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省亳州市清廉干部贾彦华遭恶警非法逼供的经历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4年10月4日】
  • 安徽省亳州市清廉干部贾彦华遭恶警非法逼供的经历

  • 贾彦华声明:修真、善、忍无罪,做好人无罪

  • 安徽省亳州市清廉干部贾彦华遭恶警非法逼供的经历

    我叫贾彦华,是安徽省亳州市干部。2002年7月2日上午9 时左右,我正在办公室处理日常工作,安徽省亳州市谯城区公安分局黄卫国、王久山一行四人,突然闯入我办公室强行把我带到龙华宾馆,利用非法恶毒的手段,对我及全家进行了六天五夜的迫害。

    一、迫害的手段

    1、 不准休息,不准换衣报

    7月2日至7月7日下午4时,6天5夜的时间不准休息,140个小时中每时每刻至少有两人不停地在给我说话,问话,眼睛都不许闭一下,其间不留一分钟的时间冷静思考。折磨我的目的是为了让我承认强加给我的一切。我几十年的生活习惯从不能熬夜。本来我于6月30日晚去合肥,7月2日凌晨四时才乘公共汽车返回亳州,已是两天两夜未及休息,原本疲惫的身体,加之6天5夜的折磨,使我心力交瘁,意识麻木,思维不能连续,头脑胀硬的象个石磙一样又大又硬,到了最后,他们到底说的是什么?问的是什么?我都分辨不清了,只觉得头脑轰轰,每个人在我眼前都在转,鼻子、眼睛、头都变成双的。在龙华宾馆的日夜中,7月份,正值天气炎热,他们不停地换人来折磨我。来人都把空调调至最低,我身穿短衣、裙子,在房间里又不能活动,一直都感到冷,特别是在夜间,他们不许我加换衣服。一次,我要求换洗内衣,吴宪彬说:不行。什么时刻你都承认了,什么时候换。一天晚上,约十一时王久山、吴宪彬二人酒足饭饱后来到房间,他二人嫌热,把原本温度很低的房间又把空调开大起来,我感到非常冷,要求用床上的毛毯盖着腿,王久山说:不行。随手把我拿的毯子一把扯回去,一晚上冻得我浑身发抖。一连拉了几天肚子。

    2、 恐吓、污辱、漫骂

    在六天五夜折磨迫害中,各种械具放在我面前,并恐吓说:再拖下去就给你拉背铐,别的大法弟子都拉过了,你也尝一下味道。吴宪彬、袁磊多次对我说:你要放明白点,配合组织,如果你再这样坚挺下去,市局已拿出意见,区委也研究过了,你一天不承认,就一天不放你丈夫和女儿,你女儿也不能参加高考,把你送到外地去审问,你根本没有选择。袁磊更是皮笑肉不笑地说:你不为自己想,也得为你亲人想,不按组织的要求做,你女儿不能参加今年高考,想想后果。当审问进行不下去时,王久山恶狠狠地说:你当官那么多年,到底捞了多少钱,我打报告给区委,让纪检委查你单位的账,非得给你来个数罪并罚。当我拒绝他们所定的调子回答问题时,市公安局马副局长二次以组织名义给我施加压力,黄卫国更是毫无风度地骂我,你修炼法轮功不顾家。我听了真觉滑稽可笑。我修炼法轮功,时时处处按真、善、忍标准做个好人,一家人快乐幸福的生活着,是你们把我全家抓起来进行迫害,反而说我修炼法轮功不顾家,真是黑白颠倒。特别是王久山,迫害好人,不觉为罪,反觉为荣,似乎迫害人是他们的乐趣,似乎抓到我他立了大功,似乎我与他有什么过节,一副得意洋洋不可一世的样子,羞辱我说:你可记得了,你曾是我中学老师,(我不记得)你今天在学生面前沦为罪犯,你不感到羞耻吗?他认定我与任何人的经济往来都是用于法轮功,问话时使用污辱性的语言,对我进行人格的污辱。对于他的这付嘴脸,我义正词严地正告了他,在以后的几天里,他收敛了。

    3、 诱供

    在我拒不按他们所要求回答时,他们显得非常着急。吴宪彬拿出几个人的口述材料给我念。其中一个是石雷民的,我不认可,他就打电话叫人审问石雷民,下午那边来了电话说:石雷民翻供了。吴一听,立即变了脸,马上说:再审。过了一下午的时间,那边来电话说又不翻了。吴接打电话是在房间两床之间用手机打的,我听得很清楚。后来袁伟进来和吴宪彬说这事,袁伟说:谁硬?还是铁硬。我看到这一切,就对他们说:你们用刑具逼供是违法的,大法修炼者是做好人的人,没有危害社会和他人。吴说:使用械具是合法的。吴宪彬仍拿着石的材料给我念,让我承认。袁伟说:没人逼你,随你便,我们有的是时间,只是你丈夫等着你获得自由、你女儿还等着上考场呢。

