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城迫害大法弟子者遭恶报事例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4年1月30日】法轮大法师父早在2001年6月23日就慈悲警示说:“告诉大家,中国大陆上所有发生的一切天灾人祸,已经是针对那里众生对大法犯下罪恶的警告。如其不悟,真正的灾祸就将开始。”(《大法坚不可摧》)全国各地迫害大法与大法弟子的恶人频频遭恶报而死,每天大量出现。在此,不一一列举,太多了。由于全国从上到下都受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的控制,使大法弟子不能施行公开调查的权利,但耳闻目睹,我们身边迫害大法与大法弟子的恶人遭报也知道一些。

如双城最早遭报的:

双城市烟草公司的孙清秀,他一没亲自听到大法师父的讲法,二没看过任何一本大法的书,显然对大法一无所知。可是当他听到99年7.20江邪恶公开迫害大法“一面倒”的假宣传后,他的嘴就封不住了,开始胡说起来了。他常在酒桌上以打哈哈取乐的方式谩骂大法师父、诬蔑法轮功,使得听的人哄堂大笑,他也自觉洋洋得意。岂不知,他已经遭天谴神怒了。2001年3、4月份,他与其妻乘专车出门,突如其来的车祸,使他当场身亡,其妻高位截瘫,卧床不起至今。这起横祸说明孙本人谤佛谤法还殃其家人。

双城市希勤乡党委书记潘金库和政法书记王继文,在2001年春节前带恶人到大法弟子家强行把绑架的大法弟子一部份送到双城市第二看守所非法拘押,一部份绑架到乡政府三楼办的洗脑班,逼迫大法弟子写“三书”,用罚款方式无理勒索大法弟子的钱财。在2003年初,潘的妻子就得了癌症,花了数十万,也未能保住命,于2003年6月29日死亡。年仅41岁。同时潘本人也多病缠身,只好靠打针吃药维持。而王继文迫害大法也遭来横祸,王骑摩托车出了车祸,脸部伤得很重,只好花两万多元植皮。其妻在2001年春节给大法弟子办洗脑班期间,下楼时腿摔成骨折。

双城市希勤乡派出所所长阎俊、外勤刘永泽、办事员于大全等人在99年720之后,经常出去非法抓捕本乡的大法弟子,私设公堂,残酷迫害大法弟子远近出名。在2001年他们三人都遭报应,因工作失职而直接被哈市公安七处抓捕判刑,使派出所当时处于瘫痪状态。

双城市联兴乡派出所所长吴建华,自99年720之后,经常非法抓捕大法弟子,并谩骂法轮功创始人,无理勒索大法弟子钱财上万元以上。吴于2001年调到东风派出所任副所长,不长时间突然患病,7天就死了,接着他妻子也得了尿毒症。

双城市双城镇城管干部陈永占和冉令才,在2000年12月二人在秋林公司楼上迫害大法弟子办的洗脑班期间,除对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巨额勒索外,陈永占还采取残暴手法,给绝食的大法弟子灌浓盐水,多人牙齿被撬动,更为残忍的是,他流氓成性,他将女大法弟子的腰带强行抽掉,逼迫她们坐在寒冷的水泥地上,并用恶毒的语言谩骂师父和大法。2002年春天,他只身一人开车去大庆泡小姐,正在寻欢作乐之际,突发心脏病而死。

冉令才也在2002年12月在秋林公司的洗脑班上残酷迫害大法弟子。有一次,他从铁栅栏路过,看见三位女大法弟子正在看《转法轮》,他就将她们三人提出来,死逼不放问这书从哪来的?大法弟子不说,他就将她们三人绑在外面的椅子上冻了一宿。然后就边打边骂大法弟子,冉令才把她们三人的脸都打肿了,呈紫黑色,两个多月都没有消退。他见怎么打都不说,更是气急败坏,便随手拿起一根细绳向一名大法弟子的脖子勒去,当时把大法弟子的舌头都勒出来了,可见用力之大,用心之狠。当时他怕出人命,这才停了手。2000年年底,冉令才被临时抽到双城市驻京办事处负责接回双城镇进京上访的大法弟子。在这期间,他借职权之便,对大法弟子趁火打劫,他经常强行把上访的大法弟子的钱财揣进自己腰包。善恶必报乃天理。冉令才于2003年6月份得了喉癌,当时是水不能喝、食不能进,疼痛难忍,不长时间就死了,年仅40岁。

专门撕毁大法弟子讲真相、救度世人传单的恶人而遭报身亡的几例:

双城市希勤乡裕升村村民赵庆国,他听信江泽民在99年720对法轮功的谎言诽谤,于2000年5月就开始迫害大法弟子,采取盯梢、举报等手段,经常出去抹撕大法标语。对挂在高压线上够不着的条幅,他把玉米秆点着之后去烧挂在高处的条幅。大法弟子看他受江毒害这么深,违背天理、破坏大法会遭天惩,就多次善意劝告。他执迷不悟地说:“我谁也不听,什么也不信,我就听江泽民的。”在2002年4月19日半夜,家里人都在熟睡,他从被窝里猛然坐起,然后七窍流血而死。赵庆国他迫害大法长达二年零四个月,烧掉、抹掉的大法标语、横幅无数,可见是罪有应得。

双城市双城镇邮电局退休职工邓振宇,家住昌盛街。此人自99年720江泽民迫害大法以来,经常跟踪邻居家的大法弟子,特别看到了张贴的讲真相标语就撕起没完。一天早晨,他撕完电线杆上的标语一边骂、还一边往沙子堆里踩,这时一位大法弟子的家属看到了便前去劝他,他说啥也不听,继续撕骂。此后,原本很健康的他身体就虚弱起来,脸色变得黑黄,得了脑血栓,再也看不见他出来了,于2003年10月24日死亡。

邓振宇的邻居王某,人们都称他王司机,他和邓一样听信江的谎言,常和邓一起出去撕毁大法弟子救度众生的真相资料。他虽年龄较大,身体一直也很硬实,自己能挑两桶水走几百米的路。2002年一天,他走着走着突然摔倒在离家只有几十米的垃圾堆旁,回到家时间不长就死了。

双城市双城镇文明街一委二组居民夏荣江(个体油工),自99年7.20听信造谣电视对大法的诬蔑宣传后,就对大法仇恨起来,经常出去撕真相资料。大法弟子发现后经常劝他,他却说:“我就不相信有报应”。一天撕完传单后,突然右臂怎么也抬不起来,疼得直打滚,到哈尔滨医院去检查,也没查出什么毛病,回到家三天后就死了。

以上仅是我们知道的发生在我们双城百姓身边迫害大法与大法弟子遭恶报死亡的众多事件中的几件,那么我们不知道的,肯定还有很多,这里写出来只是善意地警告世人,引以为戒,千万不要再迫害大法与大法弟子了,那是真遭报啊!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