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李淑花被迫害致死 父亲丈夫揭露更多真象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4年10月22日】编者注:李淑花的爸爸李福臣老人,60岁,榆树市环卫处工人。2003年10月女儿李淑花被迫害致死,女婿杨占久被非法关押,老伴崔占云被非法劳教期间,李福臣带着两个年幼的外孙,相依为命,整天以泪洗面。


李淑花,吉林省榆树市大法弟子,于2003年10月6日在当地被迫害致死

李淑花的丈夫杨占久,1996年开始修炼,曾是榆树市辅导员。1999年7.20后,曾被多次非法拘留、劳教。2004年4月,杨占久被判刑七年,现关押在吉林省四平监狱。

*********

李淑花的爸爸李福臣:

李淑花从1996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以来身体健康,什么病都没了,也不吃药和打针了。家里的生活幸福,两个孩子很活泼,在小学读书。

自从2003年9月24日上午9点多钟,李淑花正在家里做活,吉林省榆树市培英派出所的三名警察:姜伟、李明超、还有一位姓董的警察,叫李淑花去派出所,李淑花说啥也不去,警察强行把李淑花骗到派出所。说材料写完了就放你回来,做为一名共产党的人民警察就如此的说谎,李淑花就再也没有回来过。

当我去打听后,警察直接把李淑花送到西监看守所,对李淑花开始惨无人道的迫害。2003年10月6、7日,就把李淑花迫害致死在看守所。2003年10月9日警察才告诉我们,当时就我一人在家,她妈妈已被政府给教养18个月(因坚定修炼)还没有回。我问警察怎么回事,警察说李淑花已不在人世了。当时我的脑袋就象五雷轰顶一样昏昏沉沉,就象天塌下来一样,我的女儿就叫他们活活给迫害死了,年仅32岁。

2003年10月10日,我们家的亲朋好友到榆树市医院太平间看到李淑花遗体时,遗体放到冷冻箱冻起来了。连穿的衣服也不是自己的,明显的整容了。法医解剖发现:腹腔内一大滩淤血,肺子也很大,小便处还有血,他们说来例假了。人死后怎么会来例假呢?现在的政府干部官官相护,明明是你们看守所给迫害死,还说是饿死的。我姑娘身强力壮,扔下两个刚懂事的孩子,政府也不给照顾,她的丈夫杨占久因修炼法轮功做好人没有什么错误政府就给判了7年徒刑。社会主义国家就如此这么黑暗,做好人都不让。

李淑花的丈夫杨占久:

我叫杨占久,家住吉林省榆树市培英街。我是一名法轮功修炼者,被非法关進看守所已一年三个月了。我的妻子李淑花于2003年10月份迫害致死一事,下面我将事情真象揭露出来。

我妻子李淑花于2003年9月24日下午因给我送两张明慧网资料而被抓進榆树市看守所,由于我们十多个大法弟子都是超期关押我们向管教反映过,他们说是办案单位的事,榆树市看守所警察推脱说他们也无法向上边反映。在迫于无奈的情况之下,我们只有采取了绝食抗议这种非法关押。于25日我们开始绝食,要求所里向上反映。看守所9月28日开始给我们野蛮灌食,9月30日他们给我们灌了大量的浓盐水,灌進去之后,心口特别难受,最后我全吐了出来,我才知道灌的是浓盐水。

看守所警察他们一是为了十。一放长假多休几天,二是利用这种方式迫害我们。到10月4日才又来给我们灌食,这时我们已绝食十天了。10月5日监号里的人看我快不行了,报告值班管教许洪彦。他叫两个劳动号犯人将我抬到走廊,给我灌糖水,我不喝他就叫两个犯人把着胳膊,用拳头对着我的面部狠狠打击,因身体极度虚弱,打得我头昏眼花,面部红肿。抬回来号里的人都看见了。

2003年10月6日晚,女号10号监室报告管教说我妻子李淑花不行了,已经晕过去两次了。大约半个多小时看守所李大夫才来,叫来两个犯人把我妻子背了出去,说是送医院去抢救。7日早3点多又背了回来,不知什么原因人还没有完全脱离危险,就又送回来了。9日早又将李淑花抬了出去(因里面报教说她又不行了)抬到看守所医务室。接着他们丧心病狂的对身体极度虚弱的李淑花進行了迫害,惨叫声不时从医务室传出,(14监号李林可以作证)他们怕人听见关上门,可还是不行,外面号里还能听见,他们就把李淑花转到后院迫害去了,以后李淑花从此就再没回来过。

他们迫害李淑花的目地是强迫她進食,迫害得不行了才送去医院進行所谓的及时抢救,人就这样被迫害死了。在刚绝食时,女号滕管教对李淑花威胁说:不吃,不吃就给她灌浓盐水。还叫号里人给她精神上施加压力,利用各种方式对她進行迫害。

10月13日,看守所又为我们特制了几张床,将我们绑在床上,下胃管给我们灌食,灌完之后不往下拿,好第二天再灌,利用这种方式迫害我们。我当时头痛得特别厉害、嗓子都肿了,而且还叫号里人看着,说看不行了马上报教,好抢救。这就是他们所谓的抢救吗?打吊瓶、灌食我们都很配合他们,为什么还用这种手段迫害我们呢?我们无非是在不得已的情况下让他们向上反映情况。我们也不是想死,如果问题解决了,我们自然会吃饭的。

9月份以前,和我一起呆过的刑事犯人李彦臣身体一直不怎么好。看守所看人不行了才给他打吊瓶,后来也不见好转,送去医院抢救,氧气打了一半,人就死了。这就是他们所说的抢救,他们就是怕花钱,看人实在不行了,才往医院送的。

11月2日,看守所又被抬進来一个犯人叫李长海,号棚子人,说喝药了。進来后胡言乱语,还要打人,话也说不清、起不来,就这样的人送進来了。号里的人议论说这看守所可真不怕死人,这样的人还收(当时是看守所管教王序值班)。進来四十多分钟,我们看人不行了就报教。过了大约40来分钟李大夫才来,一摸脉,人已死了。后来李长海家属知道了说人还没脱离危险就被送到看守所是不合法的,把他们告了。就这样的看守所三个月死了三个人,可见其黑暗,看人实在不行,要死了才送医院抢救,这都是拖延治疗、抢救不及时造成的后果。

事情发生后,我曾质问过榆树市看守所王所长我妻子的情况,他却撒谎说我妻子李淑花放了,问别的警察也都说放了,其实是欺骗被害人家属。

我已于2003年11月14日向来看守所检查的吉林省公安厅五处的领导交了控告信,不知什么原因没有任何回音。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