    4、 株连无辜

    在迫害我的同时,恶徒非法刑拘我丈夫,恐吓、威逼我的女儿。我丈夫杨西勤在经贸委工作,人人知他忠厚老实,为了给我施加压力,以达到他们报功请赏、谋取名利之目的,捏造罪名,非法刑拘我丈夫5天,同时还抓去我的女儿。对他们父女百般审问、恐吓、威逼,非要让他们说出他们不知道的事。我丈夫受到了极大的打击,时隔一年了,还给他留下很深的创伤,大白天一个人都不敢、也不愿来看守所给我送东西。女儿正值花季,从未见过这般的邪恶,审问她的人威逼她、恐吓她、训斥她,女儿吓得发抖,哭个不停。审问她的人毫无怜悯之心地威胁她不准参加高考。女儿身心受到极大的摧残,回家后整日哭泣,不吃不喝,时常被恶梦惊醒。

    二、谯城区公安分局部分干警违法事实

    1、我国《刑事诉讼法》第四十三条指出:严禁刑讯逼供、威胁、引诱、欺骗以及其它非法的方法收集证据。从迫害我及全家的手段和过程中,不难看出谯城区部分干警使用的手段是违法的。

    2、查抄我家时,拿走我家十万元定活两便的存单。7月7日把我羁押外地继续迫害后,强行拿走4.5万元。当时我丈夫不同意,向他们索要依据和手续,谯城区公安局国安科袁磊一人以个人的名义打了张白条。

    3、7月2日我在办公室被强行带走时,我随身背包中有4500元现金,当时也反映在查抄办公室物品记录中,当我丈夫向王久山索要这笔钱时,王久山的答复是没收了,但这笔钱直到现在我家里连个白条也没见着。

    4、合肥出差时(6月30日)我把5000元现金和七个法轮章一起放入我家中一个黑色的背包中,搁放在床下面的抽屉里,在查抄的物品登记中没有反映,我以为仍在家中,事后家里人只找到包,但钱和法轮章都不见了。

    5、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117条、222条、115条明确规定,人民法院未作判决,公安机关不能扣划存款,而谯城区公安分局部分干警的做法与土匪、强盗当众抢劫有什么不同呢?

    6、这里我特别需要说明的是:虽然我20年身居单位主要领导岗位,但做人正派,做官清廉,有口皆碑。这每笔钱都是我们家庭正当合法收入,我敢说:我家中的每个硬币都是干净的。

    7、7月7日下午,他们把我送到河南省鹿邑县看守所羁押。因未经河南省公安厅批准和没有亳州公安局异地羁押证明,当时鹿邑县看守所拒收。黄卫国、吴宪彬找鹿邑县公安局分管局长和政保股通融,在答应第二天补办手续的情况下,鹿邑县看守所才同意暂时羁押。但直至12月份周口地区对全区看守所工作进行年终检查时,发现异地羁押手续不完备,责令当即通知谯城区公安局把人带回,吴宪彬、袁磊去鹿邑县看守所去带人时,因不愿付1500元生活费又返回亳州。回来后通知我丈夫杨西勤去谯城区公安局国安科。王久山态度蛮横地对我丈夫说:贾彦华在鹿邑有1500元医药费用必须由家里支付。我丈夫当即态度鲜明地回答:贾彦华自炼功以来都没有生过病,也未听鹿邑县看守所讲过贾彦华生病,哪来的医药费?

    作为国家机关执法人员,本应执法守法,但在异地羁押人员的问题上,不是按照法律规定程序和法律手续,而是靠通融个人关系,表现得那么随意,这是极不严肃的。而依仗公安部门的职权、随意传唤人,编造谎言,找被羁押人家人索要钱财,这种在光天化日之下明目张胆敲诈勒索,抢劫有什么两样?

    对我的非法关押、非法判决,我是不承认的,必须还我大法清白!还师父清白!还我自由!还我自由!


