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中最后一张照片(图)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4年1月28日】每当我看到吴玲霞生命最后的一张照片时,心里总是非常酸楚,虽然那些让人痛心的一幕幕发生在2001年,但我永远都不会忘记。

当时是炎热的7月。我们被非法关押在佳木斯劳教所,每个不放弃修炼法轮大法的学员都单独关押,没有见面的机会。偶有一天安装监控,临时我和吴玲霞凑在一起,呆了一个中午,这样我认识了她,知道她家在双鸭山市。那时她刚被关进来不久,转化她的犹大在狱警的指使下,不停地向她灌输谎言,让她背叛师父。她不紧不慢、祥和的心态,向这些犹大讲真象,给我的直觉:她会坚定修到底。过了很久,听说她已经被迫害成严重的肝腹水,劳教所不得不释放她。

吴玲霞被关进劳教所前与儿子的合影吴玲霞被绑架进佳木斯劳教所遭迫害导致肝硬化腹水和双下肢溃烂的照片

2002年春天,我和B同修被迫害得流离失所,来到吴玲霞的家乡,几经周折我找到她。当我见到她时,不觉使我大吃一惊,昔日漂亮的她两颊深陷,眼睛凸出,两个胳膊瘦得皮包着骨头,肚子胀得几乎要随时爆开,两腿却肿得发亮,吃力的喘着气,每天只能坐着,臀部已经坐坏了,再也躺不下了。78岁的老父亲给她端屎端尿,80多岁的老母亲耳聋无法照顾她,还有一个上小学的儿子。很显然她曾经是这个家的唯一劳动力。

小小破旧的房子,屋里没有一件象样的东西。即使是这样,当地片警还在骚扰她。我见她如此艰难,便想给她留下点钱,她不肯收,而且告诉我,她曾经把其他同修捎来的钱,全都退了回去。

我们整点发正念,她不修炼的父亲也端坐在破旧的沙发上和我们一同发。他把这样做当成帮助女儿快些康复的唯一寄托(他自己的意愿)。他还时常提醒女儿:“咱们该发正念了。”当我们要离开时,她父亲非常感动,也希望我们常去。

7月份的一天,我又去看她,她非常高兴,只是她两小腿已经溃烂得腿肚子深陷下去,膝盖往下,不停的往下渗水,肚子已经胀到心口窝,满屋子恶臭熏人。我向她征求意见,给她拍张照片,邮给明慧网,她同意了,这样她留下了生命最后一张让人心酸的照片。

7月下旬我回家乡,准备了一些物品,想去家中照顾她,然而传来消息说,27日她已离开了人世。

一年后,我在真象光碟上看到了吴玲霞的这张照片,往日的一幕幕呈现在眼前:那天我把想为她拍照的想法告诉了同修,得到大家的支持。准备A同修领路,B同修写迫害经过,D同修照相。当时,我看看站在旁边的同修纪松山,叫着他的乳名──小三,车里只能坐四个人,你去看看吴玲霞吧………

可是还不到一年的时间,痛心的消息一个个传来,先是A、D同修于2002年12月份相继遭到恶警绑架。B同修在2003年3月份也被非法抓捕,同年6月18日,年仅27岁的小伙子纪松山,仅在被抓一天之间,就被恶警活活打死。

我只知道,A、D两同修坚持修炼大法,不妥协,被恶警酷刑折磨,还用塑料袋套在他们的头上,一遍遍使其窒息,难以想象的残忍。最后两人均被判了重刑。B同修在遭受迫害期间被施以“支棍”――一种迫害刑罚,即把两腿分开,用一根棍子的两头分别用铁环固定在两只脚脖子上,然后两只手用铁环扣在一起再固定在一侧的脚脖子上。一天24小时,就这一个姿势,生活不能自理。最后B同修被折磨得生命十分危险时,才得以释放。

终于在10月的一天,我再一次来到这个小城,当我在市场寻到一位老年同修的时候,我得知,十余位昔日熟悉的法轮功学员被非法绑架、判刑、劳教、致残。他告诉我你现在看不到他们了。

所有这些大法弟子们只是要向人说句真话:法轮大法好啊!

信仰的力量是无穷的,大法弟子更是与历史以往的修炼不同。我们在艰苦的环境下,在恐怖的迫害下,我们还会继续坚定地站出来讲真话,告诉人们:“法轮大法好啊!”因为我们心里装着的是可贵的中国人。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