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省法轮功遭受迫害综合纪实(之三)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4年1月3日】(明慧记者正鸣综合报道)1900年,甘肃敦煌藏经洞的发现使世界为之震惊。这里不仅珍藏着书籍、织锦、画像等文物,还有五万余件佛教经卷。从此,敦煌藏经洞和敦煌壁画、雕塑一起,名扬中外,蜚声世界。修炼的人都知道,敦煌千佛洞之所以流芳千古,除了它具有的珍贵的历史、考古、艺术价值外,最主要的是它记录了历史上佛、道、神的修炼故事。

在藏经洞发现近一百年后,法轮大法穿透了千百年历史的封尘迷雾,照亮了甘肃善良人的心。人们“俩俩相继而来,入道得法”,修者日众,不计其数。他们中有引车卖浆的普通民众,有身居要职的政府官员,有目不识丁的农村老妪,也有博学多才的教授学者……随着法轮大法的日渐深入人心,千百万修炼人在遵循“真、善、忍”的修炼中获得了身心健康和道德归正,甘肃,这个敦煌古地,社会民风也随之有了改观。

1999年江泽民在膨胀的权力私欲和小人妒嫉心的驱使下,完全违背人民的意愿,于7月20日对法轮大法和善良的法轮功学员们开始了残酷的迫害。一时间全国上下报纸、电台、电视台对法轮大法的诽谤和诬蔑铺天盖地。从中央到地方,利用军、警、特务大肆非法抓捕和折磨法轮功学员,大批法轮功书籍被毁坏。整个国家都充满了恐怖……

* * * * * *

(续上文)

兰州高等学府追随江氏犯罪集团参与迫害法轮功

2003年11月,兰州的政治打手在兰州大学炮制了一出征文闹剧,引诱涉世不深、思想单纯、且被剥夺知情权、被江氏犯罪集团的造谣诬陷所欺骗的学生们写作文革式的批判稿,不惜以牺牲大学生们的良知为代价,为江氏集团对法轮功的血腥迫害造势。

11月27日晚,兰州大学召开了一个大型征文比赛表彰大会,参加大会的有甘肃省政法委副书记、省610办主任张兴中,兰州大学党委副书记李恒滨,甘肃省反X教协会常务副秘书长王伟,兰州大学610办主任、党校副校长张健,兰州大学团委书记张旭晨,兰州大学党委宣传部副部长药丽雯,兰州大学团委副书记玉春子。这次征文打着“崇尚科学、反对X教”的幌子,却是对以“真善忍”为修炼原则的法轮功的文革式批判。从上述这些人的身份来看,他们根本就不是科学界人士,而是党政人员、政工人员,他们操纵的这场政治活动,完全违背了科学精神,而充满了亵渎科学、粉饰迫害的内容。

美国的科技之发达世所公认,可是在美国的大学校园里,从来就没有听说过此类批判性征文,相反,在很多校园里,都有法轮功俱乐部,法轮功学员可以公开地在校园炼功、教功。法轮功受到许许多多美国大学教授、学者和学生们的喜爱,一些校报刊登介绍法轮功和校法轮功活动的报道,很多大学中,法轮功成为广受赞誉的一枝奇葩。

高精度图片
法轮功学员在密苏里州立哥伦比亚市大学城游行佛罗里达大学官方校报头版的照片“返校节”法轮功学员在明尼苏达大学校园展示法轮功功法

而在中国,对法轮功的文革式批判已经持续了四年,人们不仅没有看到中国的科学有任何进步,相反,中国的科学竞争力却在逐年下降,而只有在封锁网络的技术上吹嘘自己达到国际先进水平,这实在是中国科学的耻辱。

科学的一个最起码的规则就是有不同意见的双方可以平等地表达自己的意见,而江氏集团所“崇尚”的“科学”,却是一方以权势剥夺另一方的发言权,甚至把另一方投入监狱进行野蛮的折磨和洗脑。这和当年的宗教裁判所监禁、烧死科学家有什么区别?这些吃江家饭、不顾及良心的人,打出“崇尚科学”的幌子,抡起“科学”的大棒攻击迫害法轮功时,他们完全无视无数法轮功学员被血腥迫害的事实。这种假话连篇、无视事实、诽谤善良、粉饰迫害的做法,和科学精神有哪一点一致呢?

