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九台市饮马河劳教所遭受的毒打和折磨

关注度:
【明慧网2004年1月30日】2002年4月23日我在家帮我父亲种地,天下着雨,我们镇的派出所所长和几个凶恶的警察九点钟左右突然闯到我家,问我是不是炼法轮功的,我回答是,他们便不由分说粗暴野蛮地将我铐上手铐往车上拖我,我跟他们据理力争抵抗,凭什么抓人,你们警察这是执法犯法,可是邪恶的警察象一群疯狂的野兽不许人辩解,把我和来帮种地的两位亲戚非法绑架到派出所,后得知亲戚居住地的村长说明,亲戚才得以脱身,我依然据理力争,我没有错,说信仰法轮功就犯法吗?我在家种地犯法吗?凭什么抓我,可是邪恶的所长狠命的打我,晚上交待看着我的人照顾我,实质上是告诉他打我,一打几个小时,第二天我被送到了县里的看守所,被关进了3号牢房。

法轮大法是我的信仰,我没有错,我坚持我的信仰,于是我在号里盘腿打坐,号里有一个恶棍和几个邪恶的犯人在恶警的授意下,为了阻止我炼功,变着法迫害我,据其他犯人说,该犯人曾用烟头将以前的大法弟子手指盖都烧透了。最后他们见打我不起作用就给我戴上了几十斤重的脚镣和手铐,就这样我被关了一个多月,竟被以扰乱社会治安罪被非法判劳教一年。以下是我在九台市劳动教养所遭受的更加惨无人道的迫害。

1、非人的劳动与折磨
5月31日我被劫持到九台市饮马河劳教所,一进舍恶警便问决不决裂,所有不决裂的都被拉到水房殴打,进行非人的折磨,进舍就让挑瓜子,天天增加数量,挑瓜子的速度是有限的,而他们无止境的让多挑,毫无人道的进行奴役迫害。

2、非人性的问话
白天一个叫唐波的干警找我谈话,问法轮功好不好?我回答说好,话音刚落,他就对我连踢带打,第二次找我谈话还是如此,其他干警找我谈话也是毫无人性的训骂与羞辱,在这里听不见半句自由的声音。

3、毫无人性的精神摧残与肉体的折磨
8月份,由于我坚持自己的信仰,被调到4大队,在那里恶警天天强迫所有坚强不屈的大法弟子去听那无法自圆其说的邪恶谎言,去看编造的自焚录像和诽谤大法的恶毒语言等等,不许说话,不许闭眼,不许反驳,强迫洗脑,强迫坐在冰冷的水泥地上,不许垫东西,得按照他们的要求的坐姿去做,我依然坚定我的正念,我不承认这强加给我的一切迫害,我盘腿而坐,一个外号叫秃子的犯人在邪恶的警察指使下用皮鞋跟恶狠狠地踹我的脚脖子,天天踹,干警张新假惺惺地说,不许双盘,你得拿下来,我说怎么坐什么姿势坐是我的权利,我不理会他,第二天恶警张新便把我调到管教室,啥话也不说,和一个胖恶警对我毫无人性的毒打,又过了两天,一个叫陆艳庆的犯人和两个胖犯人在恶警的指使下把我关进小号,见我打坐时,突然冲进来打我,用脚踢我的脸,哪都踹,用拳头打,按倒了在地上来回拖象拉磨一样地转,又把脸插在椅子空里,它们压着。

4、无端挨打
10月31日上午,在外面出工,有功友问我乾坤和宇宙有啥不一样,我说不知道,话音刚落,一个拳头就把我的嘴打出血了,恶警周凯明把我叫到一边说,你不知道干活不行说话吗?我说不说话就不说话为啥打人?这时二舍恶警郭一平过来说,听说你决裂了,我说没有,它说大伙都听到说你决裂了,我说你听到的都是假的,恶警说着照着我的膝盖处就踢一脚,我说你踢我干啥。中午吃饭的时候,两个恶警把我叫到管教室说我今天说话声音高了,说着照着我的头部打来,额头都打没皮了,打得我只剩一口气,也不知打了多长时间。

5、减期不算加期算
挨打期间不能出工,教导员张明才叫几个普教犯人把我从3楼拖到楼下强制出工,干不了活,站着也得出工,到11月底加期10天,大法弟子没决裂的几乎月月加期,这件事情我找到了管理科,科长郑海令说,出工劳动也不给分,你不说我迫害你们吗?我今天就迫害你一把,说完就打,毫无人性可言。

一年期间,我被非法加期50多天,而松原大法弟子到期没有任何理由根据加期1个月,而辽源大法弟子和舒兰大法弟子出工劳动所得一切分都作废,只因坚定自己的信仰。而且恶警继续无理由加期关押,恶警冯伟公然叫嚣,法律是给你们立的,我们就随便啦!

以上所述的经历与见闻,不过是邪恶势力迫害大法弟子的冰山一角,这里几乎每天都在发生着迫害,我在师父的慈悲加持下,终于正念走出了这个邪恶的黑窝,这里到处都表现着邪恶,泯灭着人性,践踏着人生存的最基本的权利与尊严。我们呼吁全世界所有善良的人,关注正在中国发生的这场迫害和对人权的践踏。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