘尚森一伙由于殴打大法弟子在本监狱里记大功表扬,有的还减了刑,并且又被调到接见室(更舒适的地方),所谓文明中队的指导员恶警张峰被山西监狱局评为转化能手。

晋中监狱的第四中队对法轮功学员也进行了殴打、体罚,每个犯人看管一个法轮功学员,不让学员与任何人说话。第十中队在恶警们的指示下一伙暴徒犯人写一份悔过书让每个大法弟子抄,不抄者就被棍棒毒打,他们一打就是长达一星期之久。十中队的大法弟子王高朝等几名学员以绝食的方式进行抗议。

电话区号:0351
山西省监狱管理局办公室电话:3173120
周培彬原监管局副局长,现调至山西省劳教局:电话:4291533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