潍坊市610洗脑班内幕曝光(图)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4年1月6日】在潍坊市奎文区新华路北首,有一处挂着“中国共产党潍坊市奎文区党校”和“潍坊市卫生学校北校区”两块牌子的地方(附图一)。院子里有一铁门紧锁、院墙上拉了三道带刺铁丝网的“院中之院”,院门处挂着“山东潍坊市法制培训中心”的铜牌。进入到这个阴森恐怖的小院中(附图二),可看到有南北两排平房。南排平房自东向西依次是伙房、值班室、办公室;北排平房大约10间房子的空间,分五个门进出,最西边的门进去分三个室,每个室都安装了监视监听设备。最东边的一间挂着“电教室”的牌子。每个房间都在门和窗上安装了拇指粗钢筋制成的铁棱子。小院里还栓了一只黑色的恶狗,和传达室遥相呼应……这便是臭名昭著的潍坊市非法组织“610”办的洗脑班。
洗脑班位置洗脑班布局平面图

从2000年10月份开始,这里便成为潍坊市非法关押、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洗脑基地。三年多来,就在这样一个僻静的地方,“610”恐怖组织一直没有停止它们用谎言欺诈掩盖着的对法轮功学员在精神与肉体上的摧残与迫害。

一、 参与洗脑班迫害的恶人

宋继武,男,年近50岁,原市委“610”办公室主任。该恶人长期在市委办公室从事信息收集工作,为人虚伪、奸诈、自私。表面和善,可骨子里为了自己向上爬得快一些,不择手段地损人利己,在单位名声很差。

自1999年法轮功遭到打压后,该恶人认为这是自己捞取政治资本的大好时机,于是,分外卖力地收集所谓有关法轮功的信息,绞尽脑汁地为市里不法官员打压法轮功出谋划策。捞到了市“610”办公室主任的角色后,更是昧着良心,使出浑身解数,去劳教所、蹲洗脑班,上窜下跳,无所不用其极地策划、指挥迫害法轮功。潍坊市“610”洗脑班是宋继武直接实施迫害法轮功的“试验基地”。可以说,潍坊市成为全国打压法轮功最严重的地区之一、全市被迫害致死30名法轮功修炼者,宋继武是主要责任人之一,它手上沾满了大法学员的鲜血、背负了累累血债、命案。该恶人出卖人格、出卖良心的卑劣行径,却很得市里某些不法官员的赏识,使宋捞官的欲望很快得以满足―――它由副县升为正县,成为潍坊市信访局局长,但它还是不忘给它带来政治资本的“610”办公室,继续从事着迫害法轮功的罪恶勾当。

徐玉军,男,45岁左右,潍坊市委副秘书长,接替宋继武担任市委“610”办公室主任。该恶人既黑又胖,品行低劣。因作风不检点,乱搞男女关系,在市直机关的名声臭不可闻。几年前徐某援藏回来后,与潍坊市某机关一位30多岁的女人非法同居。无所顾忌地乱搞男女关系。该恶人时常到“610”洗脑班,摆出一副无赖嘴脸,对大法学员时而伪善地谎言欺骗,时而讽刺、威胁、打骂。

寇建辉,男,41岁左右,市“610”办公室副主任。该恶人原是潍坊市委副书记王立福(原专职迫害法轮功,对法轮大法极端仇恨,不择手段地迫害大法学员。其于2002年初升任市政协主席,没过多长时间,即遭恶报死于肺癌)的秘书。寇某跟随王立福迫害打压法轮功不遗余力,出谋划策做了不少坏事,如1999年4.25以后,见市委宿舍院有的大法弟子在大院里炼功,它便使出小人伎俩,暗中盯哨,立即举报。王立福迫害大法遭恶报死后,寇某却不思悔悟,尤其是到市“610办公室”工作后,更是变本加厉地为迫害法轮功献计献策。最无耻的是2001年,寇竟然给全国“610”头子李岚清写了一篇迫害法轮功的建议性文章,后被采纳,对全国迫害法轮功造下了不可饶恕的罪业。寇某是潍坊“610”迫害法轮功的主谋之一,其参与迫害时间长,作案经验丰富,虽不经常抛头露面,但躲在阴处指手划脚。可以说,潍坊所有迫害法轮功的措施、手段及决策都渗透着它的罪恶。工业干校洗脑班更是它经常光顾的地方,它常常是口传心授暴徒们迫害大法学员,并直接指挥其对大法学员精神与肉体进行摧残。

