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山东第二女子劳教所超时奴役致昏死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4年1月6日】我是一个法轮功修炼者,在我病魔缠身常常为治病费用发愁的时候,我喜得法轮大法。通过学法炼功,我的病全好了,并按“真善忍”标准严格要求自己,无论干什么事情,首先想到别人,不给单位找麻烦;当别人对我不公时,我都要找一找自己是不是做得不好,并诚恳的对人家说是自己做得不对,同事们都说我象换了一个人似的。有一天,单位领导找到我说“国家不让炼了”,我非常不理解,这样好的大法为什么不让炼了呢?于是我上北京想对政府部门说一说“法轮大法好”,他们不让我说,在2000年11月3日,把我送王村(后迁周村)山东第二女子劳教所。

在那里我受到了非人的折磨。在那里强行超时劳动,占用休息时间,有许多人被折磨得犯心脏病,血压升高,疲劳过度。由于我长期遭受迫害,血压高,心律过缓,一次心跳只有34次,休克昏死过去,这样恶警肖爱华(管教科长)还说我“抗拒改造”。当时在场的人都为我哭了,说人都要死了,还这样对待。

为了强制我们放弃修炼法轮大法,恶警每天罚我们坐小板凳十几个小时,臀部坐出了大血泡,不让上厕所(用脸盆当便盆),体罚,不让睡觉,洗澡等多种手段,强制洗脑。我们坚持背法,背经文,炼功,恶警们就从社会上叫一些地痞无赖手持电棍,冲进寝室见人就乱电。我们上诉要求无罪释放,拒绝晚上看诬蔑大法的电视,恶警王所长、肖爱华叫来社会上流氓对我们疯狂施暴,把坚定的大法弟子从寝室一个个拉到走廊用胶皮棍打,电棍电,电敏感部位、私处。坚定的大法弟子当场被拖到四楼反铐在窗户上、椅子上,用高压电棍电;浮萍、唐会仙、庄如萍三位大法弟子的手心、脚心、脸、嘴、胸部都被电击。韩秀花说一句:“他们都是好人。”就被拖到四楼绑在椅子上,电手心、脸和四肢。那一年冬天,她胳膊被电得起大血泡,破了流浓血,不能穿衣服,冻的伤口烂糊糊的,这样还要拖着走“军姿”,每走一步,脓血就向外渗,钻心的疼。

唐会仙、庄如萍被反铐在椅子上,当场电的大小便失禁,尿在裤子里。恶警还威胁说:“如果把打你(受迫害)的事说出去就加期。”一个叫刘慧芳的法轮功学员被恶警折磨得精神失常。50多岁的老太太刘学胜不放弃修炼,绝食抗议关押,恶警们把她靠在铁椅子上坐在水泥地上不让睡觉,灌食。灌食加进药物,强迫吃,她被迫害得双目几乎失明。一次我看经文,被大队长王某和一个恶警科长李某用拳头打我胸部、脸部、头部,打得我头晕几乎倒下,还用大拇指粗的钢筋炉钩子抽打我的臀部,使肌肉坏死黑硬一年多。恶警们执法犯法,对探视人拿来的东西收为己用。

在山东第二女子劳教所天天有法轮功学员被打、电、灌食,不让睡觉等多种迫害手段,强制洗脑。一个按照真善忍做事的这么一个善良的团体却在劳教所黑窝里被残酷折磨。以上所写的就是江氏政治流氓集团对法轮功修炼者残酷折磨和迫害的一点证据。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