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给我第二次生命 江氏迫害使我流离失所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4年1月31日】我叫韩春龙,今年32岁,家住辽宁省锦州市黑山县镇安乡营盘村。炼功前是村上有名的“病篓子”,多种疾病缠身(腰杆椎三、四节结核、右脚大脚趾结核、肾结石、左肾已失去功能,必须切除)半残疾人,不用说干活,走路都困难。饱受病痛折磨。医药费花了近万元,仍然没有治愈。正当我痛苦万分的时候,结婚不久的妻子因又嫌弃我有病和我离婚。这无疑是雪上加霜。我年迈的父母也为我忧愁。正值而立之年的我,每日挣扎在痛苦之中,正当我对人生失去信心的时候,1998年3月我有幸得法。是法轮大法把我从病痛中解救出来,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得法后不久,我的身体一天天好起来,脸色红润、精力充沛,渐渐地身体越来越健壮。真正尝到了“无病一身轻”的滋味。还改掉了以前吸烟的不良习惯,麻将从此不玩了。我能干活了,能干重活了,又成了家庭的主力。笑容又回到父母的脸上。大法不仅净化了我的身体,也净化了我的心灵。通过读《转法轮》,使我明白了做人的道理,按书中的要求去做,遇事先考虑别人,与人为善。按“真善忍”的标准做好人,使我的身心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我的亲朋好友和乡亲们无不感到大法的神奇。

自懂事以来这是我感到最幸福的日子,整天有使不完的力气,充满了青春活力。和同龄人一样,我又找到了如意伴侣,组成了幸福美满的家庭,这真是喜上加喜。我们在县城兑了一个小摊床,我们夫妻俩做起了小买卖,虽说算不上大富大贵,可我们夫妻和美,生活很幸福。

正当我们对未来美好生活充满希望的时候,突然一夜黑风起,1999年7.20江泽民悍然发动了这场邪恶的镇压。他操纵整部国家机器,利用军、警、特务、电台、电视台、报纸杂志一切宣传媒体,编造谎言、造谣欺骗广大的中国民众,栽赃陷害善良无辜的炼功群众。

我的良心不允许我沉默,我要说真话,要用我的亲身经历来证实大法的美好,为大法说句公道话,揭穿那些邪恶的谎言,让黑山的父老乡亲了解事实真相,不再受江氏的愚弄,让那些不明真相的行恶者清醒过来。别再干那些伤天害理、害人害己、助纣为虐的傻事。就因为我说了真话,便遭到邪恶的迫害。2001年9月5日黑山公安局副局长许贵州带领“国保大队”的肖忠影、毕诗君还有一个姓杨的,以及镇安乡派出所的齐所长等一帮人到我的摊床来抓我,当时我就在他们的眼前,他们却没看见,我走开了,他们没抓到我,就奔我妻子来了,当时我的岳母跟他们说理,他们不但不讲理,还要抓我的岳母,把我岳母的胳膊拧青了。并威胁说把我岳母也一起抓走。许贵州一声令下“抬”!就这样他们把我妻子连抻带拽,在众目睽睽之下把我妻子仰面朝天的抬到二十米开外的警车上,拉到了公安局。

到公安局后我妻子和他们讲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其实他们很多警察都知道我们炼功人都是好人。在他们不备时,我妻子从公安局走了出来,从此我们开始了流离失所的生活。生活失去了经济来源,只好饥一顿饱一顿,过着饥寒交迫的生活。两年过去了,可他们还是没有放过我们,经常到我的双方父母家里骚扰,给我的亲人造成了极大的伤害。一次“城南派出所”的滕飞到我岳母家,欺骗老人说:“让他们回来吧,没事了”,可是没过几天,他们便带了许多警察来到我岳母家抓人。老人这才明白他们是在撒谎骗人。

家乡的父老乡亲们,请擦亮你们的眼睛,不要再受电视宣传的欺骗,认清江氏的邪恶本质。他只不过是一个嫉妒心极强的小人,为了一己之私,竟把上亿的无辜百姓扣上了莫须有的罪名,进行残酷的迫害,采取了“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杀”的政策,使千千万万个和我们一样的炼功人有家不能回,使千千万万个幸福美满的家庭被拆散,害得我们不能在父母身边尽孝。反过来他们还要诬蔑我们自私、不顾他人。这真是强盗逻辑。四年多来我们有理没处讲,师父与大法遭诽谤、善良无辜的百姓遭迫害。在投诉无门的情况下,我们只好采取这种形式和您讲清这事实真相。善良的父老乡亲们,请伸出你们的援手,伸张正义、呵护善良。善待大法,将来您一定能得福报,请您为自己和家人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