傅进宾,男、46岁,现任潍坊市“610办公室”副主任,是潍坊市“610”洗脑班主管。该恶人有两个绰号:“土匪头子”、“色狼”。说它是土匪头子,是因为该恶人心狠手辣,品质低劣,言行粗野、作风霸道,说话办事不讲理。迫害大法学员的手段灭绝人性地狠毒;说它是“色狼”,是因为在洗脑班上,该无耻之徒常常对被非法关押的女性大法弟子动手动脚,尤其是对年轻漂亮的女大法弟子更甚。不少人看到过它对女性(不论年龄大小)用低级下流的动作和语言进行随意挑衅和骚扰。用手拍打触摸妇女的头、脸、背、肩、胳膊、腿部等等,下流语言和动作随处可见。它有时甚至去掀女学员的被子。在洗脑班一直流传着一句话:“要防色狼”,主要就是防流氓淫棍傅进宾。付某与30多岁的女犹大郭静眉来眼去,关系暧昧。只要郭静值夜班,付某晚上就不回家,在洗脑班住下……付某负责洗脑班,将它所有的流氓恶霸毒招都使了出来,直接将洗脑班变成了恐怖集中营。

潍坊市“610”“洗脑班主管傅进宾手机:13853646838

先后参入潍坊市洗脑班迫害大法学员的其它恶人还有:

李同奎(610办公室副头目);
娄金洪(610洗脑班凶犯):无耻之徒。采用卑鄙、下流手段亵渎大法和师父。
娄金洪手机:135063606117;
郭黎东、李焕昌、杜强(610洗脑班主要凶犯)、刘××、颜××(市公安局)、王科长(女)等。
孙先正:原奎文区610办公室主任,手机:13070761878,13017671878;
梁斌,手机:13006561258;
谷志勇:东关派出所所长,电话(宅):0536--8226940,住人民医院宿舍;
参与迫害的部分犹大:
郭静:女,是在洗脑班助纣为虐、迫害大法弟子时间最长的犹大。此人修炼前作风放荡,修炼后收敛。单位同事介绍说:学大法后,在男女作风上郭静还真是“安稳”(意思是:没有不轨行为)了几年。但走向大法的对立面、彻底成为助纣为虐的犹大后,“旧病复发”,尤其是与恶人傅进宾臭味相投,眉来眼去地打得火热。其被邪恶控制后,性格扭曲,对大法学员极为狠毒。她目前靠迫害大法弟子挣钱糊口。电话:8254171(宅)8808786(郭静的母亲宅电)
马常玲:潍坊十一中教师。未学法轮功前患歇斯底里症(当地农村俗称“附体”),曾赤身裸体地在大街上奔跑,怎么治也没治好。是法轮大法使她死而复生,但她却忘恩负义。3年多来不遗余力地助纣为虐迫害大法弟子。大法学员张亮被折磨半个月不让睡觉,一直站着,张亮困了打瞌睡时,马常玲便往张亮的脖子里倒水。
马的手机:13070776705
邱世刚:电话:6312272(宅)诸城人,凶恶地毒打大法学员,不论男女老少。
丁爱丽:电话:8950878(宅)不知廉耻、凶狠地在洗脑班靠迫害大法弟子挣钱。
孙桂珍:电话:8214715(宅)。
吕丽娟:8879851(宅)。
张秀燕:电话:2311021(宅)迫害大法弟子的帮凶。
王红:8310950经常借大法弟子的钱不还。
付萍:手机:13953636207.
郭文杰:是青州人,原担任过青州妇联主席,恶毒地迫害大法弟子,被叫作“巫婆”。
王好文家电:(0536)8257681,住址:潍坊柴油机厂宿舍。
李爱莲、李有燕等

二、 迫害手段主要有以下几种:

1.限制人身自由。凡进洗脑班的法轮功学员全部被严密监视(室内设监视器),行动被限制。同时,陪护人员和家属也受到牵连。晚上将炼功的和不炼功的关在一起,锁上屋门,不准进出,不准上厕所。男女在一个房间用一个痰盂大小便。这种违反道德、违反法律的行为曾遭到大法学员强烈反对,但它们根本不予理睬。

2、谎言歪曲诬陷大法。

3、诱迫学员看诬陷大法的录像。从早晨它们上班直到下午它们下班,每天逼迫学员连续不停的到所谓的“电教室”看诬蔑诋毁大法的录像,强行灌输小丑们制造的谣言。每天把人灌的头脑麻木,晚上还不时的有犹大过来给大法弟子洗脑。

4、用“不转化就判劳教”威胁。恶人们时常用“不转化就判劳教”来威胁学员。在洗脑班上有坚定信仰的大法弟子被非法劳教,从班上送往劳教所时,“610”洗脑班负责人就借此机会,把非法关押的所有大法弟子都叫到院子站成一排,看着被劳教的大法弟子被带走,并对着大法弟子狂妄地叫嚣:“这就是不转化的下场”,以此来威胁大法弟子。

5、暴力强制转化。对不配合、不服从它们的非法要求、谎言欺骗、劳教威胁不管用的大法弟子,恶人们就采取粗暴行为,拳脚相加、连撕带打。如:有一位大法弟子从家里被绑架劫持到洗脑班上,傅进宾等人喝令:跪下!她坚决不跪,并喊“法轮大法好”!顿时,傅进宾、娄金洪、高兴昌、郭黎东、李焕昌、王科长(女“610”)、刘××、颜××(市公安局)等一拥而上,掐着脖子、撕着头发,摁在地下劈头盖脸拳打脚踢毒打一顿。有一次,郭黎东将一位近六十岁的老太太从院子里拖到屋里,猛力把她推到地上,肋骨碰在桌子腿上,老太太在地上足足有半小时没有爬起来,大口喘着气……还有一位炼功人因为不妥协被傅进宾连续几掌打的她连声叫喊。一次傅进宾在院子里突然用擒敌拳扣住她的胳膊将她摔在地上。这种对大法学员的暴力行为在洗脑班上随时可见。大法弟子吴敬霞2002年初,就是在这里被迫害致死的。

6、“熬鹰”折磨。有一种酷刑折磨,它们叫“熬鹰”(连续多日折磨昼夜不准闭眼,比暴行毒打更残忍!),大法学员张亮被“610”恶人用欺骗手段骗至洗脑班后,由于坚决不妥协,在傅进宾的直接指挥下,暴徒们对其实行了“熬鹰”折磨。连续一个多月24小时罚站,不让坐下,不让睡觉,一群恶人轮番上阵连喊带叫,攻击污蔑大法及李洪志老师,无数次地被撕打推拽。他被熬得神情麻木,辨不清方向,碰在墙上,摔倒地上。两腿两脚肿得吓人!皮肉透明发白,随时就会破裂。小腿和大腿同粗,两脚无法穿鞋,两腿无法站立,走路寸步难行。一位从医的亲属忍无可忍的告诉傅进宾等人:“你们不能这样对待他了,再继续下去,可能会导致他下肢终生瘫痪……”它们怕担责任,才结束了这场“熬鹰”的折磨。