    贾彦华声明:修真、善、忍无罪,做好人无罪

    法轮大法是一部高德大法,是一部教人向善的心法。他揭示了宇宙的规律,指出宇宙的特性真、善、忍是衡量好、坏人的唯一标准。他要求修炼法轮大法者必须“炼功要重德,要做好事,要为善,处处事事都这样要求自己。”才能使修炼者祛病健身,才能以德化功。大法自92年传出后,“闻者寻之,得者喜之,修者日众”。短短几年中全国就有上亿人走入修炼者行列,仅亳州保守数字也有万人之多。修炼者按照大法的要求去做,“人人都从自己心性上找,哪做得不好自己找原因,下次做好,做事先考虑别人”自觉摒弃自身不好的思想和恶习,重视提高自己的道德水准,看淡名、利、情。在人生之中不再只“为钱而生。为势而毙,为蝇头小利而乐而忧,”而是事事处处考虑别人,无怨无恨,与人为善,做个好人。通过修炼,修炼者中有多少分裂的家庭破镜重圆;有多少个人积怨冰雪消融;有多少邻里之间的争斗化干戈为玉帛;有多少浪子回头变成金;有多少被病魔折磨的人从死亡线上又站起来,重新服务于社会和人民------客观上,这些身体健康,人心变善,道德升华的修炼人,对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社会风气的好转起到了积极的作用。这是不争的事实。

    然而江泽民为了一己之私,无视亿万群众的感情和需要,对这部大法進行诽谤,剥夺了修炼者强身健体,愿做好人的愿望和权利,把亿万修炼者推向政府的对立面,动用了整部国家机器和四分之一的国家财力来对这些善良的、学做好人的人進行迫害。在这四年多的时间里,全国大法弟子中有多少人被关押投牢;有多少人妻离子散;有多少人流离失所;有多少人蒙冤而死;又有多少幼儿、儿童失去母爱和父爱;还有多少学子被强行停止了学业------伤害了包括修炼者家属在内的几亿人的感情和利益。

    其实,不只是中国有人修炼法轮功,世界上每个国家和民族都有人修炼法轮功,很多国家和地区都对法轮大法和创始人進行褒奖,地球上只有中国这块土地上恶徒在迫害大法,并对大法徒進行镇压。对这种对待基本民众信仰的做法,每个善良的,对中华民族有责任的人都在想,这样做对于我们国家在国际社会中的形象、地位,对于密切政府与人民群众的关系,对于社会的稳定和進步,对发展经济、富民强国又有什么积极地推动作用呢?事实上,江氏集团迫害大法和大法徒不管定的是什么调子,编造的是什么谎言,都污蔑不了大法,也阻止不了人们正面认识大法、了解大法弟子。因为大法的修炼者就源于人们中间,就生活在你、我、他身边。和社会的方方面面发生着联系。人们在自己的社会活动和现实生活中看不到象媒体报道的事例;也看不到周围大法修炼者的行为对社会、家庭、他人所造成的伤害。相反,大法修炼者通过修炼日益提高的道德情操、敬业精神、与人为善的表现,无私无我的境界、世人是清楚的,是看得见的。人心是杆秤,乌云遮不住太阳的光芒,这样不计余力的迫害是失民心呢?还是得民意呢?

    以史为鉴:十年动乱的文革,数以百万的走资派蒙难,数以百万的家庭受到株连,结果是使社会生产力的发展受到严重阻碍,使国民经济的增长倒退了五十年,而这场对法轮大法和大法徒的迫害,其结果是对人类道德的打压,是对人权、人性的践踏。

    人者,之所以称之为人而不同于畜生,根本区别在于人有道德规范。人类的道德是人类历史发展演变赖以生存的根本条件。目前,自然界的变化和社会风气的现状还不足以说明提高人类之德的重要吗?让我们仔细想一想:哪一种天灾不源于人祸?哪一个事故的潜因不因人无德?我们知道,近些年来,政府也一直非常重视提高国民之素质,一方面,提出两个文明一齐抓。为此:上下建立组织、耗巨资、重宣传、树典型、搞活动,以此来推动精神文明建设;另一方面,提出重视加强和完善民主法制建设。但尽管“法律在逐步健全、逐步完善,可是有人为什么还干坏事,有法不依?就是因为你管不了他的心,看不见时他还要做坏事”。而这一部大法,不需要动员,不需要强求,不需要组织,不需要国家抽入半点人力、物力、财力,就能使修炼者达到祛病健身、自束其心,提高道德水准的效果和目地,有利于社会和人民,何乐而不为呢?