兰州大学的征文活动的操纵者中,有党校、党委、团委、宣传部、政法委之类的政工人员,同时还有两人来自所谓的“610办公室”。这个“610办公室”又是什么货色?它就是江××在1999年6月10日专门为迫害法轮功而设立的一个遍布各级机构、遍布全国各地的一个庞大的系统,这个系统凌驾于法律之上,可以任意对法轮功学员绑架、劫持、非法判刑,并在各地举办了多如牛毛的洗脑班,对法轮功学员进行轰炸式洗脑,对拒绝放弃“真善忍”信仰的法轮功学员进行野蛮的酷刑摧残,到2003年12月底为止,至少850名法轮功学员被摧残致死。“610办公室”是邪恶政治的一个典型范例。由这样一个血淋淋的邪恶组织发动的所谓征文活动又怎能不是对科学的亵渎,怎能不是对迫害的粉饰?

江氏一伙如果真的“崇尚科学”的话,象“610”这样的从事迫害法轮功的专门机构就不会被派进校园左右校方政策、操纵迫害运动。然而江氏一伙终究是以“真善忍”为敌的,以上亿的法轮功学员为敌的,其“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灭绝政策已充分说明了江氏集团的罪恶本质。

在中国的每个高等学府中,都有修炼法轮功的学子和学者,他们很多人都是品学兼优的好学生、好教师,可是他们在过去的四年里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迫害,有的被逼迫写所谓的悔过书,遭受精神强奸;有的被无故开除、被非法逮捕拘留、被非法劳教判刑,受到人身迫害;更有的被酷刑折磨,甚至迫害致死。

自99年7月20日以后,伴随着全国范围内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兰州大学法轮功学员的合法炼功权利与宪法赋予的正当权利都被剥夺了。部分迫害事实如下:

万吉强,男,25岁,兰州大学物理学院硕士研究生。99年10月27去北京国务院信访办为法轮功上访,向政府说明真相,被非法拘押回兰州,在桃树坪拘留所非法拘留15天,后被校方强行休学。2000年10月回校后因不写保证等认识材料,被校方威逼退学,但被万吉强拒绝。2000年12月31日万吉强又一次进京,在北京天安门金水桥前被非法抓捕,在看守所内警察用尽一切残忍手段(如电击、铐外面冻等等)让其开口,折磨一天未能得逞。同关在一起的一位老人因说自己以前有过严重心脏病而被电棍直接击打其心脏部位,生死不明。万吉强被押回兰州后再次被非法行政拘留15天,期满后其父已买好火车票准备接儿子回家过年,但却被校方直接非法关押在地下公寓内参加洗脑“学习班”。万吉强绝食绝水三天严正抗议非法迫害,校保卫处人员捏住其鼻子强行灌食未能得逞,后只好让其回家。

刘建新,男,23岁,97级法律系本科生。曾于2000年初上访被非法拘留15天,后被强行停学,10月1日在学校研究其复学期间与两名兰州大学家属法轮功学员第二次进京上访,被再次非法拘留15天。其间面对劳教与开除双重威胁。放出后校方对其不闻不问,欲不了了之,让其早些毕业,少块心病。刘建新认识到讲清真相,还法轮功清白,告诉世人法轮功真相的重要,他第三次于12月中旬进京上访。在京期间,为许多法轮功学员解决吃住问题,后住所被非法查抄。据消息称,刘建新在北京被非法判刑,详情不明。

包新康,男,29岁,兰州大学讲师。在去北京上访,在天安门广场因未回答便衣特务的盘问而被非法抓捕,辗转至昌平县沙河镇派出所拷打逼问出地址姓名,送回兰州后被非法拘留15天,拘留结束又被非法关在兰州大学地下公寓强行办所谓的洗脑“学习班”,失去人身自由,其妻暂无工作,孩子刚2个多月,无法给予照顾。

陈多举,男,22岁,兰州大学学生。于99年12月进京上访,回来后校方以“扰乱社会治安”为名非法拘留15天,而后又被强行休学一年。2001年春节前,被当地(古浪县公安局)骗去谈话,妄图对其非法关押但未得逞。同被非法送进古浪县看守所的还有十多位法轮功学员。据可靠消息称,看守所里唆使犯人迫害法轮功学员,手段之阴狠、恶毒令人发指。2001年3月2日系领导以“不写保证,不揭批法轮功”为由非法关押办“学习班”。陈多举不愿被邪恶无端迫害,于3月13日摆脱监视离开学校,去向不明。

谭晓荣,女,29岁。兰州大学生命科学学院97级博士生。在徐州家中利用自家电脑及打印机印制法轮功真相资料,并在徐州师大学生宿舍散发,于2001年1月12日被非法抓捕,同时被非法抄家,无理没收法轮功书籍约20本,磁盘一盒,讲法光盘一套及炼功磁带几盘,并扣押电脑及打印机。被非法关押于徐州师大第一招待所监视居住。2001年1月23日被兰州大学接回后非法关押于地下公寓洗脑“学习班”。