7、用巫术实行精神摧残。洗脑班前期每天高音喇叭里播放着谎言,震耳欲聋,对大法弟子进行精神摧残。后来,傅进宾等恶徒们又费尽心机地“创造”出了装神弄鬼的丑陋表演。它从青州找来一个叫郭文杰(这个巫婆式的郭文杰原是青州市委妇联主席)的人,过去练过法轮功,邪悟后专门配合“610”洗脑班迫害法轮功。该人率领邪悟人员王好文、郭静、吕丽娟、马常岭、王红、丁爱丽、李有燕、邱世则、孙桂珍等,一齐对着炼功人的胸部、心脏、头部、后背乱拍乱打,双手对着两耳使劲的拍打叫“双风贯耳”。用纸壳卷成纸筒插入双耳,轮番对着纸筒狂呼乱叫,攻击大法、攻击李老师,这种强大的噪音刺激和精神折磨使一位炼功人当场晕倒在地……每实行这个办法时都是傅进宾直接策划。有一次傅进宾向郭文杰一使眼色,郭文杰立即率领5、6个人将一位大法学员推压在床上浑身上下前后乱抓、乱掐、乱扣……对着腋下、肋骨、大腿根、头、脖子等敏感处撕、拧、掐……无处不抓。这位炼功人被抓得青紫红肿,前胸被打的变色。再疼她也不敢出声,因为一出声,它们就喊,并对着这个部位掐的更厉害。此情此景,目不忍睹!这个邪恶的招术它们不止在一个人身上使用过,并作为“经验”介绍推广。大法学员张传花,经历了11天的绝食,多次被鼻饲,不让坐、不让睡长达26天,从脚肿到了小腹。在不让她睡觉的同时,恶徒们用纸卷成筒插在她两只耳朵里,大声谩骂、诽谤大法;它们对她采取这种巫术折磨:恶徒将她按住,搔痒处、浑身乱掐……大法学员于丽丽也遭受过这种残酷的迫害。

8、亲情折磨。对于坚定的大法学员,它们在摧残本人的同时,用威胁、挑拨等伎俩,唆使学员的亲人到洗脑班用亲情施压,逼迫学员妥协。大法学员张亮被高压摧残多日仍未屈服,它们就把张亮的父亲、奶奶、姑姑叫来劝说施压。更残忍的是,恶徒们不惜败坏人伦,逼迫张亮那七、八十岁的老奶奶给张亮下跪,……

9、强行灌食。有的炼功人对恶徒们的暴虐行为以绝食表示抗议,他们便采取强行灌食进一步实施人身伤害。有一位炼功人绝食七、八天时,傅进宾等六、七个人抓着胳膊、摁着腿、掐着脖子、抓着头将管子往鼻子里硬插,大法弟子拼命挣扎、叫喊……一时间,叫喊声、呕吐声、训斥声乱作一团!直掐得该大法学员浑身青紫红肿,筋疲力尽。该学员绝食13天曾多次被这样灌食。还有一位年逾花甲的老人已有5、6天不吃不喝,身体十分虚弱。在被灌食时,它们掐胳膊摁腿的一齐上来,傅进宾一腚压在她的胳膊上指挥灌食。这位大法学员经不住这种折磨,被折腾得奄奄一息。奎文区大法弟子杜秀花被绑架至洗脑班后,抗议绝食,在身体极度虚弱的情况下被插管灌食。因她痛苦地挣扎,插不进管,恶徒们就把杜秀花手脚铐在床上,还有几人按着她使她不能动,几天后,她的手脚麻木不能动了,邪恶找来了医生给她打针,挂吊瓶,……后来又将她送到王村劳教所非法劳教。

10、对女性炼功人进行性侵犯和性骚扰。在洗脑班上,不少人看到过傅进宾对女性(不论年龄大小)用低级下流的动作和语言进行随意挑衅和骚扰。用手拍打触摸妇女的头、脸、背、肩、胳膊、腿部等等,下流语言和动作随处可见。一次有人见它手伸进一位妇女的腋下,一边说着下流语。还有一次一位年轻的女大法学员还没起床,傅进宾进屋掀开她的被子刚要动手,被人进屋发现,它才停止了不轨行为。每次这些行为都是伴随着说“笑话”来掩饰它的龌龊肮脏的恶行。在它的带领下,其它人的言行作风也极不严肃、端正,如郭黎东、李××等。

11、疯狂敛财。被非法抓进洗脑班的法轮功学员被强迫交纳生活费每人每月2000元(本人或单位交纳)。出班时必须交纳转化费,最少2000元。根据当事人及家属、单位的情况、态度,数额随意确定。有的2000、3000、5000、7000、10000、20000,等等不一。个别坚决不交的也有。这些收费没有任何根据,因此也没有任何正式手续,都是迫使家属和单位私下办理。一次,洗脑班上的一个头目打电话给一个单位:“给我们送几个人来(指:大法弟子),拿着钱,没有钱别来……”要钱是洗脑班和傅进宾等人的重要目的和手段。它们打着“转化”的招牌,借着大法学员家属的求助心理,肆意勒索财物,诱迫家属请客送礼,吃喝受贿随意而取。傅进宾等几个人还将要来的钱私分贪占。同时,无耻的恶徒还胁迫一些被它们所谓“转化”了学员或其亲属,为它们做锦旗送去,将其挂在墙上欺骗不明真象者。

