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破除邪恶迫害 在牡丹江劳教所集体开创正念之场

【明慧网2004年1月7日】我们在牡丹江劳教所被长期迫害,长期包夹严管、体罚、加期、以及恶劣的伙食、环境,无法学法和炼功,还因为有放不下的人心,曾做了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事,写了“三书”给大法抹了黑。

当劳教所外面的同修们把师父的经文、讲法送进来后,同修们知道做错了,心里有说不出的难受。大家通过交流,逐渐地清醒,要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这时邪恶的狱警看到大法弟子的清醒后,又开始进一步的迫害,用所谓“考试”看哪个法轮功学员还要重新修炼,然后就又分类又分屋。

我们屋有十多位大法弟子被进行严管不让说话、动弹,限制上厕所,恶警指使劳教犯人殴打大法弟子。同修们一看再这样下去就又会回到以前的迫害,交流后决定坚决抵制,不服从恶警的要求,他们不让讲话,有一个同修悟到就应该说话,劳教犯人就上来打人,大法弟子们都指责打人的犯人,使他不再行恶。被打的大法弟子向李龙雨(出入所教导员,迫害法轮功大队的教导员)反映打人情况,李龙雨表面伪善的说要管理,而后就凶相毕露地抡起椅子恐吓我们的同修。我们的同修面无惧色向前踏出一步,正视恶人说道:“你吓唬谁,我不怕你”,恶警李龙雨再也凶不起来了,在坚定大法弟子面前啥也不是,没有了利用价值。

同修们都悟到不应该听从恶人的要求,你不让我们说话,我们就说,就交流,就背法,这样我们的屋有了好的环境。同修们又悟到得带动别屋的同修,就又走出来到别的屋交流。当然每次都要破除邪恶的阻挡,也有同修间的不同的认识的阻碍,一交流就认识到里面有私心、怕心,每个人都要走正自己的路。同修们又正悟到只有把自己投入到助师正法中去,才能无私无我。以前大家不敢抄写经文、看经文,现在都突破了,同修们又决定得炼功。就这样我们突飞猛进地破除邪恶,在大法修炼中升华着。

闫昌海(原管理科副科长,迫害法轮功学员大队的大队长)又来讲他的理由,让我们服从所谓的管理。大法弟子们正好把他们以前怎么迫害大法弟子的事实来个大揭露,恶警苍白地辩解,尤其把李龙雨的邪恶嘴脸给曝了光。李龙雨开始以无赖的样子不承认,后来在大法弟子的强大正念下,李龙雨语无伦次地把自己干的恶事都说出来了,后来再也不敢进我们的屋了,从门口路过都得悄悄的。后来恶警又往我们屋里塞劳教犯人,被我们异口同声地坚决抵制。

管理科又给我们开会,又要把我们屋的同修们分开。大家识破了他们的邪恶目的,坚决不配合并要求见劳教所政委王某。恶警把别的屋的大法弟子都叫到操场集合,我们屋的人没去,等待答复。回到寝室后,管理科的恶警又来恐吓我们,没得逞,不一会就纠集十多名劳教犯人冲进屋来叉着腰。看到邪恶小丑的表演,我和同修们都乐了,劳教犯人也凶不起来了,一动不动了。之后又冲进来一群恶警拿着摄象机、照相机一顿乱照、乱拍,张某(教育科长)进来又要在我们中间挑出几个头儿来。同修们不配合他。这时又冲进了麻立彪(管理科副科长)恶狠狠地抓住一名大法弟子的脖子,往外拽,并说:“你不要谈吗?”另一个同修马上制止其恶行,麻立彪气急败坏地抬手就往我们同修脸上打了两拳,这时同修们忽地一下子站到同修前面,质问邪恶之徒:“凭什么打人?”“凭什么打人?”正义的声音下,麻立彪又往屋里冲了几次想行凶,整个过程摄象机都拍下来了。过后同修们认识到这是恶人的阴谋,大法弟子们守住心性没有任何过激行为,本着善念做事,邪恶之徒的阴谋没得逞,没有拍下他们想要的内容!