张启虎(谭晓荣丈夫),男,28岁,博士学历,徐州师大数学系教师,与谭晓荣同时被抓,于徐州师大招待所被非法监视居住8天后,1月20日被非法拘留,关押于徐州市看守所30余天,其间不许探视,2月24日被本单位接回后,继续非法关押于招待所。其工资被停发用以支付雇用看管人员及住招待所、吃饭等费用。家中一2岁半的孩子暂由其姐姐照顾,双方父母亲属焦急万分,精神受到极大打击。

王允波,男,23岁,97级经管院本科生。99年12月2日进京上访后被学校派出所以“扰乱社会治安罪”强行非法拘留15天(他与五位同学拿着上访信在广场上被盘问后被非法抓捕),后被学校授意写“因病申请休学书”而被强行休学一年。为了向政府反映真实情况,纠正对法轮功的错误迫害,他2000年在12月25日进京上访。12月29日与2001年元月1日两次在广场目睹警察光天化日之下残酷镇压和平请愿者。王允波至今流离在外。

薛留彦,男,21岁。97级经管院本科生,在99年12月2日上访被非法关押15天后,被强迫以“因病申请休学”而停学一年。于2000年12月25日进京上访后在2001年元月1日在广场与同伴走散,至今下落不明。

段金辉,男,24岁,96级物理院本科生。在99年12月2日进京上访,被非法拘留15天后停学一年。2000年12月25日进京上访,之后下落不明。

唐勋年,男,23岁,97级经管院学生。于99年12月2日进京上访后被非法拘留15天后受休学处罚。

朱高锋,男,23岁,97级资环院本科生。99年12月2日进京上访后被非法拘留后停学一年,期满后因“两书不全”与态度未转变而未予恢复学籍,其后只以无“户口”身份在98级随读。

2001年学期开学后,兰州大学内挂满污蔑大法的标语、横幅,并在电台大造声势。2001年3月8日在校礼堂搞万人“揭批”(实质是几个小丑演戏),几十名保安日夜巡逻。然而,开学不到两周,校内大面积出现揭露迫害的真相传单和不干胶标语。

2001年11月,甘肃省“610”办公室给兰州大学下了死命令:必须保证实现兰州大学法轮功学员50%的“转化率”,并且被“转化者”必须要在电视上公开攻击法轮功。兰州大学的不法之徒闻风而动,非法办起了强制“洗脑班”,初步决定进班的有6名法轮功学员,教师和学生各3名。学校把赌注押在了3名学生身上。据悉2名学生被非法送至校团委地下招待所洗脑,另一名女生为抵制洗脑而逃离学校,下落不明。

2001年春在定西公路沿线书写法轮功标语的兰州大学生命科学院博士生谭晓荣、经管院本科生王允波,后被非法关押在西果园看守所。有消息称:他们将被判刑。

2001年10月31日凌晨二点,兰州大学生命科学院青年教师包新康(硕士毕业)正在熟睡,兰大保卫处伙同地方警察突然来到他家门口,又是砸门又是嗥叫,说是要抄家,轰动了整个家属区。包新康严词拒绝警察们的非法要求,用绳子从自家窗口(五楼)逃出,中途不慎摔下,导致脊椎压缩性萎缩。

这些不可争议的事实,就发生在当今兰州的高等学府里,就发生在人们的身边。

令人感到悲痛的是,江泽民集团不惜以断送无数年轻学子的良知来为野蛮的迫害粉饰。当此次征文的所谓特等奖获得者代表获奖学生发言的时候,我们真为这位同学而痛心,因为他在为毁灭人类道德和良知的迫害中被利用,无知地葬送着自己的未来。不知他可曾想过,自己的同学只因坚持自己“真善忍”的信仰和言论的自由、以及宪法赋予的上访的权利就受到野蛮迫害,以至被迫离开三尺书桌,流离校外,甚至遭受非法拘押、洗脑迫害,难道崇尚“科学”就是如此对待这些敢于讲真话的学生学者吗?有人可能因为这次征文获奖一时得到些好处,可是在这其中丢掉的却是人宝贵的东西——良知啊!

大学校园应是“传道授业解惑”之地,但是在江氏犯罪集团迫害法轮功运动中,这里却成了蒙骗、毒害、利用思想相对单纯的大学生们,为最险恶的迫害而无知造势之地。象这样的征文闹剧,无疑是对年轻学子们的又一次心灵扭曲。

(待续)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