    其实,大法弟子是大法的受益者,大法弟子实践大法,了解大法。面对强加给大法不公、面对强加给大法弟子的迫害、面对被谎言、诬陷所欺骗的民众,大法弟子几年来,不惜节衣缩食、省吃俭用、节约每一分钱;不顾自己流离失所、骨肉、亲人分离、不计个人恩怨;时刻冒着被抓、打、被关、被劳教、被判刑的危险,坚持把一份份真象资料、一张张真象光盘、一席席直象劝善的话语送到你、他的手中和心中,为的是揭穿谎言、揭露邪恶,还其大法本来面目,使你、他明白真象,免受其毒害,使你、他的生命有未来。这是大法修炼者的责任,也是大法修炼者的慈悲,更是大法修炼者对社会、对世人负责的一种大善的表现。不是吗?大法弟子在自己和家庭承受着痛苦的迫害中,还在想着别人,在目前环境下,有谁能做得到呢?有些善良的人对大法弟子的行为有所不解,认为是不听政府的话,其实不是,通过修炼道德提高后的人对哪一个国家、哪一个政府、哪一个民族、哪一个单位和家庭都有着百益而无一害,哪一个国家和政府能害怕好人多呢?不是好人越多越好吗?其实,大法弟子不是来闹革命的,不是来夺取政权的,大法弟子是修炼;修的是大法,修的是自己,做的是好人,受益的是社会和别人。大法弟子坚持的是人的道德规范;弘扬的是做人的本分和标准,救度的是被谎言毒害的众生;实践的是宇宙特性真、善、忍。

    我是干部,82年大学本科毕业,学士学位,84年走上领导岗位,近二十年来一直担任当地党政部门主要领导职务,有着众人羡慕的社会地位,有着幸福美满的家庭,有着良好的社会人际关系,自参加工作以来,我勤奋敬业,忠于职守,为人正直,作风正派,政绩显著,这些组织有目共睹,众人有口皆碑,在我一生中,我一直都在不断地感悟、追求着真理和人生真谛。修炼大法使我明白了真、善、忍是宇宙的特性,他给不同层次的生命创造不同的生存标准和生存环境,制约着、均衡着宇宙中一切。作为人类必须顺应这个特性,坚持这个标准,方能维持人类道德,才能使人类生活美好,社会活动正常,我愿意从我做起,做好我自己,在修炼真、善、忍的实践中,不仅使我身患多年的顽疾不治自愈,而且在充满诱惑环境中增强了我的自束能力。

    工作上,我坚持群众利益,几年来我不仅争取世行在亳州投资扩大了千多万元,而且我主管的部门工作年年居全省先進行列;生活中我严于律己,宽以待人,我能做到积极为单位干部职工集资建房,解决实际困难,而我本人自愿放弃集资建房的机会;女儿随我出差去合肥配眼镜,我能做到女儿费用自理;单位公车我从不私用,只要只需我一人出差,我经常不带车,乘公共汽车或火车,为单位节约费用。廉洁自律上,我坚持做到对上不请客不送礼,对下级和协作单位,不收受礼品、礼金和回扣。在我主管的一方,正了一方风气,同时也表现了一个修炼者的风貌。我一贯的工作表现足以证明我对生活的态度是积极的,对人民的事业是热爱的,对社会和家庭是负责任的。我对大法的坚持源于我8年的修炼实践,源于由感性到理性的升华,我是认真的、理性的、不是盲从、不是痴迷、不是在失落的人生中,在失意的官场上寻找寄托和归宿,我坚持的是宇宙的真理,一个做好人无罪的理。

    我修炼法轮功只是为了有个好身体,好的道德水准和心境,面对人生和社会没有任何政治图谋和经济目地。为此,四年来我受到党纪处分,不准晋职晋级,非法关押,抄家,被敲诈财产,株连家人等一系列迫害,我本人包括家人,亲人都承受着巨大的压力和痛苦,但我心中依然坦荡、恬淡、光明、因为我坚信,我修的是正法、走的是正路、做的是好人!我没有做错什么,更没有罪。反而作为一名干部,在大是大非问题上我坚持实事求是,说了真话;作为一名食人民俸禄的公务员,我坚持向衣食父母说了实话,我对得起历史;作为一个人,我没有违背自己良心,我对得起那个“人”字,我问心无愧。四年来,我虽和家人承受着巨大的魔难,我虽也曾为我那诚实忠厚的丈夫、活泼可爱的女儿、担心害怕的老母受到株连而动情、动容,但我从未考虑过去记恨哪一个人,思考最多的是这场迫害的本身,时常有些慈悲,怜悯之感慨。常言道:理不公有人摆,这个在从前连孩童都能自觉遵守的最起码的人类道德规范,被现代环境摒弃了,有些人违心地干着迫害大法弟子的事,做着违背自己良知的事,这是人性的悲哀。

    我于心不忍那些被邪恶作为工具使用的生命,善恶有报之时,方知天理犹存。我也负责地、由衷地告诉一切善良的人,邪恶不会长久,迫害不会长久。

    大法弟子的前途是光明的,绝对是光明的。修真、善、忍无罪,做好人无罪!这是民心。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