12、随意扣留炼功人家属。有的大法学员家属亲友来探望,被傅进宾无理扣押在洗脑班不让走。如一位大法学员的儿媳来看望婆婆,傅进宾不告知任何理由锁上大门不让走了,遭到本人的强烈反对并要爬门翻墙时,这才开门放人。还有一位大法学员的妹妹来探望姐姐,被强留在班上不准走。大法弟子杨峰被非法关押在洗脑班时,他已年逾花甲的母亲(不修炼),来探望儿子,被傅进宾等恶徒强行扣在洗脑班一个月。放回家后因精神刺激老人突发高血压、脑痉挛住院急诊,治疗后脱离危险,花去医药费上千元。

三、呼唤正义良知,正告江氏打手

江氏因对真善忍的妒忌而发动了这场天怒人怨的血腥迫害,使多少无辜的好人遭摧残?多少美满幸福的家庭被拆散?仅潍坊市就被迫害致死了30个善良的生命,300多人被劳教、判刑……目前,潍坊市“610”洗脑班还在继续地迫害着被绑架到那里的大法学员。善良的人们,难道在我们内心深处的良知还允许我们沉默下去吗?希望明白真相的人们,都能够抵制这场邪恶迫害。有能力的人,希望你们和全世界的正义的人们一起,伸出援手,营救那些正在市洗脑班,以及其它所有场所被非法关押迫害的法轮功学员。

同时,我们也正告徐玉军、傅进宾等人,今天所有打压法轮功的行为,都将成为明天讨还血债的证据。你们的恶行已受到法轮大法弟子的揭露和国际正义组织的追查,所有迫害大法弟子的不法人员的姓名、地址和犯罪事实都已经被记录在案,或正在被收集整理。现在互联网“法网恢恢”网站,已经记录了两万多件参与对法轮功进行迫害的恶人、恶事,人证、物证俱在,到了审判的那一天,谁能抵赖得了,谁能逃脱得掉。

但是,我们大法弟子依然用一片真诚慈善之心,劝你用自己的脑子好好想想,在不久的将来,你要面对的是什么!立即停止你的罪恶行为,挽回给大法和大法弟子造成的损害,弥补过失,这是你唯一的选择!

你们知道吗?目前,法轮大法在全世界60多个国家广为洪传,获得各国政府各项褒奖一千多项,许多国家和地区的大法弟子纷纷建立了以真、善、忍法理为标准的“明慧学校”,让孩子们从小接受正直、善良、高尚的道德教育,成为一代新人。然而这样的高德大法却唯独在她的发源地——中国遭到了残酷的迫害。

在这场民族浩劫中,你们充当了江泽民的打手角色,以所谓的“尽职”为由,助纣为虐,以残害好人为业绩捞取政治资本,以为得到了实惠。其实,你是在充当江氏践踏国法、祸国殃民、发泄个人私愤过程中的炮灰、替罪羊。如果你不思改悔,一意孤行,在不久的将来你所欠下的血债必将偿还。

目前,江氏和“610”头目及各省市的部分主抓迫害法轮功的责任者,已经在世界多个国家被法轮功学员以“酷刑罪”、“群体灭绝罪”等罪名起诉,不久的将来就将受到正义的审判。

正告你们,在这特殊的历史时期,尽力挽回自己的罪恶吧,善恶有报是真实不虚的。否则,所造成的实质性恶果,将使你断送自己的未来,甚至殃及家人和后代。

在此,诚心奉劝:
1.立即无条件释放所有仍被非法关押在洗脑班的法轮功学员;
2.立即停止举办邪恶的洗脑班;
3.立即停止迫害那些大善大忍的、在强权暴政面前仍坚持和平理性、非暴力抗争的法轮功学员们;
人自己的一念将定下自己的未来。在这特殊的历史时期,为了你生命的永远,给自己留条后路吧!

潍坊全体大法弟子
2003年12月31日

附:潍坊市“610”洗脑班电话:0536——8650205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