之后又来了两个驻所检察官,口里声声地说:“他们以人格担保不再打人。”后一位同修去跟他们反映劳教所执法犯法的行为,迫害法轮功修炼者的事实,刚进屋麻立彪就又冲进屋来,当着驻所检察官的面,殴打我们的同修。我们的同修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讲着被迫害的经过,揭露狱警执法犯法殴打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行径。在事实面前,检察官无语,而另一个就逼问还炼不炼法轮功,绝口不提打人的事实。

时间到了中午开饭了,我们看到同修还没出来,就坚决等同修一起吃。很久后同修才出来了,看到同修又被恶警打了,我们都流下泪,比打自己还疼。同修微笑着回到我们中间,对我们说“看!”顺着同修手指的方向我们都看到天空中一朵祥云放射出七彩霞光普照大地,天空特别的清透,特别的高!吃饭时同修们的眼泪断了线似的流进饭碗里,只一句话“师父太慈悲了!”

饭后进屋时又要搜身,又要分屋,同修们坚绝抵制使邪恶没得逞,只把听话的分到楼下去了,楼上只剩下十多人。我们屋的人十多人给分到四个大屋里又给加两个包夹,另外六人给严管在一个屋内。劳教所所长赵冠英出面又要限制我们这个、那个的,我们理智地跟他讲事实,他不听。通过交流,大家认识到要否定邪恶的安排,我们大家就学法、炼功、交流,还到严管屋跟同修交流,要走出来否定邪恶迫害。在受严管迫害的同修也走出来了。在教室里同修们悟到应该清理环境,就把以前写的“三书”、以及劳教所编写的邪恶材料,全部撕掉,还有同修把自己家属受邪恶宣传所送的锦旗撕掉。更有同修把劳教所粘贴的诋毁大法的宣传照片都给揭了下来,十多大法弟子一起把它消灭掉。

同修们又认识到应该集体学法,我们就一起背《论语》、《洪吟》、以及师父的新讲法,狱警又来了,说什么小点声影响别人休息等,恶警有气无力只有仇恨的眼光。我们又悟到应该集体炼功进一步清除迫害,本来打算吃饭后到院里炼功证实大法,被恶警发觉不让我们出去吃饭了。通过交流我们中午就在教室里炼功,开始时陈玉龙(迫害法轮功大队的管理干事)指使劳教犯干扰我们,被我们给抑制下去,灰溜溜地退却了,炼功时有一同修喊口令,大家齐刷刷地象在炼功点一样炼功,抱轮时有同修给掌握时间并纠正动作,大家都感到能量场极强,周围的劳教犯人也静静地观看不再干扰。动功炼完后我们又炼静功。大家珍惜开创的炼功环境!集体炼功后,大家三三两两地在几个屋里交流。

下午两点多,晴朗的天空下刮起了一阵阴风,就听见大铁门被猛地推开了,走廊里传来很多脚步声,教室的门被猛地撞开了,历史又重演了,劳教所六十多邪恶狱警在张某(教育科长)的带领下拿着摄象机、相机,冲了进来,又是一顿乱照后开始绑架大法弟子。大法弟子们坚决抵制迫害,“法轮大法好!”“警察打人了!”喊声不断,四五个狱警拖打一个大法弟子,也有邪恶狱警寇伟趁机报复殴打大法弟子(因为他勒卡同修的医药费给曝光就恼羞成怒)。我们被架到楼下后,赵冠英(劳教所长)、刑继明(管理科长)、严昌海(迫害法轮功大队队长)等又把我们分到各个劳教大队严管起来。在整个过程中大法弟子坚强的意志、善良的本性使恶人没有任何借口进一步迫害大法弟子。

被严管后,各个大队准备的电棍、手铐、绳索、胶布都没用上,有的大法弟子在梦中说梦话时都在背着《论语》,有的继续跟狱警讲真相,有的继续炼功。这时所外的同修们也及时把高音喇叭挂在劳教所大墙外边播放师父的经文。恶警们吓坏了,疯了似地拿棉被又堵窗户,又堵门,邪恶的嘴脸尽现。

同修们又走上正法的大路,邪恶想改变大法修炼者意志的企图是彻底地破灭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